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人的社會責任:從運動科學教育與耕耘基層開始

未來不打球要做什麼?擁有在美國與台灣職棒體系擔任體能教練經驗的人,屈指可數。卸下選手戰袍,江奕昌不過度自豪擁有的經歷,以運動科學結合棒球背景,一次又一次跳脫舒適圈,只為了分享運動科學,開啟生涯新篇章。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實我很感謝棒球這項運動,如果沒有棒球、我可能很容易就會留在舒適圈。」江奕昌說道,國中畢業後舉家移居美國,在文化和語言障礙面前,他以棒球搭起溝通橋梁,在華人為主紐約法拉盛地區,融入非華人的世界,並在高一那年即入選校隊先發陣容。

生於棒球世家,江奕昌的父親江仲豪是兄弟象創隊元老之一,受到父親影響,江奕昌從小非常熱衷於棒球;但因為江仲豪非常清楚台灣體育環境的限制,關注兒子教育問題的他,索性帶著全家移民美國。

「因為我爸看過太多了,他算是很幸運的人,可以一直以棒球為業,但他有更多的同學可能高中畢業或是大學打完球進不了職棒,被迫重新尋找第二專長。這對很多選手來說其實是很掙扎的,我們的教育體制並沒有把這件事情做好。

赴美後,江奕昌仍懷有棒球夢。江奕昌在高中階段表現不俗,曾登上美國紐約地方報紙,以半額獎學金順利申請美國紐約皇后大學,他認為,「任何一位持續打球的選手,在停止的那一刻來臨以前,都會覺得:『我還有機會!』。」

什麼時候才真正意識到,「未來不打球要做什麼?」他說得追溯至大學時期,看到大四學長的打擊練習,「那些人看起來很強,可是選秀都沒有被選到,就大概知道大學這四年打完,沒有辦法再往職業棒球運動員這條路前進了。」

與台灣制度不同,江奕昌表示,美國最晚可以在大二下學期再確認主修,而他在當時選了運動科學及電腦科學的入門課,他笑說:「雖然電腦科學那些東西也很好玩,但對我來說運動科學更好玩,那種興趣的差別是很明顯的。」而後,江奕昌便選擇運動科學系,也奠定了往後的職業選擇。

有讓棒球成為生涯中的一項賭注,更無須承擔全盤皆輸的風險,江奕昌在大學畢業後,卸下選手戰袍,雖然未能往職業選手邁進,但靠著棒球背景與運動科學科班出身,進入美國職棒芝加哥小熊隊小聯盟擔任體能教練,開啟生涯新篇章。

江奕昌以棒球背景與美國紐約皇后大學運動科學系的畢業證書,順利找到美國職棒芝加哥小熊隊小聯盟體能教練暨翻譯的工作,他說:「那時候大學剛畢業,這對我來說就是一份 Dream Job。」而在小聯盟所累積的知識和技術,成了江奕昌職業生涯的養分,他也渴望能將這些知識和經驗帶回台灣。

觀察台灣運動訓練環境,對運動科學發展觀念相對薄弱。

「在台灣,不管是哪一個層級的隊伍都缺乏『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份』的觀念,一直認為『做』才叫做訓練,深怕做得太少!」江奕昌解釋,「完整的訓練計畫,應該包含喝水、吃飯、睡覺,藉由休息恢復讓身體狀況達到巔峰而不是一昧把量堆高。」

對於訓練「質」與「量」,江奕昌提出這幾年的觀察,「台灣自主訓練的觀念愈來愈好,但選手與教練的觀念還是「量」練愈多愈好。」為什麼?江奕昌為教練們平反:「大部份教練都知道重質不重量,但是,『質』這個東西很難被測量,『質』是很主觀的!

過去,教練正是因為沒有辦法客觀地評估「質」,不容易知道訓練的「質」好不好,「所以,他們的做法是,至少把「量」堆起來,感覺「量」很夠、「量」比誰都多,就可以不用太擔心。」

近幾年來,科技進步,現在已經可以透過設備的輔助,以科學數據為佐證,讓「質」在今日有了一個憑據,江奕昌說:「藉由各種的檢測、各種的訓練,用很具體的數據呈現訓練的質,藉由這種方式讓教練了解,OK,我做到這個質了,量就不用像以前這樣堆積上去。」以科學為基礎,幫助教練不需要太刻意以追求「量」來代替「質」

當然,最現實的是,如果輸了比賽可能被質疑:「你的努力不夠!」

對此江奕昌則說:「沒有所謂的勝利方程式!比賽沒有永遠的贏家,我也不可能保證一定會贏,但可以很確定的是,透過運動科學可以提高獲勝的機率,可以少走一點冤枉路。

通往成功的路不只一條,大家的目標都是追求更卓越的運動表現,江奕昌說:「其實運動很簡單,沒有分你的方式或我的方式,大家都在找贏球的方式,如果我們能慢慢證明,我們的方式能讓選手取得成功,不管是什麼教練,自然都會想來學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