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7

我只能很厲害,因為我是來自精武門的陳真。

有人曾說叫陳真的都不簡單,陳媽媽說我就是希望他跟陳真一樣厲害,她微笑的說著。

作者:木永可名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陳真
在看文化之前我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陳真 (文化大學 美孚巨人棒球隊員)。
不是「精武門」的那個一個打七個的陳真,而是在球場上要九個打九個的那個陳真。而我與他有機會遇見應該是在2018年的春季聯賽,而他確實也如江湖說的一樣是一個武林高人,除了七大武器之首「好折凳」之外,他更是使得一手好棒法。

場上的他總是神采奕奕,總有著滿滿的得分企圖心與一股狠勁,如同老鷹般銳利的雙眼注視著投擲過來的球,伴隨著一聲響亮的聲音,對準球一出棒就可以讓球飛的好高好遠。他邁開大大的步閥在場上奔馳著 ,揚起了滾滾的塵土,當時的他開心地用手指比了比天空! 開心與隊友擊掌得分,那天打出全壘打的他笑容是如此的閃耀。

在整理資料照片的過程中似乎也看到了他的成長,從身形、打擊方式、力量的展現,大學時期一路轟出11支全壘打,並在「108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中奪得全壘打王,今年的春季聯賽裡他還是繼續轟不讓的敲出全壘打,但他說這還不夠,只要能穩定的表現跟健康的出賽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創下耀眼的好成績。

母親眼中的他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打球的呢 ? 他說:「也許你還不信,其實打球的起源是陪媽媽去接球隊弟弟時被教練相中的,就像武俠小說一般教練發現他的體格不錯、筋骨靈活、心裡想著或許這個小子會是個練武奇才 ,也就引薦他也可以一起來練球,也因為這樣家中的三個兄弟便一前一後進到了球隊,走著相同的路卻邁向了不同的人生。」

因為從小爸爸就不在身邊,自小由母親拉拔長大的三個男孩中,他在媽媽的眼中是一個直言敢說、敢做、也很有責任感的孩子, 也是兩個弟弟的榜樣。在小的時候弟弟總說想跟哥哥一樣厲害,那時的他知道只有自己勇敢堅強,才可以不讓媽媽憂心並成為她的依靠。

媽媽說 :「加入球隊後他因為多指症手無法順利戴手套所以需要開刀切除,而且聽到手術需要切開手指與虎口我就很擔心,而他也害怕我捨不得便很好強說這這點手術算不了什麼,一直到了手術前都還忍耐著不哭,但其實我看得很心疼。」

手術沒多久後硬式聯賽有機會上場時,復健沒完全的他也就這樣上場,明明傷口很痛但他卻還是忍著痛丟著球,下場看到他偷偷在哭才知道原來他先前是一直在逞強。一路打下也有過很多傷與充滿了挫折,陳真也經歷了從先發球員變成撿棒球員的低潮時期,那時他一度想要逃避與放棄,卻在宿舍一晚的沉澱之後,他打電話回來對我說,他一定會再咬著牙繼續努力,因為他想實現他小時候對我說過的話,長大後可以讓我過好日子。

在經歷那段黑色時期之後,次年他在高二首度站上「玉山盃」,用表現並展現出自己不凡的打擊實力,而之後有了信心也更在高中聯賽中大放異采,並在「2016年入選亞洲中華青棒代表隊」,順利上了文化大學棒球隊之後也憑著一支支引人注目的全壘打,慢慢的打出了自己的名氣,也讓人注意到了他這個不凡的名子 陳真。

那誰是你最想感謝的人?

其實想感謝的人真的很多,也感謝不完,但是我最想要謝謝高中的周宗志教練,與大學時期的廖敏雄教練,兩個教練都一曾對我說過 :「當你想要成為一個頂尖的選手,本來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犧牲,並且還要花更多的時間在棒球場上不斷的練習,才會看到些成果。在球場上不單單是技術與力量就好,還要有成熟的想法跟一顆聰明的腦袋,才有辦法成為一個讓人放心且信賴的好球員,而要成為一個有成就的人,時時刻刻不要忘記充實自己本身所能,才是最重要的,在成功的路上其他的都是輔助自己可以更好的一種過程。」

(穀保家商 周宗志 教練)


(文化大學 廖敏雄教練)

最後,我也想謝謝我自己,更要謝謝我的阿嬤、媽媽、阿姨,一路上以來的默默支持與陪伴。看著媽媽常常早出晚歸,我想我將來一定只能很厲害,才有辦法讓媽媽過上好日子,也是因為有了這三個生命中重要的女人,才讓我有一直努力不懈,奮鬥下去的毅力,讓我有不管身體再怎麼累也要一直下去的念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