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作者:Melody Huang

《舊將何在?》太陽-縱橫天際的九指灌籃王Gerald Green

曾經,他是休士頓之子,德州最強天才高中生,渾身天賦足以令他縱橫天際,可是卻屢屢找不到降落地點,淪為機上的游牧民族,穿過的球衣還很無奈湊成彩虹戰士;但出國深造回來後,他成為了一個勵志的故事,是季後賽球隊應該考慮入手的一塊拼圖...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當時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能跳多高。」他一派輕鬆的回答。

但旁人甚少知道,這句話竟是Gerald Green的籃球生涯寫照。

 

曾經,他是休士頓之子,德州最強天才高中生,渾身天賦足以令他縱橫天際,可是卻屢屢找不到降落地點,淪為機上的游牧民族,穿過的球衣還很無奈湊成彩虹戰士

 

學生時期

 

Gerald Green,來自德州休士頓。老Gerald Green和布蘭達共生了男孩女孩各2,他和弟弟Garlon都是籃球員。

 

Gerald Green從小就是一個好動的孩子。11歲時正值男孩血氣方剛愛玩鬧,而他最擅長的叫做衝刺助跑起飛摸天花板的「跳高比賽」,在這項玩樂中還真沒人能贏過他的彈跳能力。

 

但是飛得越高摔得越重,這一次次的勝利讓他開始飄了,最後在一回同學作客他家玩耍,竟然戴著媽媽的婚戒「輕裝上陣」,挑戰客廳門的上沿。連天花板都能摸到,Gerald Green來跳自然反掌折枝,但得意忘形的下場,就是戒指被釘子卡到,右手無名指被劇烈拉扯,刻骨銘心的痛覺竄流全身,露出了白色的指骨。雖然Gerald Green夠堅強當下沒有哭,只是最後因傷勢過度嚴重加上傷口感染,使得醫生不得不切除他的部分手指,致使他的慣用手僅存4根半的手指。在這殘缺成為讓人難忘的註冊商標之前,這已經夠讓一個小朋友心理嚴重受創了。

 

籃球,是將Gerald Green拉出黑暗的救星。儘管自卑感作祟,白天不敢出來打,晚上總行了吧?當夜幕降下,他便成為統御球場的夜王(之一)靠著無往不利的三分遠投近切爆扣,他逐漸找回了自信心,然後心理帶動生理讓他變得更難防守。只是這樣的天賦絕不以成為地區街球王為滿足。Gerald Green刻苦精進技術,把屈辱化為異常強大的動力,如影隨形的跟隨著他直到天涯海角。

 

上述只是Gerald Green的「打好玩的籃球」,他真正接觸到正統訓練要等到他上高中。11年級才開始接觸高中籃球,他參加的是J.Frank Dobie高中低年齡段組籃球隊,但由於學業因素,他很快就退出了。

 

之後他轉學去可以兼顧學業和籃球的休士頓灣岸學院,在這裡12年級的Gerald Green以場均33分12籃板7助攻3火鍋的恐怖數據,帶領學校交出近乎完美的39勝2敗,完全屠殺了整個聯盟。同時Gerald Green入選一年一度的麥當勞高中全明星賽,不但豪奪單場最高24分,還在賽事的灌籃大賽中擊敗了杜克大學籃球隊球星Josh McRoberts封王。

初露鋒芒的麥當勞明日之星
向灌籃界的絕對王者VC致敬

但我們看到了,歷史從來不會重複,但是會押韻。奧克拉荷馬州大邀請這頭怪物去就讀,但是他拒絕了,他要直接進入NBA。「那時候我認為自己鐵定是選秀的樂透熱門,你怎能錯過這樣的機會?那是樂透順位耶!」回憶起自己選擇跳過大學階段而直接投身NBA選秀的決定,他有點苦澀地說。

 

跳級選秀到出國深造

 

可是Gerald Green的職籃故事開頭並不如他所想像那麼美好。

 

2005年NBA選秀會,賽爾提克於首輪第18順位喊他的名字。儘管綠衫軍當時對於這個選擇感到欣喜若狂,甚至坦言從沒想過能在那個順位還能挑到6尺8吋、雕像般肌肉線條、被譽為有樂透選秀順位實力的Gerald Green,可當事人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感到很難受的大男孩,他只希望自己能迅速證明所有人的眼光都是錯的,無奈這還只是另一段挑戰的前菜……

 

如果NCAA到NBA都還有一段差距,那麼跳過大學直上NBA呢?這點Gerald Green當然也知道。學生時代可以用天賦掩飾技藝不精打爆一切(如果他也有接受奧克拉荷馬州大邀請的話)但到了職籃可就行不通了,每晚面對到的任何對手都不是軟腳蝦。「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並不是屬於這個層級的球員,我以為自己能夠掌握比賽,但NBA的球員都很優秀,他們太聰明而且速度太快了。」他說。

 

2005/06年賽季,綠衫軍無緣季後賽,菜鳥如他得不到名帥Doc Rivers信賴,加上位置與Paul Pierce重疊,讓他只能取得32場出賽(包含3先發)場均11.7分鐘的上場時間和5.2分1.3籃板的平淡成績,其餘時間只見他久坐板凳苦悶到不行。

 

愛徒的掙扎看在高中教練Ken Williams眼裡,是既不捨又難過的:「Gerald Green是那種教練信任他,他就會回報你一切的球員。塞爾提克擁有充滿天賦的他,但卻沒辦法相信他、讓他發揮,因為那是Paul Pierce的球隊。我甚至聽到他已經有點討厭自己這份工作的傳聞了。」

 

2006/07年賽季,Gerald Green不僅出賽機會大增場均得分翻倍,還受邀參與全明星周抱回灌籃大賽冠軍。只是Doc Rivers對年輕人迅速爆紅感覺不是很好,他認為年輕人養成正確觀念比追求這種虛名還要務實重要多了,雖然沒辦法拒絕他去試試看…

2007/08年賽季,想要Win Now的塞爾提克為了組大團湊3巨頭,決定把打出行情的Gerald Green放進換Kevin Garnett的包裹裡。好不容易適應、甚至慢慢要證明自己可以參與重返榮耀的工程,結果就這樣被放棄,為此他意志消沉了好一陣子。灰狼總教練Randy Wittman認為他只是空有體能中看不中用的扣將,壓縮他的出賽時間(而且隊上還有好幾個人要分配)加上Gerald Green也完全不想待在這支爛隊,主動向球隊提出交易要求,隨後被送至家鄉球隊火箭,但也只得到1場比賽的機會,旋即又被釋出。

2008/09年賽季,同屬德州的達拉斯小牛給他一紙底薪合約,但也是季後就放掉了他。突然間,本該在聯盟大放異彩的Gerald Green前途無亮,一時之間也成為喧騰一時的負面教材,人們從他的快速隕落開始討論上大學的重要性:再有天賦的籃球神童,也都應該學習戰術、理解團隊。「禪師」Phil Jackson就曾明確點出他的問題:「你們看看像Gerald Green這樣的人才,他能飆分也能扣籃,但他不懂怎麼適應團隊角色,不知道該怎麼成為團隊的一部分。」

可是人們不知道,Gerald Green很想適應,也很想學習,但他沒有機會找到屬於他的歸宿。曾經,心灰意冷的他甚至有想過籃球生涯是否該到此為止,乖乖回去唸大學或轉行當個老實的工匠都不錯,不過飛人最後選擇轉國際航廈,遠赴俄羅斯與中國打球,試著再次尋回自我與機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