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8

「如果我成為洋基之星,父親就會來認我。」-伊良部秀輝,最卑微的心願與最悲劇的人生

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Hideki就像過去一個世紀來到紐約的上百萬人民,他們懷抱美國夢,想在美國最偉大的城市立足。」但對28歲的伊良部秀輝來說,他只想實現一個從小到大、最卑微的願望.......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Kevin Ko

感謝 令人傷感的文章

張尤金

深有同感。好多年前就看過相關報導,知道他的個性問題與尋父之旅,但真的下手蒐集資料、撰寫文章後,傷感竟是超級強烈.......

棒球世界裡,一個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zitan

感動,好文章,謝謝分享,人生有起有落,最難的是如何走過那些低潮的時候,能有一個溫暖的家是最美好的事情,謝謝分享

張尤金

您說得對。伊良部自殺之前才離婚沒多久,前妻帶著兩個女兒離開,應該是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家,不只是一個房子或住所,更是心靈的避風港,從小跟母親住在繼父家,被同儕罷凌嘲笑,即便見到生父也不免失望,伊良部從來沒有找到真正的避風港與心靈歸屬,最終孤單地離開。

也謝謝您的喜歡,這是作者最大的鼓勵!

fb - 李維尼

這樣究竟算不算有圓夢呢?似乎稱不上洋基之星,但也已和父親相認,就結果而言,似乎稱的上是圓滿了
只可惜人生並不是童話故事,並非總能停在最美好的一刻,就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張尤金

其實一路走來,他什麼都有了,卻又什麼都沒有:站上世界之巔、成名、財富、妻女、尋父......他一一圓夢,但結局都不圓滿。

他在洋基成名卻無法維持,離世前不久才剛離婚,至於父親?從那張合照的距離與表情、看到父親當下的失望,直到後來的疏於聯絡,他並沒有因此而找到自己想要的親情與幸福。

從心理學的角度,或許不愉快的童年對他個性影響極大,進而造就他悲情的命運。

謝謝留言分享,人生真的不是童話故事,看似「圓滿」的伊良部,最後只剩下空蕩蕩的房子和酒陪著他。

 

但伊良部於季中再度因不明原因崩盤,球季結算11勝7敗、防禦率4.84。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賽是8月9日客場迎戰運動家,洋基在第2局就取得8分領先,接著他被打出8支安打失掉6分,5局下半壘上有2名運動家跑者時被換下場,錯失勝投機會,退場時他對著總教練Joe Torre破口大罵,據說他的罵聲連觀眾都聽得清清楚楚。

 

就這樣,伊良部在洋基兩個完整球季(1998-1999),洋基每年都拿下分區冠軍及世界大賽冠軍,但球團高層對他的信任卻消磨殆盡。1998年,洋基以單季114勝寫下當時美聯的新紀錄,但伊良部卻沒被登錄在季後賽球員名單,1999年季後賽則被移出先發輪值。媒體形容他的投球表現:

「就像溜溜球一樣搖擺不定。」

「當他狀況好的時候,他可以投得非常、非常好;但當他狀況差時,他的投球表現簡直恐怖至極。」

 

捕手Jorge Posada滿是無奈:

「當他狀況絕佳時,他是全聯盟最難打的投手,他也為我們投了幾場很棒的比賽。只是不幸的是,多數時候他投得很糟糕。」

 

投手教練Mel Stottlemyre也有同感:

「當他狀況好的時候,他是我有生以來見過最好的投手之一,但當他狀況不好時,他是我所見過最差的投手之一。」

 

換個角度想,伊良部在洋基兩個完整球季(1998-1999)拿下24勝,通算防禦率4.44,ERA+ 103,好歹是高於聯盟平均水準的。只是對洋基球團來說,老闆Steinbrenner付他超過1,200萬美元的目標絕不只是略高於平均水準而已,球迷對他的期待也不僅止於此。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1999年美聯冠軍系列賽對紅襪的第3戰,洋基先發投手「火箭人」Roger Clemens被打爆,在無人可換的情況下,教練團讓伊良部上場中繼,結果他提油救火,前6局打完洋基落後擴大到9分。

 

回到休息室的他氣到脫下釘鞋猛砸置物櫃,抽出皮帶猛甩到休息室的角落。發洩到一半,突然間伊良部想起一件事。他衣衫不整地轉頭問翻譯George Rose:

「George,教練有把我換下場嗎?」

 

當然還沒有。

 

他趕緊狂奔回去,在通往場邊休息區的通道上一邊跑一邊穿褲子。等他回到場上時,隊友都已經在熱身,只剩下投手丘空無一人!

 

接下來這個半局他再丟掉4分,總計4.2局被打13支安打狂丟8分,而這場比賽也是"Irabu"這個名字最後一次出現在洋基的攻守名單上。

 

你一定想問,伊良部表現大起大落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有專家解讀是抗壓性的問題,認為他的情緒管理無法適應更高水準的大聯盟競爭環境,尤其在洋基,不僅媒體與公眾的壓力大,老闆George Steinbrenner更以苛求完美而聞名。

 

另一種解讀則與美日職棒水準有關,有專家認為伊良部在大聯盟投時速158公里的速球被打全壘打,但這在日本可是幾乎沒發生過的事。為了避免速球再被夯出去,他會改投邊邊角角的變化球,如此造成四壞保送大增,壘上跑者愈多,投球壓力愈大,形成惡性循環。

 

但我認為下面這種可能性是絕對不容忽視的,那就是他的心理狀態。伊良部的專屬翻譯George Rose在與他熟識後,發現他的個性遠比外界傳聞的還要灰暗:

「我從沒看過他有自在開懷的時候,因為他似乎總是在尋找、在苦惱自己該成為什麼樣的人。」

 

這種自我懷疑的個性展現在許多不同面向,包括練球習慣與投球機制。他會改變自己的訓練方式,而且是不斷採用新招式但隨即揚棄、改換新招,包括有一段時間在頭皮貼上磁鐵,目的在使血液循環更加規律。當然,最能影響伊良部場上表現的,不外乎是他不斷尋求改變投球機制。經紀人團野村(Don Nomura)就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