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1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Guardiola,巴薩,史上最強?

在巴薩那十八萬名付費會員眼裡,有許多人對此教練任命表達失望,而運動記者John Carlin更直接說:這個決定就像是Sony挑選了某間地方分公司經理,任命他為整個集團的CEO一樣嘛… 結果在Guardiola執教的那四年裡,他們在參加的總計十九個聯賽與盃賽裡,拿下了其中整整十四座冠軍,而且他們還革了足球這個擁有150年歷史的運動的命!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2000~2006年,帝國的興起與反擊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球場外的龍爭虎鬥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嗯…他們只是太強大而已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鏡像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a club(皇馬) v.s more than a club(巴薩)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El Clasico

比賽中有一個黃金機會,巴薩可以趁勢破門取分,但只差幾英吋,球擦著龍門立柱而過,沒有進入網中。

見到此景,首次執教巴薩的總教練Pep Guardiola,立刻轉頭看向球員休息區,他想要觀察板凳席的球員對剛結束這個play的反應。有些選手盯著球的行進路線,當場上隊友出腳時,他們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而得知球沒有進網時,他們抱著頭顯露出失望的表情;有些選手則是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彷彿剛剛場上發生的事,與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而這樣子的疏離,表達了他們因為沒能上場所產生的不快情緒……

The game was forgotten,

The lesson was not.

後面那一類型的選手,下一季全都離開了俱樂部。

2008年春天,那支曾在荷蘭教頭Frank Rijkaard率領下稱霸西甲(2005和2006)與歐冠(2006)的巴薩,儘管仍擁有星光熠熠的陣容,但合為整體時卻失去了光芒,巴薩已經連續兩季沒有重大勝利進帳了。當時的球隊副主席Ferran Soriano說Rijkaard不知道該如何讓球隊重新恢復活力,而他也失去了對球員的控制能力,因此,巴薩新教練的尋找迫在眉梢。最終,董事會選擇了Pep Guardiola,這個在俱樂部B隊僅有一年執教經驗的新手,當然球員時期的Guardiola是名優異的選手,也是Johan Cruyff麾下Dream Team的場上隊長,但現在他得要肩負起總教練的職務,他得要在西甲與歐陸賽場上航行。在巴薩那十八萬名付費會員眼裡,有許多人對此教練任命表達失望,而運動記者John Carlin更直接說:這個決定就像是Sony挑選了某間地方分公司經理,任命他為整個集團的CEO一樣嘛…

結果在Guardiola執教的那四年裡,他們在參加的總計十九個聯賽與盃賽裡,拿下了其中整整十四座冠軍!同時也收下了五座金球獎,這個代表該年度世界最佳足球員的獎項,都頒給了巴薩的Lionel Messi。而Pep Guardiola這支巴薩更令人震驚的地方在於,他們革了足球這個擁有150年歷史的運動的命!當時世界上各大小足球俱樂部的教練、球員或管理組絡繹不絕於途,每個人都想到諾坎普朝聖,一本筆記在手,他們想學習,希望巴薩身上的金粉能夠灑一點到他們身上……

有許多論者在討論,究竟Pep Guardiola的巴薩是不是有史以來最強的職業足球隊?而先不管他們究竟是不是史上最佳,那支巴薩幾乎是靠著己力塑造出一座足球革命的分水嶺,讓比賽風格可以分成Guardiola的巴薩出現前與Guardiola的巴薩出現後這兩種!

Guardiola的球隊調合了勝利與觀賞性,他們將控球和逼搶結合到幾近完美的程度,這支巴薩的影響可說是本世紀初的大事,從此以後好像再也看不到簡單粗暴的球風了,因為全世界都想學踢巴薩式的足球!大家都在尋求組織進攻,就連門將也變得和場上其他球員一樣了,場上控球權愈來愈久,反擊入球的機會也愈來愈多。球員尺吋(size)不重要,球員在場上的位置也沒那麼重要,透過巴薩著名的拉瑪西亞青訓營,球隊文化與革命的種子早早就被種下,早在Johan Cruyff擔任巴薩教練時,他便說服當時球隊主席Josep Lluis Nunez,要忘掉追求短期成功的迷思與誘惑,轉而接受荷蘭全能足球(total football)的哲學,並讓它緩慢但確實地滲透到俱樂部組織裡的每一個層級。贏球與美麗缺一不可,當被問到他願不願意為一支靠著防守拿下聯賽冠軍的球會效力時?Cruyff總是嗤之以鼻。

當Guardiola接手球隊時,正好遇上了巴薩拉瑪西亞青訓天才大爆發的年代,好比說Xavi Hernandez、Victor Valdes、Gerard Pique、Andres Iniesta、Cesc Fabregas和Lionel Messi這些日後都將在足球史上留下大名與各自身影的傳奇選手,他們一同在拉瑪西亞成長,日以繼夜地吸收巴薩的文化與哲學,2008年時他們都在巴薩一線隊站穩了腳步,成了最中堅的即戰力。Gurdiola要求他的球員多做短傳(甚至回傳也無所謂),而不要做長傳這種會增加不確定性的動作,如同前面所述,Guardiola的球隊調合了勝利與觀賞性,他們將控球和逼搶結合到幾近完美的程度,那已成了一種新的足球語言,一種legacy,這種精神遺產就算在Guardiola離開球隊以後,依舊盤桓在巴薩俱樂部上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