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7

《MVP製造機》─ 只顧結果的球隊文化?太空人如何展露他們最好和最壞的一面

2019年10月19日晚上,太空人展露了他們最好和最壞的一面。數百萬人見證了他們在球場上迎接勝利的時刻,卻只有非常有限的一群人目擊了後續的醜陋事件。

請繼續往下閱讀

MVP製造機:看大聯盟頂尖球隊如何用科技顛覆傳統、以成長心態擁抱創新,讓平凡C咖成為冠軍A咖

堡壘文化

 

後記 抄襲者聯盟

(以下節錄自本書 p.439-447)

 

2019年10月19日晚上,太空人展露了他們最好和最壞的一面。數百萬人見證了他們在球場上迎接勝利的時刻,卻只有非常有限的一群人目擊了後續的醜陋事件。

那天深夜,太空人在美聯冠軍賽第六戰擊敗洋基,成為美聯冠軍。雖然洋基跟太空人一樣,都是球員發展領域的強權,但在系列賽開打前,許多專家和預測系統都推估太空人能獲勝,甚至進一步拿下他們三年來的第二冠。2019年的太空人依然是一支銳不可擋的勁旅,續寫他們在2010年代下半段的傳奇。2017到2019年的太空人,是大聯盟史上第六支連三季百勝的隊伍。他們在2019年打出107勝、55敗的戰績,為連三年百勝期間的最佳,也正好跟魯諾接手太空人的首年戰績(55勝、107敗)相反。

太空人強悍的打線火力跟其他球隊之間的落差,創下自1927年洋基「殺手打線」(Murderers’ Row)以來的最大紀錄;他們累積的團隊WAR值是單季史上的第四高;此外,他們成為史上第一支,單季投手三振率全聯盟最高、打者三振率全聯盟最低的球隊。2018到2019年的太空人,合計比對手多得了543分,這個數字在歷史上僅次於1939到1940年的洋基。

太空人在場上的表現固然為他們帶來更多榮耀,但他們管理階層的行徑卻引發外界的負面批評。艾圖維那天揮出幫太空人奪得美聯冠軍的再見全壘打,比賽宣告結束;一個小時後,在太空人主場的球員休息室內, 太空人助理總管塔布曼(Brandon Taubman)找上三名女記者搭話,其中包含《運動畫刊》的記者艾普斯丁(Stephanie Apstein)。在許多其他記者也在場的情況下,塔布曼不斷對三位女記者大喊:「感謝老天爺,讓我們換到了歐蘇納! 有歐蘇納真的讓我他媽的超開心!」

塔布曼指的是球隊終結者歐蘇納。2018年太空人總管魯諾從藍鳥換到歐蘇納時,歐蘇納仍正在服為期七十五場比賽的球監。在那之前,歐蘇納在多倫多遭到逮補,被指控攻擊他三歲兒子的母親。(原告後來選擇不到加拿大針對此案作證,而歐蘇納也同意簽署「和平保障令」〔peace bond〕,因此傷害罪的指控遭撤銷。即便如此,大聯盟經調查後,仍對歐蘇納判罰七十五場球監。)魯諾交易歐蘇納的決策,令許多管理部門的同事和下屬不滿,但很顯然地,那些人並不包括塔布曼。媒體界後來對歐蘇納交易案的批評聲浪不斷,三十四歲的塔布曼因此累積了不少怨氣,最終決定在球隊贏得美聯冠軍賽之後的記者採訪時間,大肆奚落三名女性媒體工作者,而她們其中一人,手上甚至還戴著旨在提高防家暴意識的手環。

艾普斯丁兩天後在《運動畫刊》上刊出了該事件的報導,用「粗俗無禮且使人心生恐懼」來形容塔布曼的行為。第一時間,《運動畫刊》曾徵詢太空人隊的回應,但遭到拒絕。太空人發出一份聲明,批評艾普斯丁的報導「誤導人心、混淆視聽、不負責任」,同時指控《運動畫刊》試圖編造一個根本沒生過的故事。太空人認為,塔布曼的言詞並非針對三位女記者,而只是單純想鼓勵歐蘇納不要氣餒,因為在艾圖維揮出全壘打之前,歐蘇納才剛在九局上半砸鍋、丟掉球隊的兩分領先。

沒多久,大家就發現太空人的聲明謊言連篇,僅依據塔布曼的證詞和其他力挺塔布曼的同事說法,妄下定論,明顯是急就章的結果。其他記者紛紛跳出來肯定艾普斯丁報導的真實性,「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 National Public Radio)也報導,之前那位戴防家暴手環的記者在推特上發出跟歐蘇納相關的推文時,塔布曼就有在私下表達對該記者的不滿。眼見事態愈演愈烈,大聯盟官方決定投入調查。艾普斯丁報導刊出的隔天, 塔布曼發出聲明表示,如果有人被他的行為冒犯,他深感抱歉。聲明中,塔布曼為使用「不適當的言語」表達歉意,但仍堅持《運動畫刊》的報導曲解他的原意。塔布曼說他自己「思想進步且樂善好施」,而太空人老闆克瑞恩(Jim Crane)也引用球隊多年來的捐款數字,強調太空人一直以來都致力於「提升社會大眾對家暴議題的關懷和重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