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2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Pippen的壞心情

對Scottie Pippen的壞心情,老實說Jerry Reinsdorf並不大同情,因為交易本來就是NBA商業的一部分,球員(甚至是偉大的球員)總是會被交易(或處在交易的邊緣)的。Michael Jordan不會被交易,那是因為他是籃球之神,但Scottie Pippen不是,就這麼簡單。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MJ 新合約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交鋒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山雨欲來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全球化

公牛在1997年夏天擊敗猶他爵士,拿下了Jordan從棒球界回歸後的第二個冠軍,但管理組與教練/球員的關係卻愈顯緊繃。如果要讓Michael Jordan於1998年球季再戰一年,那麼他要求整支球隊的主力陣容(包括Phil Jackson)都要留下,而這也變成了芝加哥這座城市(甚至是David Stern主掌的整個NBA)共同的想望!所有的骨牌都得要歸位才行,公眾的壓力讓芝加哥公牛制服組得一一面對骨牌,除了Jordan以外,還有一張大骨牌,這張骨牌在場上的表現跟Michael Jordan完美地契合,甚至可以說就是因為這張骨牌,才讓Michael Jordan成為今日的Michael Jordan!

這張骨牌是誰呢?他是天下第二人Scottie Pippen。

與Jordan、Rodman或Phil Jackson等人不同,1997年球季結束後,Scottie Pippen仍有約在身,當時他的合約可能是整個NBA裡最划算(對老闆來講)的交易,而這也讓他成為”薪情”最不美麗的明星球員。公牛隊制服組可以把他交易掉,並拿回相當豐厚的回饋與報償(不管是球員或現金或選秀權),但問題就在於如果真的把Pippen交易出去,那麼Jordan和Jackson也將琵琶別抱,整支公牛將分崩離析,到時候所有人怪罪的對象,就是Reinsdorf和Krause了。因此Pippen的難題相當棘手,究竟是要為了取悅球迷,拿下第六座總冠軍而留下他?還是要果斷並殘酷地交易他,在開始追尋第六座冠軍之前就先下手為強拆散球隊?

Scottie Pippen對Krause和公牛制服組的不滿眾所周知,他可說是當時聯盟中的”二當家”,但一年300萬美金的薪水,卻只能排在NBA的第122名!雖說部分原因也要歸咎於他本身,他自己願意跟公牛簽下長約,他用大鎖把自己鎖住了,但儘管他合約尚未到期,不過看看他這麼多年來的表現,難道公牛制服組不願意釋放一點善意嗎?而就算不重擬合約,難道不能夠透過其他的方式來獎勵天下第二人嗎?雖然大家都說沒有Michael Jordan公牛沒辦法拿下任何一座總冠軍,但這句話套在Scottie Pippen身上也說得通呀!

球隊並沒有釋放出這樣的訊息,恰恰相反,Jerry Reinsdorf和Jerry Krause甚至(就Pippen的觀點)連口頭上的稱讚與獎勵都沒有,他們讓Pippen感覺到,如果他想要大約,那麼只能跟其他球隊簽下,畢竟他差一點就要跟Shawn Kemp交換了不是嗎?另外一方面,Jerry Krause渴望要建造一支新的、後喬丹(post-Jordan)時代的公牛,除了與Kemp的交易,他還曾與波士頓談,甚至還把腦筋動到選秀新人,一場NBA比賽都還沒打過的Keith Van Horn身上。

歡迎來到冷酷無情的商業世界。

後來Jerry Reinsdorf會說不要交易Pippen,而把全隊留下來再爭第六座冠軍的決定是他下的,但那個決定是苦樂參半的,因為他曾見過太多球隊瞬間就”變老”,失去競爭力,而那是因為球隊管理階層太感情用事了。Reinsdorf曾問過Jerry Krause,那些他們打算選來做為後喬丹時代新公牛骨幹的球員們評價如何?他們真的那麼優秀嗎?而就連Jerry Krause自己也不大有把握,有鑑於此Reinsdorf才決定再拚一年的。對Scottie Pippen的壞心情,老實說Jerry Reinsdorf並不大同情,因為交易本來就是NBA商業的一部分,球員(甚至是偉大的球員)總是會被交易(或處在交易的邊緣)的。Michael Jordan不會被交易,那是因為他是籃球之神,但Scottie Pippen不是,就這麼簡單。

孰可忍孰不可忍。

對此Pippen怒不可抑,那關乎錢,也關乎respect,1997-98年球季就要開打,長年的不滿已積壓到一定程度,Pippen認為芝加哥公牛簽約有兩種層級,Jordan自己獨佔一層,而其他所有人在另外一層。但Pippen認為他也值得在公牛享有特殊地位,只不過管理階層總是否定他的渴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