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史隆時代的猶他爵士曾經有機會拿下冠軍嗎?

擋拆是現代籃球戰術的第一把交椅,但爵士在此戰術的應用上卻沒有同時期的太陽來的成功。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史隆的構想中是認為持球者和掩護人在弱側打一個簡單的兩人小組配合,在對方沒有第三位球員來幫忙的情況下,一定會出現稍縱即逝的空檔,而馬龍和史塔克頓可以把握助它。 在某些情況下,這是正確的,但世界上只有一個馬龍和一個史塔克頓。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傑瑞·史隆(Jerry Sloan)過世了,悄然無息地離開了大家。在最後一次於鏡頭前出現時,他的病情正開始惡化,連帶著小狗出去散步的這一小段路都舉步維艱。難怪遠看像是日耳曼蠻族的馬克·伊頓(Mark Eaton)會認為其死亡這是戰鬥的結束,也是一種解脫。

作為爵士主帥,史隆在這個位置上待了23年,是史上第一位帶領同一支球隊取得例行賽千勝的NBA的總教練,並且20次率隊殺進到季後賽。他們是馬刺之前的馬刺隊。

除了「教皇」這個拉風的綽號,史隆還為自己贏得了許多,唯一有些遺憾的似乎是其到離開前都還指上尤虛,這被認為是他要進入到籃球教練界「總統山」的一大污點。

那麼,爵士隊是否曾經有可能在史隆時代拿下冠軍呢?

 

理論上雖然他們最強盛的時期和麥可·喬丹重疊,但九零年代是他們隊史頭兩號球星——卡爾·馬龍和約翰·史塔克頓的巔峰時期,前者從1987-88賽季開始連續11年完成25+8的數據,後者也是在同一年開始他助攻王9連霸的偉業。所以,照理來說這機會應該一直存在著才對。

普遍認為1997-98兩年的季後賽是他們離奧布萊恩金盃最近的一次,原因無他,那時候的聯盟正好處於青黃不接的時期,火箭、超音速、太陽等強權正在沒落,而湖人、馬刺、灰狼等隊又還沒完全崛起,西區剛好沒有足夠強大的球隊可以制住他們。這其實也就是爵士隊能闖進總冠軍賽的真相:他們很強,但實際上沒有那麼強,得靠著一點時代機運才能站上最高殿堂。

 

而且那兩年的西區決賽也揭露了一個重大、但往往為人所遺忘的事實。

1997年,爵士對上燃料差不多用盡的火箭,在主場拿下兩場後,居然被對手在休士頓扳平戰局,歐拉朱萬六場比賽場均27分,命中率將近6成,刷出9.3籃板3.8助攻2抄截和3.3阻攻的超人數據。下一季就要退休的崔斯勒(Clyde Drexler)17.8分,疏於保養因此在這一季開始退化、並且剛剛轉隊的巴爵士(Charles Barkley)也有16分、11 籃板的表現。

馬龍?23.5分、11.5籃板,命中率44.8%,稍微壓過了他的宿敵巴克利。但光是這樣要跨過暴走的歐拉朱萬顯然不可能,全靠史塔克頓打出生涯系列賽代表作,20.5分、11.3助攻,加上53.8%的高命中率,以及第六戰讀秒時刻連拿9分,加上那一顆可以載入史冊的絕殺三分球,才帶領球隊克服曾經多達13分的落後,在客場晉級。

老史終於很反常的沒有在大賽掉鍊子,然而他對位的是麥特·馬洛(Matt Maloney),一個在聯盟打不到300場的白人後衛。那一季火箭的後場已經不能用很差來形容了,只能說是災難。

1998年,爵士的對手變成了湖人。

場景大致相同,俠客(Shaquille O'Neal)照慣例的打爆了奧斯特泰格(Greg Ostertag)、佛斯特(Greg Foster)等人,場均31.8分、9.3籃板,命中率56%。

但是湖人的後場防線完全崩潰,被爵士團隊打出54.2%的命中率,史塔克頓場均只上場26分鐘輕鬆繳出12分、7.8助攻,他面對的對手是始祖版本的「范喬丹」范艾克索(Nick Van Exel)和小魚(Derek Fisher)。又是兩個運動能力稱不上優秀的控衛。

很明顯的:爵士在後場天賦不夠的情況下,史塔克頓不能只是擔任純粹的供輸角色,否則馬龍在內線孤掌難鳴,而且對手會開始肆意包夾他。所以,只要史塔克頓能夠在進攻端打出主動和積極性,爵士就能取得很大的優勢。反之,就會成為他們的弱點。而我們都知道,他打出像這兩個系列賽表現的時刻終究是少數。

 

因此,1994年喬丹退休,這麼好的機會,爵士卻仍然未能衝出西部。他們在西決被火箭以五場給解決。馬龍和歐拉朱萬互相兌子,勝負關鍵手還是看後衛,結果史塔克頓被喬丹北卡的學弟肯尼·史密斯(Kenny Smith)給比過去,老史14.4分、9.6助攻的數據看似壓過史密斯的14.8分4.6助攻,但在真實命中率上卻是49:67%,三分球命中數則是4:10。

1995年,其實是真正意義上爵士最有希望的賽季,那一年他們例行賽拿了60勝,何納塞克(Jeff Hornacek)打出他來到猶他後最好的一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