2020/05/23

限制洋將身高 SBL新規則的為與不為

不論有傳言的新聯賽是否會出現,籃協本週召開SBL第18季第一次球團會議,最重要的決策就是UBA外籍生投入選秀、以及新球季的洋將規範,但在這「單洋將、身高203公分為限」的規定之後,其實還有更多議題值得討論。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Melody Huang

取消上下半季值得肯定,不然實在無法想像中職的龍鷹爭霸會在籃球場上重演……

小鐵

應該說,已經有中職的前例在先,就算龍鷹各自拿到半季冠軍的情況也有解套方案(例如中職方案是全年勝率最高者和勝率較低的半季冠軍先打挑戰賽),但籃協當初擺明就不考慮這個方案讓我蠻傻眼。

我怕的是不管什麼賽制,籃協都沒有謹慎考慮各種問題與各種可能出現的bug,起了開頭卻不願做到最好,這才是過去籃協一直讓我們沒信心的原因。

魂燃燒

事實上我覺得整個聯盟幾乎是在開倒車,尤其洋將這塊根本是大開倒車,雖說是給本土球員機會,但說難聽一點跟本是球團想省錢,然後犧牲球賽的精彩度跟本土球員因比賽強度提升而技術提升這根本是惡性循環,而且也有例子給籃協看看當時中職的興農牛全本土化,結果本土球員非但沒提升還因為頻繁出賽而受傷,結果搞到整支球隊戰績跟票房不佳最後轉賣,與其這樣不如今年打完就解散退回甲組,讓有心的企業來組新的職業聯賽

小鐵

從過去幾年的角度悲觀來看,的確可以想像就像九太、璞園在上下半季的制度下使用了整個半季的單洋將,很難不讓人認為其實就是想省錢,因為說「給本土球員機會」實際上也沒練出什麼人。

實際上,如果各隊真的有想過要為了整體球隊發展、本土球員的磨練來看,就算是過去沒有洋將身高限制的年代,也不應該找來Bhullar這種巨獸洋將,說穿了就是因為擺這種巨獸,教練就可以擺爛想著怎麼球給巨獸就好。

我認為洋將身高限制,是強迫這些球團不要找這種巨獸,惡法亦法,203這個數字可能人有點吃驚,但我文中有寫,200-203這個範圍,其實有非常多類型的洋將可以找,若球團真心希望幫助整個聯賽或是本土球員,這個規定並不會造成什麼負面影響。

只是,規定本身或許不是壞事,但在台灣,總是會有人把規定玩壞,這就不好了。

Renaldo Balkman(圖片來源:籃協提供)

最大的關鍵是,歸化球員是為了面對國際賽戰場而用,而尋找洋將除了眼前聯賽的勝利外,也是希望能給本土球員磨練的機會,磨練之後不只是聯賽本身可因球員技術進步而更為精彩,勢必還有讓這些球員能夠成為國家隊兵源的目標,所以本土球員的成長同樣也要以國際賽為目標,總不能自己聯賽打爽的、成果卻完全無法在國際賽使用。

 

在SBL沒有洋將身高限制的年代,的確給本土球員很大的衝擊,看著周柏臣、陳冠全在球隊使用前鋒型洋將(裕隆的Herve Lamizana、金酒的Phelps)的配置下,必須對抗布拉這種巨獸,我們總希望這兩位國家隊鐵票等級的本土長人,能夠在對抗後學習到國際賽面對高大對手的能力,這絕對不是毫無收穫,起碼在雅加達巨港亞運面對敘利亞時,兩人搭配教練Charlie Parker的策略就成功對抗了220公分的Abdulwahab Al-Hamwi,面對這種慢速的巨大長人,中華隊其實不再像以往那樣未戰先怯,但不論是在亞運闖進四強後面對南韓、中國兩場敗仗,或者是近年讓人印象深刻、屢次對日本的慘敗,抑或是如近年對西亞國家的苦戰,其實問題都不是對手是否具備這種讓台灣望塵莫及的長人,而是各種攻擊技術全面的前場悍將。

(圖片來源:籃協提供)

就籃協的說法,SBL是要求速度的聯賽,因此希望把洋將身高限制在203公分,可以找到更多可配合球隊拉快節奏的洋將,增添比賽可看性,這個出發點不能說有錯,203公分的限制有可能球隊真的狠下心尋找像前兩年頗受好評的Walter Sharpe、Paris Bass這種飛人型洋將,也可以找到像上季富邦Tony Mitchell、本季台銀Charles Mitchell兩個適應小球模式的禁區球員,讓本土球員跟這種類型的洋將對抗,更有可能學習到如何面對國際戰場上的威脅。

 

換回單洋將的確比較可惜,也讓身高限制成了顯而易見的政策手段,不像過去兩年還可以給球隊運用的空間,實際上過去兩年的雙洋將政策絕對是成功的,因為雙洋將政策,讓台灣經過多年後總算又看到側翼型甚至後場小洋將帶來的衝擊,就觀賞狀況來看,球迷可以享受Edvinas Seskus的行雲流水、O.J. Mayo和Orlando Johnson無視防守的瘋狂砍分、Emmanuel Jones的飛天遁地、Franklin Session的無所不能、以及Marcus Keene的飆速作戰,就本土球員對抗來看,這兩年所有側翼球員的攻防、或是今年總冠軍賽蔣淯安用速度壓迫Keene的表現,都明顯有所長進。

(圖片來源:籃協提供)

籃球當然是很吃身材優勢的運動,但近年不管是亞洲、甚至世界籃球都有走向速度戰的趨勢,國際籃球在搶到進攻籃板後只剩14秒的進攻時間等等規則也是讓比賽朝速度提升的方向前進,那SBL過去兩年用雙洋將規則、或是接下來限制巨獸洋將生存的做法,絕對不能說是錯誤的,只不過,如果過去兩年雙洋將帶來的可看性,因為單洋將規則而消失,就會比較可惜。

 

雙洋將絕對不是錯誤的決定,限制洋將身高的確是因應時代潮流給本土球員對抗的訓練方式,但限縮回到單洋將絕對會扼殺這兩年好不容易出現的球賽觀賞性,至於所謂「雙洋將是擠壓本土球員生存機會」更是無稽之談,以SBL本季為例,上半季都宣告以單洋將陣容出發的璞園和九太,並沒有因此磨練出更多本土球員,說難聽點,這不免讓人懷疑是否在利用上下半季制度,技術性放棄半季,也節省半季的洋將支出。單洋將的狀況也明顯削弱兩隊的戰力,例如當璞園意外在季後賽又得用單洋將作戰時,裕隆光靠雙洋將優勢就輕鬆橫掃過關。

 

如果近年顯然在國際賽戰績亮眼的日本、南韓,都在本國聯賽採用雙洋將甚至三洋將的規則,就可以知道雙洋將絕對不是影響本土球員發揮的主因,單洋將也不是磨練本土球員的萬靈丹,以球賽觀賞而言,戰力下滑絕對有損觀眾的進場意願,球迷花錢買票不是為了看球隊「練兵」,本土球員需要磨練的舞台,最大重點是球隊數量的提升,而不是在有限的名額裡還要刻意空出位置給球隊「磨練」本土球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