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4

把雙打獎金分給單打球員?Marion Bartoli發言再惹風波

曾拿下溫布頓網球錦標賽女單冠軍的Marion Bartoli在卸下球員身分後,常評論時事或以教練之姿繼續投入網球界,而號稱智商175,被網友暱稱為「天才莉莉」的她也不吝於對外分享她的想法和意見。但她近期再度語出驚人,直接了當地傳達不滿,然而在COVID-19疫情的打擊下,網壇期盼的不外乎是大家團結度過這波危機,但Marion Bartoli的發言不僅逆風操作更激怒了許多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網路談話節目Match Points第三集找來了Marion Bartoli當來賓,被問到現在的情勢之下,網壇該怎麼做能對低排名球員更有助益,她毫不猶豫把矛頭指向了雙打賽。Bartoli不僅質疑每週都要舉辨雙打賽的必要性,還以職業道德為由攻擊那些只是想追尋事業的球員。

Bartoli去年10月開始在林茲(Linz)當教練,指導2017法國網球公開賽的冠軍Jelena Ostapenko。面對提問,Bartoli回應:「為什麼不分一些錢給會外晉級的球員,給只打挑戰賽的球員?我真的不理解,因為雙打就是比單打輕鬆啊」

「雙打球員不常花時間練習,而且每天行程都不一樣。每個禮拜來來回回比賽就獎金到手,但那些挑戰賽的球員卻打得很煎熬。要不要廢掉雙打賽我是不知道,但撥一些經費給資格賽和其他人,應該可以解決問題。」

加拿大雙打高手Gabriela Dabrowski曾九度拿下WTA雙打冠軍,在2019年溫布頓錦標賽也和搭檔徐一幡打進決賽。聽到Bartoli的發言,她也迅速回擊,表示每個人對輕鬆或困難的程度有不同定義。得過兩次混雙冠軍的Dabrowski認為,有很多面向都會影響外界評估球員努力或辛苦的程度,像是球員能不能站上球場打出好表現,還有球員個人賽前的標準和習慣不一,像Bartoli就異於其他人會花很久時間練習。

Dabrowski在一封電子郵件裡表示:「不是每個人、每個單打球員都跟Marion一樣花那麼多時間……她比賽前會先練習或運動幾個小時,但其他人在比賽當天通常只會暖身30分鐘,頂多一小時」,她後來也把內容放上了社群媒體。

「我相信一堆雙打球員都會想多花時間先練習和準備,但這表示你早上7點就要到,重點是很少場地這麼早開放,往往只會撲空,不然你就要等到晚上8點後了。練習場幾乎輪不到我們使用,所以我們平常根本沒什麼時間可以練習。」

和Bartoli同樣來自法國的Fabrice Martin曾登上單打排名第228名的生涯巔峰,後來選擇轉往雙打發展。他則同意Bartoli的觀點,認為單打球員的確需要多一些支持和資助,但他不太贊同這筆錢該從雙打的經費挪出來。

曾在2019年拿下法網公開賽雙打組亞軍的Martin在電話中回應:「我覺得她提出的想法不是很有建設性,不過每個人有自己的看法。只是網球一直以來都有雙打賽,有它的歷史在。」

「多支持資格賽和挑戰賽的球員,這部分她說得對,但要幫助這些排名比較後面的球員,還有很多種方式可以選擇,拿雙打賽來開刀有點太超過了。」

雙打球員看似收入優渥,但比賽的獎金也不全然是球員的搖錢樹。3月初賽事面臨中止時,根據職業網球聯合會(ATP)2020年的賽季排名,前100高獎金得主只有6人可歸為雙打球員,這6人中以澳網公開賽冠軍Joe Salisbury為首,在100人裡位居第39位。2017年,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統計的年度獎金前100名中,共有7人主要是雙打球員,而Dabrowski就是其中之一,名列第63位(7人中最高的是Martina Hingis,位居第20位)。

近期進入WTA球員理事會的Dabrowski忍不住質疑:「有些雙打球員平均收入低於一個單打球員賺的2成,Marion的意思是還要從他們身上拿錢?你應該知道這不到2成的錢還要再平分對吧?」

「雙打比賽除了靠戰術,還要找出兩人最合適的打法,不是更用力打回去就可以贏球。我們要靠高吊球、掌握角度、技巧和網前球、還有力道才贏得了。以雙打為主的球員能在網壇待更久,是因為他們身體的耗損程度比單打球員低,Marion對這件事可能很有意見,但對很多人來說,這個因素讓他們得以繼續追尋夢想,可以有更多時間繼續享受熱愛的運動。叫這些球員消失非常過分。」

除了那些背後擁有多金贊助的球員,大多網球球員的財政年度來源,都要靠打進四大賽和後續的表現才有錢拿。2020年澳網公開賽的獎金破以往紀錄高達7100萬澳元(約15億新台幣),相較去年增加了13.6%,而爭奪四強賽的8名球員和男女子單打正選球員的獎金則佔了全部的23.2%(1653萬澳元,約3300萬新台幣)。澳網男子或女子的雙打參賽者需要打進四強,拿到的獎金(20萬澳元平分)才會高於單打球員首輪輸球拿到的金額(9萬澳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