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2

由賀歲盃到包中盃打造在地足球文化

今年全球足球運動自開春迄今,基層足球大受疫情影響而經營艱困,原定舉辦卻驟停或延期的賽事也不在少數。新北市體育總會足球委員會為了讓足球運動參與者甚或是家屬放心,自2月1至9日舉辦的庚子金鼠賀歲盃青少年足球賽與成人趣味賽,已於每日檢錄進行防疫措施,進、出場人流分離與場地管制。歷經疫情最為緊繃的3、4月,國內疫情能否弛緩的5月觀察期,新北市體育總會足球委員會於端午連假,再度籌劃節慶特色的包中盃足球賽,自6月25至27日於錦和運動公園人工草足球場連踢3日。

作者:久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足球文化」看似抽象卻很真實的存在,往往代表著某一區域的足球發展、記憶與傳承,反映在日常生活參與足球活動的實踐。「臺灣是足球沙漠」的說法以訛傳訛數十年,絕對不是臺灣沒有足球活動與其文化,而是提出此說與訛傳者的不認識,又或是未曾接觸到臺灣基層的足球運動實況。事實上,筆者正蒐集、彙整並撰擬臺灣足球發展史,已知日治時期的臺北州與臺南州,不同源流的發展迄今一百多年。北北基桃宜的足球文化積澱深厚,絕非「足球沙漠」一語帶過,而有著在地足球記憶……。

  今年全球足球運動自開春迄今,基層足球大受疫情影響而經營艱困,原定舉辦卻驟停或延期的賽事也不在少數。新北市體育總會足球委員會總是將心比心,為了讓足球運動參與者甚或是家屬放心,自2月1至9日舉辦的庚子金鼠賀歲盃青少年足球賽與成人趣味賽,已於每日檢錄進行防疫措施,進、出場人流分離與場地管制。歷經疫情最為緊繃的3、4月,國內疫情能否弛緩的5月觀察期,新北市體育總會足球委員會於端午連假,再度籌劃節慶特色的包中盃足球賽,自6月25至27日於錦和運動公園人工草足球場連踢3日。

 

一、增添華人傳統節慶的足球記憶

 

  歐洲現代足球運動的蓬勃發展,根植於傳承悠久的在地文化。現代足球傳入華人為主的東亞各地,皆逾一個世紀而早已落地生根,在各地發展不同的足球文化記憶。與中國、香港、澳門等地相較,我國在地足球文化特色有限,且甚少結合到華人的傳統節慶。更因為近現代政權遞嬗,產生文化記憶的斷裂;加上每個世代在流轉之中,記憶逐漸淡去而最終遺忘,方才有「臺灣是足球沙漠」的謬論。

  每年一月下旬至二月上旬,總是同慶農曆新年的我國、大韓民國、朝鮮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新加坡共和國、馬來西亞等,可有在此一節慶辦理足球賽而聞名於世界足壇?答案是:有的!顯例之一便是香港足球總會自1908年迄今,在每年農曆新年的第一至四天,舉辦「賀歲盃足球賽」。此一香港足壇慶賀農曆新年的盛事,即便2020年因武漢肺炎疫情,在農曆新年前不得已宣布停辦,卻已傳承了112年、截至2019年辦理93屆。該賽事連年辦理並逐漸擴大,曾廣邀日本、澳洲、中國、印度、牙買加等國家或地區隊伍參賽,成為香港人每年農曆新年的足球記憶。

維持一百多年傳統的2020香港賀歲盃因武漢肺炎疫情宣告停辦

  由此可見,教育部體育署意欲發展運動產業,我國卻尚未充分活用節慶連假,讓正值假期期間的國人參與足球活動,並將節慶傳承的民俗文化寓於其中。觀察中華足協近年舉辦的少年盃足球賽,在2019年辦於花蓮而遭逢清明連假,2020年在臺中亦因疫情延期包括端午連假,卻在賽事之外與這些節日毫無連結。長此以往,足球賽將只是參與足球賽之隊職員及其家屬的足球賽,很難更進一步發展出全民參與、在地認同的足球文化,缺乏「為了踢足球而踢」之外的文化教育意義。

國內各足球賽場即我國足球文化的教育現場

  畢竟各國在地足球文化的累積,必須透過多數國民持續實踐於生活之中,方能形成獨特的在地足球記憶。根據2015年呂宏進《臺灣閩南人三大傳統節日休閒活動之研究》,我國節慶休閒活動與足球運動,兩者幾乎是毫無關連性可言。倘若足球運動與傳統節慶只是日期重疊,然而當地居民認同度不高、民眾認識足球運動有限、參與年齡層與人數有限、又與當地作息連結不緊密,要讓足球運動在臺灣各地根深蒂固,就算是花費更多的時間、金錢與精神,也很難緩步實現執政黨高層入主中華足協所想達到的目標。

 

二、賽事內容設計展現文化的巧思

 

  主辦單位用心設計賽事內容,賽事之中融入各種文化元素,自然形成在地足球文化特色。故而今年農曆新年連假週末的2月1、2日,新北市體育總會足球委員會與中和區公所合辦庚子金鼠賀歲盃,不只是2020年國內首場少年足球賽事,更創設了以干支計算屆數、十二生肖冠名該年賀歲盃的文化慣例。這使得同名「庚子金鼠」的賀歲盃,必須再等60年才會重新輪迴。若要再度參加或觀看到「庚子金鼠賀歲盃」,如今15歲以下、年輕活潑的青少年們,60年後將只能參加活到老、踢到老的長青組,而讓每一屆參賽者都有個人專屬的回憶!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