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舊將何在?》猶他爵士—從驕子到孽子:Deron Williams

爵士隊的《舊將何在?》系列,接著要介紹的無疑是21世紀爵士隊最重要也是最強的球員,曾經是率領球隊在季後賽連年打出熱血感動的爵之驕子,最後卻成為眾矢之的反派孽子,帶著噓聲離開,他就是Deron Williams。

作者:monmo

馬特洪峰

讀完本文,搭配之前的教皇文,讓人潸然淚下

monmo

謝謝你的稱讚呀

JC 江納森

很可能退意一直有在教皇心理,只是需要一個觸發點

monmo

或許吧,他有說他累了,可能是真的以前大家都覺得例行公事沒差,但那時候真的吵太久了年紀大了心也累了

黑熊

monmo大分析D-Will是如何吃飯睡覺打保羅那邊真的分析的很棒!
對於D-Will這樣曾是天下第一控候選人的球員來說,最後生涯卻是這樣不完美,真的非常可惜。

父與子的衝突,一個時代嘎然結束

10-11年球季找來Big Al,D-Wil一開始是開心的,終於有個能在低位單打,護框能力不錯的禁區隊友,但他只專注於眼前沒有的,卻忽略其他-當時的Big Al,受過傷的速度大減,加上缺乏外線與擋拆素養,跟D-Will根本打不起擋拆,球隊戰績因此擺盪,而為了想辦法兼容,Sloan後來乾脆部分時間讓Big Al主打低位Inside-Out,壞處卻是半場節奏遲滯,這跟一直想打更快,想打全場開放發揮自己最大優勢的D-Will背道而馳,兩人間的衝突因此越來越多。

*那年開季,D-Will想必微笑著迎接入隊以來第一位能護框/低位單打的隊友,怎料後來如此不搭

終於,在那一天爆發了。一次場上戰術端的意見不合,D-Will的頂撞,Sloan的怒火,誰都料不到,會演變成爵士21世紀最重大的事件-神主牌Sloan自請辭職,王牌D-Will隨後被交易至籃網,球隊一夕崩解。每個人都以為Sloan會一直擔任爵士主帥直到健康不允許,所以所有怒氣幾乎都衝著D-Will而去,管你是球隊近幾年愛戴的王牌也一樣,一時間千夫所指他把教皇氣走。

*後來回顧相關資訊,球員與Sloan間的爭吵是家常便飯,D-Will大概也沒想到這次會是這樣結局

可回顧整件事情,其實遠比一般球迷看到的複雜。D-Will人格上或有不少缺陷(比如為了求勝,為了擁有球星級隊友,從爵士後期到騎士,D-Will往往錯估了化學效應),但至少談到籃球,他的言論總是直率而不卸責(欠缺圓滑,也是導致他後來不適應紐約吃大虧的原因),後來幾次發言也確有道理,他說他跟Sloan之間有意見上的衝突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一直以來如此,只是爭吵完就沒事,他自己也沒料到那天會演變成這般情況(其他球員如AK47也曾說過會與Sloan爭吵);他亦曾表示自己不是『教練殺手』,他說整個鹽湖城都知道誰才是老大,他可是Jerry Sloan,他才是無上權威,沒有球員有能力讓他下台。

當時另外還有第三位主角,讓情況更趨混亂,就是甫接班的小老闆Greg Miller,有傳聞Sloan本來表示要嚴懲(可能是禁賽之類)D-Will,小老闆卻想當和事佬沒有答允,Sloan沒得到上層相挺而心累,索性當場表示不幹了,當時甚至引發場外子弟兵Malone跟小老闆的隔空交火,不無其相關性。

*小老闆與Malone當時為此事的隔空叫罵,甚至日後還得特地演出大和解戲碼

誠然,D-Will的逆鱗舉動,肯定觸怒了Sloan,但教皇辭職後不多久,D-Will也旋即被交易至籃網,某程度可檢驗Sloan才是這支球隊不可動根基的說法,就算是導火線,D-Will也沒有能力讓Sloan下台,唯一知道為什麼會就此卸下23年帥位,究竟是哪個點成為最後一根稻草(真的被D-Will氣到不如歸去?/小老闆沒有力挺的失望?/對長久這麼跟子弟兵爭執疲累?),恐怕就只有Jerry Sloan本人了,遺憾的是,隨著這位傳奇教頭的逝去,這樁羅生門大概永遠不會有答案了-事實上,以他老人家的脾性,本來大概也就打算永遠閉口不談,畢竟他的哲學總是:男子漢幹嘛為過去的事情糾結。

手心手背都是肉,永恆的遺憾

即使Sloan之後從未再提起此事,但D-Will的反派形象已被牢牢烙印,成為好一陣子鹽湖城比對手噓聲更大的不受歡迎人物,直至今日也仍有球迷無法原諒他,這些筆者都能理解。只是,對一路看著他們並肩作戰,也深刻理解背後衝突脈絡的我來說,實難一刀了斷的說哪一方就是絕對錯誤。說穿了,這就是一場鹽湖城的悲劇,兩個都想贏的男人,最終卻像是兩團火彼此衝撞吞噬,將一切燃燒殆盡,但,誰又能真心苛責兩個都想為爵士贏球的人呢(即便筆者也完全認同,D-Will的表達方式絕對不佳)?

誠如前面所提,D-Will個性上真的很像Kobe,所以筆者能理解他屢敗湖人的沮喪,他不是沒有想方設法,也曾想為鹽湖城招兵買馬,最後卻只能悲情的說,真的沒有人想來,有了這層認識,關於他想要更好的隊友,跟教練衝突,就不難理解;而即使Sloan是我一生籃壇最尊敬的偶像,也不得不持平地說,那些年在執教上某些部分的頑固堅持,確實是有轉圜空間-儘管他可能願意調整,只是腳步慢了些。D-Will與Sloan間更像是典型的父子兩代,一個嚴父持家,一個積極求變,或許都是為了這個家好,卻終究免不了衝突的一天…

*兩位關乎於贏球都火爆執著的師徒,也許是最為相似,最後卻是為如此贏球衝突至分崩離析,不啻是爵士史上的一大悲劇

對可說是從他小看到大的筆者來說,更難割捨這份革命情感(當然,同教皇亦然),且他始終還是很像爵士隊出來的那個人。就算他真的很渴望勝利,D-Will全盛期從沒想過抱別人大腿,就算跟Sloan爭吵時已近換約時刻,他也從沒表示過要離開爵士,找人也是希望他們來鹽湖城,即使之後離開,D-Will亦優先期望建立自己的王國,所以選擇了續約籃網,而非回家鄉達拉斯-儘管那可能是更有機會成功的球隊(甚至可能促成夢幻3D連線),國王當時卻始終仍是Nowitzki(後來加盟獨行俠所以更讓人唏噓,兩人全盛期會有多搭),也儘管加盟籃網可能是一個不聰明的選擇(隊形/球隊文化/主帥都不是最佳解),至少D-Will願意為了實踐自己的信念而踏上相對艱難的道路,這很爵士(同樣也很Kobe)!

*在不得不認清自己已無法當家的現時後,回家鄉與老司機搭檔都還配合的有聲有色,更不禁讓球迷們想像,如果這雙人組合早個5年實現,會是多麼美好

一旦知道自己已難再以主力身分有所成就(生涯最後一隊騎士,季後賽被抓住速度弱點痛打),就算明明還有球可打(交易前都還是小牛先發),D-Will也決定急流勇退(一方面也是兒子有自閉症想陪伴),不再戀棧,這點也很爵士!

除此之外,相信他內心始終也還有自己是爵士人的聲音。雖然在他生涯很後期的不順遂後,他才透露放在心裡多時對當時結局的遺憾,以及對爵士時期美好的懷念;不過就算之後如何回老東家打客場時被辱罵,他在鹽湖城的房子一直都還在(Harris當初從籃網交易至爵士時,就是住他那),也仍多次偕同Korver回鹽湖城舉辦在隊時每年例行的慈善躲避球賽,就算已成孽子,仍把故里放在心上。

*筆者曾現場觀看D-Will於2013年率籃網重返鹽湖城的客場之戰,現場的噓聲與謾罵聲之可怕,真的是當仇人在看,但同樣仍有不少還眷戀舊情的粉絲,熟悉的工作人員們也依舊與D-Will彼此熱絡寒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