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an安森的長跑研究室】美國隔離日記:種族、跑步、病毒

我想將這個月的篇幅獻給 艾莫·亞伯里(Ahmaud Arbery),一位在慢跑途中被蓄意謀殺的跑者。這起仇恨犯罪(Hate Crime)的兇殺案不只震驚了美國民眾,它同時也動搖了美國跑界的根本。

作者:森林跑站

請繼續往下閱讀

yalee

歧視不對,但為何黑人總是被潛意識認為是犯罪者才是問題吧。
畢竟黑人犯罪率的確比較高 黑人區往往治安差 不是嗎

如果黑人自己不敢在黑人區跑步 我認為就不只是種族問題而已

表面上,跑步看似最具平等主義(Egalitarianism)色彩的運動,不過,當跑步涉及非白人群體時,此項運動便不再平等。」– 紐約時報的Natalia Mehlman Petrzela博士。

我想將這個月的篇幅獻給 艾莫·亞伯里(Ahmaud Arbery),一位在慢跑途中被蓄意謀殺的跑者。

這起仇恨犯罪(Hate Crime)的兇殺案不只震驚了美國民眾,它同時也動搖了美國跑界的根本。對於不熟悉這個案件的人,以下是我整理過的案情摘要:

今年二月,Ahmaud Arbery 在跑步途中被一對白人父子以 「公民拘捕」名義私自槍決。案發後,殺人的白人父子非但沒有被逮捕,二人還逍遙法外長達 70多天,此外,整起案件也在Brunswick市地檢署的刻意包庇與掩護下石沈大海,了無音訊。是到了今年四月,參與案件的被告律師 艾倫·塔克(Alan Tucker)不甘沈默,將槍擊錄像洩露給媒體後,案情的諸多疑點才隨之浮上檯面,進而掀起了激烈的網路輿論。很快的,美國各地都竄起為Arbery申冤,並大力譴責司法不公的抗議聲浪。

資料來源:foxnews https://reurl.cc/lVXR8A

重回案發現場

2月27日的上午,Arbery 依如既往的在自家附近的Satilla Shores社區裡跑步。而Arbery在行經一處工地時,跑進去轉了幾圈(地主從工地的錄影片段猜測Arbery跑進去是為了喝水,而非偷竊。),訪完工地,Arbery 又繼續在社區裡奔馳。

此時,三名白人男子,分別為持槍的父子黨,格雷格里·麥克邁克爾(Gregory McMichael)和 特拉維斯·麥克邁克爾(Travis McMichael),以及負責錄影的同夥 威廉·布萊恩(William “Roddie” Bryan Jr),駛著兩輛貨卡尾隨了Arbery 近20分鐘的路程。當日的下午1點左右,麥克邁克爾父子因擒拿 Arbery不成,便開槍將赤手空拳的 Arbery 放倒在地。

案情曝光後,麥克邁克爾父子辯稱他們只是在屢行美國市民的 「公民拘捕權」。他們認為 Arbery 的相貌符合社區裡對一名闖空門小偷的描述,後來的追捕也是為了伸張正義所採取的必要行動。

Arbery 一案遭Brunswick的警政單位掩埋,主要也和兇嫌 格雷格里·麥克邁克爾(Gregory McMichael)的舊職有關。Gregory 在退休前,從事了30多年的警務工作(Gregory 執勤的不良紀錄繁多,2018年還被上級剝奪逮捕權利)。Gregory 擔任警職期間,人際關係倒是打理得不錯,以致於 Arbery 的案件受理時遭遇了許多困難。其中,Brunswick市的兩名檢察官 – 傑基·約翰遜 (Jackie Johnson)和 喬治·巴恩希爾(George Barnhill)便首當其衝,兩人過去都和 Gregory有過合作關係,也都因此自請迴避(Recusal),不願審理此案。

令人感到萬分唏噓的是,和美國南方許多的州域相同,喬治亞州(Georgia State)不僅背負著久遠的種族歧視歷史,其傷痕的遺留,結合偏鄉政府官官相戶,欠缺改革的陳腐體制問題,正是讓喬治亞州的有色人種及弱勢族群遲遲無法獲得司法正義的原委。

  • 仇恨犯罪(Hate Crime)

針對某一特定社會群體的歧視性或偏見性犯罪行為。

  • 公民拘捕權(Citizen’s arrest)

指美國公民在下列情況下可逮捕犯有重罪或輕罪的其他公民:1對公民在場時發生的或試圖進行的公開犯罪的行為人;2實施逮捕的公民有合理的理由相信被逮捕者犯有重罪。但如果發生誤捕,實施逮捕的公民要承擔損害賠償的責任。

代表Ahmaud Arbery家人的律師 Lee Merritt 在藝術家 Theo Ponchaveli 紀念Arbery的壁畫前
(資料來源

承載革命意識的平等「運動」

跑步在1960年代末至70年代的美國被吹捧為最能體現平等主義(Egalitarianism)的運動形式。相較於其他的運動,跑者並不需要配戴任何特殊裝備(當然「橡膠底鞋」除外,諷刺的是,這種虛懷若谷的行銷手法在往後的日子裡為Nike 等運動品牌賺進了無數財富)。如此輕易跨越的門檻,也讓跑步顯得特別平易近人,不設有社會階級限制。當時,奧勒岡大學的  比爾·鮑爾曼(Bill Bowerman)教練,也就是Nike 的創始人之一,更將跑步刻畫為適合各個年齡層及性別的運動。 在他命名得宜的暢銷書《慢跑》(Jogging,1967年)中,他曾如此寫道:「想成為一名跑者,你只需對運動保有承諾,並具備每週外出活動數次的能力即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