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6

Jerry Krause給主管們的寓言故事

小男人是不是沒有得到應得的稱讚?是。公牛王朝拼圖的組建是他一手打造的。然而他的評價崩壞,源自於個人的崩壞。

作者:JC 江納森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男人是不是沒有得到應得的稱讚?

是。公牛王朝拼圖的組建是他一手打造的,雖然紅色光頭不是他選的,向上交易選來小學校的紅色摩艾臉,選來紅色眼鏡的決定都極為正確。扶正眼鏡交易掉光頭保鑣與好兄弟的決定也堪稱快刀。

大鬍子禪學家之所以能發跡,機會是小男人挖掘的。第二度連霸看上極度需要做自己的籃板王是慧眼。還有什麼歐洲魔術師、西區喬丹、澳洲牛、第二個白射手之流也都是透過交易簽約選秀而來。甚至他敢於放任一個才入選過明星賽,前一度三連霸後期先發的未來經紀人在擴張選秀中被選走。

這些都是正確的決定。

小男人是有拿到年度最佳總管獎項的。然而他的評價崩壞,源自於一點點個人心態的崩壞。

「我認為球隊能成功靠的是整個組織的努力。」

這句話有點拿來當作對於球星意見過大的反面論述。這句話部分是正確的,因為組織的積沙成塔很多東西是不外顯得。這句話部分也是錯的,因為很多時候組織也需要倚靠明星與天才。不過到最後,小男人似乎也或多或少放大了自己的成就而忽視了整個組織中他無可取代的部分。

團隊薪資,球員老化。這些的確是公牛後期面對的危機,快刀斬麻的決定是經營常見的案例,只不過小男人忽視了球隊每個人在這個過程中的付出,而他也忽視曾經達成的這個過程是無法複製的。

公牛之所以會贏到不行,除了小男人拚拼圖的能力、判斷與決斷力,還有大鬍子的管理,光頭、摩艾臉的恩威並濟,以及這一票人透過折磨而成長的心理素質。就算小男人的眼光再好,卻也不可能複製這一切過程。在最後之舞的下一個球季1998年到小男人離職的2004年,別說冠軍,公牛都還處在沒季後賽門票的重建期。

菲爾,時間到,下課囉。

光頭的公牛已經成為一種象徵。職業運動霸權總有一天會消退,但也許在運動文化中,球迷會希望親眼看著他消退。湖人對待在退役戰拿了60分的那個學人精小鬼如是,勇士對待投完籃還要搖搖肩膀的那個王朝亦如是,洛杉磯不管戰績會有多爛就是要給學人精薪水卡死重建進度,灣區在薪資卡到硬上限的情況下還要玩交易。

卡死重建進度這件事根本沒什麼大不了,重建沒有這麼容易,更何況目標是冠軍隊伍,王朝陣容。薪資爆表對經營面來說當然可怕,但不也是這一票值得高薪資的人把球隊的商業價值打造的這麼高嗎?事後來看,或許讓這群核心拚到最後一刻才是正確的決定。

小男人面對的言語霸凌與對抗態度在紀錄片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這種緊繃的合作關係,可能也是他做出重建決定的原因之一。然而對於我們來說,小男人的故事告訴我們。在當上主管之後打造出成功經驗當然是自身功勞,但過度將成功歸咎於自身決策的這種自尊或是自傲是危險的。

職業生涯後面這一段結束的有些黯然,時近效應讓人們只記得自己對他的不諒解。但當然,小男人還是非常值得RESPECT。如果沒有他的決策,紅色風潮不會這麼潮。

最後感嘆一下時間的無情。2017 過世的小男人沒機會在媒體上替自己辯護了,最後之舞紀錄片裡有不少畫面的前聯盟總裁、湖人學人精、不知道喬丹生病的那個偉大教練也相繼在2020年離開我們。

也許就像追隨紅色風潮的過程一樣,我們永遠不知道現在擁有的東西什麼時候會再也不在(ㄗㄞˋ啦幹)。好好思考另一個紅色光頭的名言吧「我擁有的,只有現在啊。」。

 

最後之舞系列

失落年代 - 94-96 The Bulls without MJ

張狂的背後-時代先驅Dennis Rodman

英雄,可以一起做 - Scottie Pippen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