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on One》Nikola Jokic vs Vlade Divac 時空縫隙的改革者

在1988年奧運的挫敗之後,美國才開始正視歐洲籃球的衝擊,從特定頂尖球員的挑戰,到現代廣為接軌,在逼美國做出改變的時空縫隙內,現在同被歸於塞爾維亞境內出產的兩個中鋒,用讓人驚艷的傳球,掀起籃球的巨大革命。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siltechhsu

如果再加上 Sabonis 來看, 歐陸長人的打法更接近團隊籃球, 撇開自身的單打攻擊能力, 他們注重的往往是自己的位置能否活絡全隊的運轉, 就這特點觀察美國的諸多長人, 好像也只有TD比較接近...............

小鐵

我是覺得沒有這麼誇張,例如Anthony Davis、Karl-Anthony Towns近年的成長也很有感,就是不同時代從不同背景下的技術打磨而已。

而且換個角度想,美國長人再怎麼全能,好像KG就是天花板,但是歐洲卻一直有這種傳球能力跟後衛一樣的長人,就是這些差異才讓籃球更有趣。

籃球從James Naismith發明以來已經過近130年,NBA聯盟也已有74年,這麼多年下來,籃球風格自然也會有各種改變,早在80年代以前、也就是NBA尚未被國際勢力衝擊的背景下,NBA自己就改變過,例如從遠古時代的巨獸主宰,到80年代已經頗有五個位置涇渭分明、把重心轉移到前鋒、後衛的趨勢。

 

從90年代直到近期,NBA的球風轉變更為頻繁,主要原因就是1988年美國在奧運戰敗後,即使自尊心強大如美國也不得不承認國際籃球也有挑戰美國的能力,隨著1992美國派出「夢幻隊」,加上時任NBA總裁David Stern的經營理念,NBA全球化的同時,來自世界各地的好手也紛紛期待能以NBA作為自己的試金石。

 

歐洲風在90年代以點狀踏上北美大陸,21世紀更以浪潮之勢全面來襲,兩段不同的時代之間,從單一個案進化到戰術、觀念的滲透,在兩個NBA面臨衝擊的時空縫隙裡也各自出產了刷新美國認知的籃球員,更大大突破以往認定、且幾乎是數十年不變的「中鋒」定位,Vlade Divac和Nikola Jokic這兩個同樣來自塞爾維亞、出生地只差了445公里的巨漢,就是在這二十多年的間隔之後,打開了山姆大叔的眼界。

改變歷史的人

對NBA來說,歐洲像是一個神祕大陸,國際賽上碰上許多風格與美國迥異的國家與球員,但在歷史上,由於美國始終在奧運呼風喚雨,唯一挫敗僅有1972年慕尼黑奧運上那齣懸案,那一面讓美國至今還因為認為被裁判做掉而拒領的銀牌,只是到了80年代,當美國還摸不著頭緒時,1988年的漢城(現首爾)奧運,蘇聯一記突如其來的悶棍讓美國不得不重視世界籃球的力量,也正是因此,Divac才成為NBA搜尋雷達中的角色。

 

Divac就像許多人認知的歐洲球員一樣,由於從小就出類拔萃,因此十幾歲就開啟職業生涯,在本國的南斯拉夫聯賽發光,1988年奧運,南斯拉夫闖進奧運決賽,對手卻不是原本的世界王者美國,而是讓美國顏面無光的蘇聯,南斯拉夫雖然落敗,但Divac已經得到像前幾年先後被NBA看上的蘇聯球星Arvydas Sabonis、Sarunas Marciulionis和南斯拉夫隊友Drazen Petrovic一樣、被NBA關注的資格。最終他沒有等太久,1989年就以第一輪第26順位被湖人選走,而且當Sabonis還在為了保留業餘身分等著替蘇聯奮戰時,Divac反而比這個他口中「永遠無法超越」的歐洲天王中鋒還要早踏上NBA戰場。

1989年,是湖人剛送走一代傳奇Kareem Abdul-Jabbar的時刻,頂替的前狀元Mychal Thompson也垂垂老矣,因此Divac進入NBA的工作,就是「等著接下一支傳統強權、原本由上古神獸佔據的中鋒位置」這樣意義重大的職位,他先用菜鳥年的時間當替補見習,第二年就無縫接軌上任,不只個人數據有進步,而且還跟著湖人一路打到總冠軍賽才不敵新生王者Michael Jordan和他的公牛。

 

就算放眼整個NBA歷史,能和Jabbar傳奇般的身影相比的人也不多,所以Divac不像Jabbar那樣巨大並不丟臉,只是進入90年代,Divac其實沒有讓湖人失望,固然曾經因為不靠硬碰硬的手段得到其他壯漢「假摔(Flopping)才不是在打球」的評價,但Divac完全發揮他在歐洲賴以成名的靈巧,打出有別於當時如拳擊般肉搏的風格。尤其在1994-95,當James Worthy退休、湖人正式宣告80年代王朝主力都走入歷史後,是Divac和Eddie Jones、Cedric Ceballos、Nick Van Exel等人組成換血主軸,而 Divac平均每場16.0分、10.4籃板、4.1助攻、1.4抄截、2.2火鍋的數據,更是湖人無比依賴的中樞大將,也是除了主控NVE以外最重要的傳輸核心。

 

然而,對湖人來說,他們要的永遠不只是「不錯」,1996年,湖人的操盤藍圖直指當時魔術的年輕王牌中鋒Shaquille O'Neal,因此把Divac換到黃蜂換取選秀權,轉到東區後表現依然中規中矩的他,還是在兩年後成為自由球員時選擇回到加州,這個選擇,讓他成了改變國王歷史的人、進而是跟著國王改變歷史的一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