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需要改變。」Gregg Popovich論美國示威

黑人George Floyd被警察制伏致死,導致美國各地近日出現大規模示威,並且轉趨激烈。對國內社會議題一直活躍的NBA職球員都紛紛發言支持,甚至現身參與示威。而馬刺和美國隊教練Gregg Popovich,日前亦就事件接受傳媒的訪問。

作者:KH

請繼續往下閱讀

liang

延伸閱讀的那篇:『陳啟睿、周永康:如何理解 Black Lives Matter?暴動是不被傾聽者的語言』應該是本篇作者暗藏的彩蛋吧,它把美國黑人的受迫歷史與當前處境交代清楚,同時也延伸到當前香港民主派該如何連結。<br /> 我看了覺得收穫良多。<br /> 喜歡本文的朋友別忘也點延伸閱讀看看

“I can’t breathe.”

2020年5月25日,在明尼亞波利斯的街頭,黑人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察Derek Chauvin拘捕,Chauvin將Floyd制伏在地,並用左膝壓在Floyd的頸部長達8分鐘。Floyd因此當場失去知覺,並在送院後證實不治。

事件引起美國國內的廣泛關注,並觸發從明尼亞波利斯到全國各地的示威,要求就事件作公正的審訊,並正視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問題。當中不少示威演變成暴力示威甚至騷亂,警察暴力亦同時升級。部分城市和州份更進入緊急狀態,並宣布宵禁;總統Donald Trump除了要求各州平息暴動,甚至聲稱動用軍隊處理外,並沒有回應任何的訴求。

而美國體壇在這次示威並沒有缺席,對國內社會議題一直活躍的NBA職球員都紛紛發言支持;塞爾特人後衛Jaylen Brown、溜馬後衛Malcolm Brogdon等球員亦有親身參與和平示威;木狼球員Josh Okogie和Karl-Anthony Towns同樣在明尼亞波利斯現身,與Floyd的朋友,前NBA球員Stephen Jackson一同參與示威行動。

而對於Trump一直持批判態度的馬刺及美國隊教練Gregg Popovich,亦有就事件接受訪問。文章以下內容,主要編譯自The Nation記者Dave Zirin與Popovich進行的電話訪問

記者的電話響起,意味著Popovich已經準備好說他想說的話。

「最令我震驚的是,我們都看見這些警察暴力和種族歧視,而且我們以往都曾經看過,但是甚麼改變都沒有出現,所以這些示威才會如此激烈。然而,沒有領袖和對問題的理解,這一切都不會改變。美國白人一直都避免承認這個問題,因為我們有能夠迴避的特權,而這同樣需要改變。」

在Popovich眼中,領導者的問題顯然相當重要。而在目前這個關鍵的時刻,他對於白宮內缺乏領導能力感到絕望:

「這實在是難以置信的。如果Trump有一個腦袋,哪怕這個腦袋是99%的犬儒,他都會站出來,說些能團結人的說話。但是他到現在都不在意把人們團結在一起。他就是這樣的瘋狂。這全都是有關於他的,關於他個人怎樣能從中得益,而從來不是關於更大的利益。他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樣子。」

Popovich想像過國家有另一種的領導者:「當下需要做的事情很明顯:我們需要一個總統走出來,只是說black lives matter這三個字。但是他既不會亦不能。他不能,是因為他覺得安撫那些少數肯定他的瘋狂的追隨者更為重要。不過這比Trump更重要。這個制度需要改變。我會盡我所能來幫忙,因為這是領袖會做的事。但是他不能做任何的事情,讓我們回到正軌,因為他不是一個領袖。」

「這就像參議員Lindsay Graham和Ted Cruz有勇氣時所說的話:他 (Trump) 不適合。但是在這場屠殺面前,他們選擇了隱身和奉承。到最後,我們有一個擔任總統的笨蛋,而真正在管治這個國家的參議員Mitch McConnell,就摧毀了未來數代人的美國。McConnell摧毀了我們的司法制度,他嘗試摧毀健保制度,他毀壞了環境。他是幕後的主要而Trump只是個傀儡,最可笑的是Trump卻懵然不知。Trump一直都希望走進這個小圈子,但是McConnell就是一人的小圈子,而Trump就扮演著一個笨蛋。」

Popovich一直都在表明,他覺得白宮內的領導者,就是個腫瘤般的存在:「他不只是讓人分裂,他是個破壞者。我對於我們用一個不敢說black lives matter的領袖感到震驚。這就是他躲在白宮地牢的原因。他製造了這個局面,然後就像小學生般逃避。坦白說,我覺得不理會他會更好,反正他不能做任何的事情來改善這局面,他就是一個瘋狂的白痴。」

記者問及Popovich有關示威,和因警暴、疫情和失業等因素造成的不滿。Popovich這樣回應:「它們 (示威) 是必要的,但是需要更有組織。這是相當讓人洩氣的。當Dr. King (馬丁路德金) 進行一場示威,你會知道何時需要出現,明日在甚麼時間回來。但如果人們只是組織一場示威,然後每個人都從不同的方向來來去去,這不會有效。如果示威是要非暴力的,他們會懂得保持非暴力,但現在一切都是混亂的。大家會歡迎更多的領導者,好讓這些大型的示威不會被其他人利用。只有事情組織得更好,我們才能限制那些壞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