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史隆時代的猶他爵士曾經有機會拿下冠軍嗎?

擋拆是現代籃球戰術的第一把交椅,但爵士在此戰術的應用上卻沒有同時期的太陽來的成功。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史隆的構想中是認為持球者和掩護人在弱側打一個簡單的兩人小組配合,在對方沒有第三位球員來幫忙的情況下,一定會出現稍縱即逝的空檔,而馬龍和史塔克頓可以把握助它。 在某些情況下,這是正確的,但世界上只有一個馬龍和一個史塔克頓。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David Mak

這個先抑後揚真的來得意外!

siltechhsu

寫得真的不錯! 分析得極有條理.......記得熱火前鋒巴特勒曾說過: 他不是最有天賦的, 但他是最努力的那一個. 而90年代的爵士呢, 他們的確不是最有天賦的一群, 但在史隆的調教之下, 他們的確是最紀律嚴明的一部機器. 總是這樣一季跨過一季, 年年打出不錯的戰績挺進季後賽, 雖然相比後來馬刺的GDP, 總缺乏幾許才華洋溢的天賦, 但靠著不變的擋拆和千錘百鍊的默契, 也走得夠長夠遠...........確實是小市場球隊的一大典範!

阿東/sgdyang

Jerry Sloan 總教練生涯居然沒拿過年度最佳教練獎項,爬了一下數據,最有機會的幾年:

1998-99 爵士拿下37勝13敗
輸給拓荒者Mike Dunleavy的35勝15敗

1997-98 爵士拿下62勝20敗
輸給溜馬Larry Bird的58勝24敗

1996-97 爵士拿下64勝18敗
輸給熱火Pat Riley的61勝21敗

1994-95 爵士拿下60勝22敗
輸給湖人Del Harris的48勝34敗

雖然他的歷史成就與評價不差這個獎項來肯定,但還是覺得NBA真的欠他一座啊!

Chaohong Cheng

這篇寫得不錯,也確實點出90年代的爵士為何看似強大但最終卻拿不到一座總冠軍盃的關鍵原因。

其實90年代的爵士最終拿不到冠軍最關鍵的原因,簡單說就主要兩點:

第一,爵士隊當年球員天賦,整體來說真的就是普遍不如跟他們爭冠的對手們。除了Karl Malone及John Stockton這兩位名人堂等級的「紅花」,爵士隊當年其他球員,基本都只是一堆「綠葉」而已。

第二,是爵士隊當時球員在場上展現出來的功能性太過顯得單一。關於這點,這篇文中寫到的下面這句話可說是非常傳神地把這點道了出來:「史塔克頓只能打一,何納塞克和羅素只能打二和三,馬龍只能打四,基費、佛斯特、奧斯特泰格及其他鹽湖城的白人大個都只能打五。」

不過也不得不佩服Jerry Sloan。雖然手上除了Karl Malone及John Stockton外幾乎都只是一群天賦不如人的綠葉,而且所有球員幾乎功能性都顯得過於單一,但他就是有辦法按照每個球員的特性,讓每個球員在各自的位置上發揮最大效果。爵士在Jerry Sloan帶領下能締造23年內20次晉級季後賽的驚人紀錄,不得不說他這方面確實還是很有一套。

只不過進入季後賽後的各隊,基本上沒有一隊不是天賦滿滿。Jerry Sloan雖然帶兵有一套,但終究只能讓他球隊應有的總體天賦如數展現,無法讓球隊有限的總體天賦「無中生有」臨場變出比他對手更多的天賦出來。所以季後賽遇上一堆總體天賦比他們更高的對手,Jerry Sloan自然多半只能徒呼負負了。

肯努特

最後一段寫Karl Malone真的是很貼切
Malone打球就像郵差一樣,樸實無華但有效

這次史塔克頓進攻端打出他該有的水準了,場均17.8分、10.2助攻,投進7顆三分球,真實命中率54.6%。然而,還是沒有守住肯尼,對方17.4分、5.4助攻,投進17顆三分球,真實命中率「80.7%」!

值得注意的是,和千禧年後不同,爵士在九零年代碰上火箭,幾乎都是挨揍的份,就算是在雙方實力落差最大的1998年,他們都打滿了5場(當時首輪5戰3勝)才脫困。而這一年更慘,歐拉朱萬和崔斯勒場均要拿60分,看起來就像是歐尼爾和布萊恩之前的「OK」組合。

接著是96年,喬丹用他的怒火橫掃了聯盟,爵士在西決被超音速給淘汰。眾所周知,史塔克頓讓裴頓打得予取予求,而且他自己打出了生涯最恥辱的一輪季後賽命中率不到4成,只有9.9分和7.6助攻。馬龍27分、11.6籃板看似優於坎普的20分、9.7籃板,但命中率卻是47:69%。結果他們在搶七戰中輸掉。

當然,球隊輸球責任絕對不會只是一個人的。馬龍在這幾次強強對話中,雖然總是能穩定打出作為一名超級內線球星該有的數據,但是卻也沒有做得更多了。球隊需要他拿下40分的那些比賽,他一次也沒有做到。只是很好那是不夠的,特別是當你隊伍第二和第三好的球員分別是史塔克頓和何納塞克時,更是如此。

問題很殘酷的指向爵士平庸的運動能力,這導致他們無論攻防都沒辦法做到極致,因此遇到那些歷史等級的強隊時,他們所能調整的並不多。但靠著嚴明的戰術紀律把擋拆這一套簡單的戰術打到了極致,把每個球員的潛能都逼發了出來。因此他們在九零年代五次打進了西區決賽,獲得了很多機會去挑戰拳王的金腰帶。

 

如果連20年後的鍵盤大仙都能透過數據表知道爵士的軟肋在哪,那更不要說是他們的對手了。

1998年芝加哥公牛教練團,在東區決賽對溜馬時,讓先發中鋒隆利(Luc Longley)場均打28.1分鐘,但在碰上爵士時,卻只讓他打21.9分鐘。多出來的時間到哪去了?都給到史蒂夫·科爾(Steve Kerr)身上了,他比上一輪每場多打了約6分多鐘。除了是因為爵士沒有瑞克·史密茲(Rik Smits)等級的中鋒之外,也是因為看準了史塔克頓進攻端打不爆除了馬洛之外的任何人,因此與其如此不如放上射手來拉開空間的原因吧。

這樣針對性布陣所取得的效果?可以直接看1998年那著名的第六戰讀秒階段發生了什麼。史塔克頓投進三分球讓爵士在剩下最後40秒時取得領先;暫停回來後,科爾繞過羅德曼鬆散的掩護跑到弱測底角,庫柯奇則跑到他的另一端,皮朋發球、喬丹出來接應,拿球後立刻切入籃筐,這時唯一能幫忙包夾的是史塔克頓,但他沒有這麼做,因為那個時代最好的功能性射手就站在外線。下一個回合,喬丹抄到球,面對羅素(Bryon Russel)運球甩開、然後跳投,周圍兩大步以內一個人也沒有,那變成了一個相當乾淨、簡潔如雕像般的畫面。爵士沒有任何一個人——除了羅素——能阻止這件事發生。

那個時代的籃球已經逐漸能看到和如今球場上的一些相似之處了,比賽不再是斷裂式的一個半場攻、一個半場守,而是攻防都是彼此的延續,你進攻端沒有辦法教訓對手,防守時你就要挨揍,就這麼簡單。當爵士陣中第二好的球員,沒辦法懲罰公牛換上場的一名替補的球隊第七、第八人時,他們不可能贏得這個系列賽。

而公牛膽敢擺上這個極小陣容出擊,主要原因還是能力好。相較於身高、爆發力、彈跳、畢展、速度等明顯的優勢,橫移能力、對抗性和一些細節技術常常被人忽略,但它們有時候其實更能明顯的左右勝局。

羅德曼這個系列賽看似沒有守好馬龍,那句「每周有7天,每天24小時,每小時60分、每分鐘60秒,我分分鐘都能搞定卡爾馬龍。」聽起來也有點言過其實。但他確實給予了公牛一個相當大的彈性去調整他們的陣容,他和皮朋組成的前場,沒有人能輕易挑戰,同時籃板是能夠得到保證的。在1998年季後賽的所有系列賽他們的進攻籃板率都是領先,後三輪甚至都能贏到10%左右。至於後場上擺著年度最佳防守球員等級的喬丹和一防水準的哈波(Ron Harper),有高度、有力量、有橫移,這就極大化的避免了對方得分箭頭撕裂防線的問題,球隊也就可以承受缺守高大中鋒護框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