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1

Francisco Lindor傳(五)即使功成名就,我仍堅持做我自己

本文章將為大家介紹,在成名之後,Lindor如何不讓自己染有大頭症,堅持做自己?一向以守備聞名的他,如何防守出在他人生中,最搞笑的一次守備?他又是如何在守備偶像面前,展現出令人掉下下巴的守備美技?在與Correa競爭完新人王之後的首次正面對決,引起當時棒壇多少千堆雪?在連續3場比賽,打出3支安打的最後一擊,有著什麼樣的異常聲響?在生涯首次參與的明星賽有何感覺?生涯首次單場4支安打的苦主,是那位已故的明星強投?如何面對生涯最長的低潮期,連續27個打數無打的窘境?怎麼打出終結無安打的一擊?為何總教練會希望他,能夠當一名內野的四分衛?最後如果您覺得我寫得文章還不錯,還請您按個讚,或者是分享我的文章,在此說聲謝謝。

作者:愛微笑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成為2015年美聯年度新人王亞軍之後的Lindor,年輕的他儼然已成為大聯盟,一顆冉冉上升的明星。

如何不讓自己染有大頭症,並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對於大多數的年輕選手而言,通常不是一件太過容易的事情。但是這對於Lindor而言,他是總有辦法,能夠把節奏放慢下來。例如在許多結束比賽的夜晚,他通常會讓自己,排在最後一位接受媒體訪問,並成為最晚離開球場的那個人。

Lindor為何要這麼做呢?因為他不希望賽季進展的太快,不想讓所有的東西跟不上他的步伐。所以在每場比賽結束之後,他會先讓在場上所發生的一切東西,都沉澱下來。然後在回到家後,跟他的家人,談論棒球以外的事情。

對此Lindor向記者說道:「當比賽結束,返回家裡的時候。我的女友與我的母親,會優先讓我觀看電影。假如她們在看大聯盟相關節目的時候,她們不會跟我討論比賽的內容。因為她們想使我得到真正的放鬆。此外,我也不想在放鬆的時候,還想著比賽時的東西。我只想知道,在白天的她們過得如何」。

然後Lindor接著繼續說道:「我想這是我能夠長時間,停留在大聯盟的原因。不論在比賽的當天,是個美好的一天,還是個糟糕的一天,我都會將這一切留在球場。因為在球場之外,這是屬於我的時間。我只想花時間跟我的家人一起渡過」。

當Lindor成了俄亥俄州的知名人士之後,這對他的人生有何改變?對此他說道:「我的人生,並沒有因此有所改變。我仍然嘗試像個小孩子般,進行著比賽。在每個地方都帶著笑容」。

接著Lindor繼續說道:「現在即使在不同的城市之間走動,也會有人認出我,這種感覺很棒很酷。唯獨當我帶著我的姪子與姪女的時候,有人向我索取簽名,他們的這個舉動,會讓我姪子與姪女感到害怕,這是我所不喜歡的事。除此之外,任何東西我都感覺很好」。

--------------------------------------------------------------------------

附註:

另外如果您對於Lindor傳系列感到興趣,歡迎你點選下面這篇文章:

Francisco Lindor傳(一)夢想,我希望人們在電視上看到我

Francisco Lindor傳(二)棒球在我人生中的意義

Francisco Lindor傳(三)美夢成真!在狂風、暴雨與雷鳴中,登上大聯盟

Francisco Lindor傳(四)新人王之戰!最強之矛與最強之盾,來自同鄉的勁敵

此外,筆者我在最近也成立了個人臉書的粉團,歡迎您們蒞臨,與我討論我們所愛的棒球:

愛微笑的大聯盟視野

--------------------------------------------------------------------------

人生最搞笑的一次守備:

在2016年4月13日,於光芒隊主場所舉行的比賽當中,一向以守備聞名遐邇的Lindor。在九局下半為了要接對方打者Desmond Jennings,所打出的一個界外球,他與當時的明星三壘手Juan Uribe,皆衝向界外區,企圖要接下這顆球。首先到達定點的Uribe,卻突然間找不到球。在後面接著衝過來的Lindor,則一路跑到觀眾席旁的紅土區。當他要準備接球的時候,他卻以為球就要打到他的頭了,於是他用雙手護著他的頭,並蹲了下來。

但奇妙的事,這顆球似乎違反了地心引力,一直沒有掉下來。此時的Lindor,帶著誠惶誠恐與疑惑的心,將頭再度往上看,並小心翼翼高舉手套護著他的頭。當他在知道,球在老早已經掉入觀眾席的時候,此時尷尬的他,露出了靦腆笑容,突然往左邊進行一個撲接動作。結果他當然什麼都沒有接到,只撲到了一堆空氣。他的這個爆笑舉動,也就引起了全場哄堂大笑。

對於這次的搞笑接球,Lindor在受訪時說道:「在光芒隊的室內球場進行比賽,有著很不一樣的體驗。每當球一旦往上飛的時候,所有的東西,包含球在內,一切都是白色的,這會很難發現球的存在。因為球場的屋頂是白色的」。

Lindor接著繼續說道:「在今天的我,有著兩個晚上,它們一直圍繞著我。首先的一個,在我低著頭跑到警告區時,當我再次抬起頭來,我迷失了球。另一個當球在墜落時,我選擇朝向一方接球,但是我永遠不會接到它,因為它被卡住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