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舊將何在?》猶他爵士—從驕子到孽子:Deron Williams

爵士隊的《舊將何在?》系列,接著要介紹的無疑是21世紀爵士隊最重要也是最強的球員,曾經是率領球隊在季後賽連年打出熱血感動的爵之驕子,最後卻成為眾矢之的反派孽子,帶著噓聲離開,他就是Deron Williams。

作者:monmo

馬特洪峰

讀完本文,搭配之前的教皇文,讓人潸然淚下

monmo

謝謝你的稱讚呀

JC 江納森

很可能退意一直有在教皇心理,只是需要一個觸發點

monmo

或許吧,他有說他累了,可能是真的以前大家都覺得例行公事沒差,但那時候真的吵太久了年紀大了心也累了

黑熊

monmo大分析D-Will是如何吃飯睡覺打保羅那邊真的分析的很棒!
對於D-Will這樣曾是天下第一控候選人的球員來說,最後生涯卻是這樣不完美,真的非常可惜。

*根本等於已經很壯碩D-Will再大一號的Tyreke Evans,或許是筆者唯一看過在D-Will爵士全盛期曾在控衛位置上打到他無所適從的對手

另一個D-Will賴以在兩人比較時成為優勢的點亦在於:季後賽成績,當時D-Will同樣是壓倒性領先,即使有些幸運成分,他在爵士的第二年就打進西區冠軍戰,接下來三年二度以下剋上殺進第二輪(D-Will爵士5年半4度闖進季後賽),這三年間敗北的對象也都是後來至少西冠的洛杉磯湖人,輸的不冤;反觀CP3僅二度打進季後賽(D-Will在爵士期間)。更讓D-Will在第一控評價上一度凌駕CP3的轉捩點還在於,08-09年季後賽首輪,黃蜂慘遭金塊首輪淘汰,CP3更被Billups慘虐(尤其防守端)到沮喪,前者場均16.6分10.4助攻命中率僅41.1%,後者場均22.6分7.4助攻命中率48.3%,但不過時隔一年,換成爵士VS金塊(主力不變,西區第二種子),卻在爵士傷兵滿營情況下完成下剋上,D-Will更打出歷史級的控衛季後賽表現(史上唯一連續5場20-10(助攻)),更以場均25.8分11.2助攻49.4%命中率,狂壓前一年才虐過CP3的Billups(20.3分6.3助攻44.6%命中率),此消彼長,D-Will透過那年季後賽的狂飆,終攀上隔年開季前較多總管心目中NO.1控衛,包括曾任金塊主帥與代理主帥的George Karl、Dantley都曾公開讚美D-Will才是第一控,一向拘謹的Sloan居然都不反對D-Will自居最強控衛(或許仍會有人提出質疑,季後賽較好戰績是否更該歸功於Sloan運籌帷幄,但D-Will季後賽表現明顯較季賽大幅提升,也是不爭事實)。

*筆者挑選VS金塊系列最重要的一場勝利-第二戰破丹佛主場,D-Will的33分14助攻,強壓Billups的17分11助攻

雖然後面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相對離開猶他後就以不等速度評價下滑的D-Will,或許CP3也逐漸遠離顛峰狀態,仍長居頂尖控衛迄今,但至少爵士時期的D-Will,絕對是有資格與CP3並列聯盟TOP2控衛,爭逐第一控衛寶座。

*10年時D-Will曾接受當時已退役的老隊友/前隊長Harpring訪問,一樣有自信的回答自己是最佳控衛,比較遺憾的是,當年的話題還包括如果奪冠,D-Will承諾他的兒子要命名為Boozer,女兒更是要命名為Sloan...

天敵湖人,連續三年失利的夢靨

儘管在09-10年擊垮金塊後,D-Will評價來到史無前例的高,但很快地,接下來的挫敗因此更讓他難以承受。雖然那幾年爵士在季後賽往往表現不錯,但連續三年都倒在他們的天敵-當時西區最強洛杉磯湖人的腳下,而且看似一年比一年差,首年4:2,第二年4:1,第三年更遭橫掃。平心而論,爵士這幾年實力並非下滑,湖人陣容明顯佔優是事實,可會一年比一年慘,主要還在於令人感嘆的衰運-嚴重傷兵。第二年枕戈待旦,但D-Will在季前賽就因還是新人的Rose無心伸腳,腳踝翻船大傷(後來回顧,這堪稱此代爵士崩壞的蝴蝶效應起點);爵士開季只能由Boozer領軍,卻居然霸佔西區龍頭,但過度操勞,接下來換他受傷,且這次一傷就是大半季,接近季末才回歸,狀態也因此不佳;總算靠著Okur與後來趕緊復出的D-Will撐住戰績,可悲劇的是,好不容易Boozer回來了,Okur卻倒在季末倒數第二場比賽。當年的湖人之所以堪稱天敵,就在於相對爵士的矮禁區,他們的三塔更顯優勢,當先發中鋒Okur受傷(最後兩戰帶傷硬上,但明顯勉強),天平更加傾倒,D-Will繳出20.2分10.8助攻1.8抄截,仍難敵禁區被賣高狂虐的殘酷現實。

*走過當時的爵士迷,或者都難忘甚至痛恨這記季前賽的意外翻船,讓本來大有機會實力更上一層的爵士,從此陷入輪流受傷的惡性循環,以及因為傷病引發的內部問題,這傷更從此成為D-Will反覆復發/提早衰退的陳年舊傷

*當時爵士最大麻煩其實並非Kobe,而是恨天高的三塔,自稱6'9的Boozer(搭配6'8的Millsap),連續兩年要以中鋒姿態,硬扛7呎Bynum+Gasol,加上6'10的Odom,比較矮的他甚至連速度都沒比較快

第三年好不容易看似三大主力健康,但中期Kirilenko大傷,一直到第二輪對湖人最終兩戰,才迫於輿論壓力回歸,同樣狀況外;Okur則又一次打完整季後衰運倒下(此次於季後賽對金塊第一場受傷),而後再沒上場,首輪奇兵建功的兩位7呎長人Koufos、Fesenko此輪遭Sloan棄用,又回到Boozer、Millsap矮雙塔對抗三塔絕境,這次還少了退休的Harpring跟AK47,D-Will在被重兵圍剿下仍繳出22分8.8助攻0.8抄截0.8阻攻,卻也只是杯水車薪,只能眼睜睜被橫掃。

*禁區完全被限制,D-Will負隅奮戰得分助攻兩頭燒外,甚至不時還得銜命主防Kobe,難免有孤立無援之感

縱使理性分析,原因其來有自,但D-Will無法接受三度挑戰湖人卻越來越差的結果,也埋下未來衝突的導火線。某個程度來說,D-Will是爵士陣中個性最像Kobe的球員,求勝若渴,且會形於色,比如球賽中即便身為指揮官,被挑釁或急於追分時,它往往也會進入自幹的無雙狀態,又比如時常不惜帶傷上陣;對於勝利的渴望更是如此,他受夠了一再輸給湖人,終於不惜給球團壓力,也希望有所改變:對搭檔面對湖人時的弱勢不滿,因此未力挺Boozer的續約(平心而論,爵士兩代檔拆組合,D-Will等級堪比Stockton,但Boozer與Malone確實明顯落差),還表示希望球隊找來阻攻手(以抗衡湖人),最終爵士交易Boozer,迎來Al Jefferson-一切的崩壞卻就此開始!

*在當時整個爵士中,D-Will身為控衛,最讓人看到身上有其影子的球員,居然其實是Kobe(也反映她在爵士其實關鍵時刻還得身兼頭號得分手),甚至值得被列入曼巴軍團(胖曼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