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5

【F1】賽道點將錄:高木虎之介

賽車手(特別是亞洲籍車手)要在F1賽場上生存並非只有單純展現自己的速度,能否融入環境當中也是相當重要的一點:曾在1998與1999兩年接連效力Tyrrell與Arrows兩車隊,但未交出優秀成績的日本車手高木虎之介(Toranosuke “TORA” Takagi)就告訴了我們這點。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要評定F1史上最強的日本車手,你會提到誰?是在日本泡沫經濟時期成為日本F1熱潮先鋒的中嶋悟(Satou Nakajima)?在1990年日本GP讓地主車迷為之瘋狂的鈴木亞久里(Aguri Suzuki)?在1994年初期為Tyrrell車隊屢創佳績的片山右京(Ukyo Katayama)?在2017年印地500大賽寫下歷史的佐藤琢磨(Takuma Sato)?還是Toyota的F1培訓車手計畫最高結晶小林可夢偉(Kamui Kobayashi)?

上述車手都有擁護者,不過還有一個不太常被提名的候選人,那就是高木虎之介。確實高木在2個F1賽季期間的表現並不是特別出色——32場大賽的最佳單場成績為積分圈外的第9名,不過只以天份來看,高木的實力並不會輸給其他日本車手,而最常被舉例的就是他在被迫離開F1的隔年(2000年)在日本方程式(Formula Nippon,超級方程式前身)的幾乎完美級表現。

高木在這個賽季裡的10場賽事拿下了驚人的8勝與9次頒獎台,僅有第3站美彌站(Mine)因引擎問題退賽(而且退賽前處於領先地位),一舉刷新了由星野一義(Kazuyoshi Hoshino,1990)與Pedro de la Rosa(1997)共同保持的單季6勝紀錄,之後日本方程式就沒有車手拿下單季超過6勝的成績,而且因為現在超級方程式單季只有7站,高木的紀錄在超級方程式史上可能將後無來者。

所以為何高木能在日本方程式展現出這樣的實力,但未能在F1兌現?這就得從他在進入F1前說起了。

時間為1995年,首度參與日本方程式(當時稱為日本F3000)完整賽季、當年21歲的高木成了賽場中的大黑馬,以所有車手中最多的3勝拿下年度亞軍,其中他在富士一戰的表現更被認為是星野決定從日本方程式引退的原因之一;雖然高木在這之後並沒有更進一步拿下年度冠軍,不過他已被日本車界認為有叩關F1的實力。

因此到了1997年,高木的師傅中嶋決定將他送到歐洲參加Porsche超級盃為進軍F1做準備,並在其引薦下於隔年加入隊史來到最後一年的Tyrrell車隊,而在1997年的F1日本勢力裡,效力Minardi車隊的片山的F1生涯即將來到句點,於Prost車隊出道的中野信治(Shinji Nakano)則是試圖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因此外號被取做「TORA」(『老虎』的日語)的高木被寄予一定程度的期望是相當合理的一件事。

「Tora是我看過的車手中最具才華的其中一位,他的才華是天生的,而且駕駛風格乾淨俐落」,《紐約時報》當時如此引述時任Tyrrell車隊技術監督Harvey Postlethwaite對高木的第一印象。

英國《Autosport》記者Adam Cooper當時也表示:「高木可能是日本史上第一位能靠自己的實力,而非靠贊助商或引擎供應商立足的車手。」

當時已日落西山,且已決定賣給BAR的Tyrrell車隊只能使用經過小幅升級,嚴格來說是025B型並搭配過時Ford引擎的026賽車出戰隊史最後一個賽季,並以雖不意外、但相當難堪的0分作收。不過在這個賽季裡,高木的表現確實比他的隊友Ricardo Rosset好上許多,雖然這位巴西車手的最佳單場成績為加拿大GP的第8名,不過Rosset在賽季的16場大賽中有5場未能達到參與決賽的資格,而且平均單圈速度比高木慢上至少1秒。

甚至剛從F1第一線退下並轉任車評的Martin Brundle在當年的車手總評比裡還將高木名列在第12名,高於Rubens Barrichello(Stewart)、Mika Salo(Arrows)與Johnny Herbert(Sauber)等等資深車手:「雖然多數賽道對高木來說是第一次接觸,且語言問題讓他難以與工程師有太多交流,不過他在部分賽事中確實展現出一定程度的水準。」

不過語言能力與溝通正是高木在F1的致命傷之一,而且高木較為內向的性格讓問題更加凸顯,當時Cooper就表示:「即使用日語問高木問題,他似乎也無話可說。」

隔年高木轉到另一支英國車隊Arrows與昔日日本方程式對手De la Rosa搭檔,雖然兩位車手的競爭力幾乎相等,但運氣站在後者這邊,因為這位西班牙好手在開幕戰為Arrows車隊拿下該年唯一積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