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足球文明的開端,2010年夏維耶訪台旋風

十年前的現在,台灣人第一次見到夏維耶(陳昌源, XAVIER CHEN)本人,短短不到一週,他席捲傳媒、 締造台灣足球不曾有過的關注與高度,代表中華隊期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至今他還是最有影響力的足球人物,夏維耶當年造訪台灣幾天發生的事,影響隔年(2011)答應為台灣賣命的決定,那幾天發生了什麼?

作者:吉諾拉

請繼續往下閱讀

「帶我去看一場職業棒球」夏維耶這樣問我。

身為比利時頂級聯賽球員,暑假少又珍貴,比利時聯賽五月中結束,七月底八月初週末開幕,暑訓一個月,球員真正休季只有三週,2010年二月離開歐洲前,我邀請他來台灣玩前就知道,我的時間不夠多,台灣足球的時間亦然。

多數洋人對台灣的印象就「美食多、人善良」,旅遊計畫我早就排好,當他回應想看職棒時,依舊讓人吃驚。前一年職棒總冠軍賽悲壯吸睛,再來之後發生什麼事,我們點到為止。

 

長遠計畫早就安排好,因為隔年2011才有重要球賽,出資要「請君入甕」的我答應他,絕不讓人在旅遊期間動不動就問他跟中華隊的「促成」,一來八字沒半撇、二來政府法規上還有得商量,我打算讓他連續2年都來台灣玩,然後做出「我想要的決定」。

我要的是一個能改變台灣足球什麼的球星,而不是一個球場上較厲害的球員。

2009年隨中華隊遠征斯里蘭卡時,我已經明白後幾年中華隊的世代有什麼資質,可是當我發現夏維耶的台灣血統、親自跟他交談聊天時,日後他能受到歡迎、愛戴,已經在我腦海裡打轉。

我知道夏維耶一定能成為受歡迎的人,外貌、能力、高學歷、談吐,他不是台灣這些運動員能比的級別,只是我沒想到的是 -- 我真的沒想到...

 

2010年六月七日

是見報的那一天,所謂見報、刊登獨家消息,如同八卦週刊載上的一樣,當事人早就被告知。國內所謂足球媒體在當年還只有報社,三月時我曾在自己的文章提及夏維耶,也預告六月會登台,一篇好的報社獨家能夠帶來更好的效果,幸運的是幾個前輩努力牽成,但是選在聯合報刊出,完全是美麗的首選。

刊出兩天前我已經知悉要見報,夏維耶六月八日要抵達台灣,進行幾天的旅遊,公開行程不多,我邀請他來玩、不是來巡迴,之後一週預期非常忙碌,這一天我約了死黨們要去宜蘭衝浪,他們衝浪、我玩沙子。早上八點剛過、信義計畫區吃早餐時,陌生的電話call來,電視台記者說讀了報要追這件報導,我說人明天來明天再說我要去玩水,提議被打槍,馬上要我帶個資料畫面去受訪,早餐吃完、回家拿比賽光碟,甚至還戴海灘帽就前往內湖電視台區受訪,朋友放生我自己去衝浪,走過去發現居然是10家電視台在等我。

聯合報放在A套、不是體育版面,夠大的篇幅,讓隔天才來的夏維耶訪台旅程變得很不同,回顧那次旅程讓我最得意的是,很多地方我還是順利帶他去走訪,那一週拒絕的邀約遠超乎想像,沒有一個藝人有辦法推辭如此大量的邀約還能混得下去...

 

六月八日

孩童上學的時間,他人已經降落抵達,下榻飯店時間還沒到,中午才要進足球協會,帶他去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開房間」!大直摩鐵開了好幾家,幾小時空檔帶一個洋人去見識見識應該不錯(?)

午前抵達協會,早上在協會辦公室圍堵的媒體已經紛紛被請出去,消息不是我走漏的,也沒看到其他家...在協會稍微閒聊一下,單純拍照打卡聊個天,避免提及「打不打」「效力中華隊」這類妨害善良風俗的問題,整個旅程雖然免不了遇到這些問題,我的基調很簡單 -- 絕對不碰這些問題

 

前往市立田徑場外場,距離約好時間還有一小時,發現媒體來了不少家,心想不妙這也太誇張,先吃個漢堡壓驚。

 

扣除報社光電視台一共十餘家,著實嚇死人,體育圈很少有這種排場,尤其是一個剛下機到台灣,跟台灣似乎沒那麼多關連的台灣人,為了充實畫面,找了報隊踢球的隊友,兩個醉心草根足球發展的老師,吳象新、鄭宗賢(久保)跟夏維耶互相踢球做簡單的畫面。訪談陣仗很大很難脫身,盡量滿足需求後,到樹旁接受報社訪問跟拍幾張照,依舊難以脫身,不少記者紛紛過問後面幾天行程,甚至約了要進電視台做專訪什麼的,為了顧及旅遊的品質,我並不委婉的回絕。

 

訪問中間到後來離開,電話完全接不停狀態,說接到手軟是不會,未來幾天都同樣的熱度,每天平均70通,那時我很頑固還用傳統型手機,沒有偷雞摸狗群組回訊息的機會。夏維耶回顧說第一次訪台時,我隨時在講電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