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員與他們的產地:是金子還是「愚人金」?

即使或多或少流著新舊祖國的一絲絲血脈,但他們都清一色接受過足壇一線國家長期而扎實的足球青訓體系訓練。而在許多擁有二、三線國家DNA,但卻穩穩踏入一線國家代表隊選拔池的球員身上,這個因素更是不停浮現。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武漢肺炎疫情行將趨緩,足壇的國際友誼賽及正式比賽也將陸續恢復,球迷們也將再次看到各國國家隊中的球員在綠茵上飛奔,其中也包含了許多為自己新舊祖國奮戰的雙重國籍、僑民或歸化球員。這類型球員佔據近幾屆世界盃參賽國球員約13%,有晉級實力的如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到亞洲冠軍卡達,比例超過一半,完全呈現潮流所在,就連台灣本身都從原本對引入僑民、歸化球員興趣缺缺,本土球員們深怕「飯碗被人捧走」,到陳昌源與殷亞吉等球員成功入籍並踢出好表現後,主管機關才突然「驚醒」,開始一窩蜂地也去國外尋找舶來品想原封複製、一躍龍門。

即使是這類型的球員,其球技往往也有明顯的高下之分。以國內聯賽球員作為主體的大部分足壇二、三線國家,個個都使出了渾身解數,去尋找與自家有淵源,又因為各種原因而無法或無意為一線國家效力的好手們,來補強自身實力。以下球員便是在這一波波「淘金」熱潮中,脫穎而出並證明自己實力的「真貨」:

 

庫爾斯(Dion Cools)

出身比利時名門安德萊赫特及魯汶的年輕右後衛庫爾斯,在同是比利時聯賽強權的布魯日嶄露頭角,旋即於2020年冬季轉會期間轉投丹麥超級聯賽的豪門中日德蘭。在馬來西亞古晉出生的庫爾斯,不僅有出生地,還有母親大馬血統的「雙保障」,讓他在近年間成為入選大馬國家隊的強力候選人選,有望成為下一代「馬來西亞的陳昌源」。

Dion Cools (source: Yahoo)

 

阿爾廷托普兄弟(Hamil Altıntop與Halil Altıntop)

雙胞胎出生的兩位,先後進入德國青訓體系,並皆於成年後在德甲賽場上找到一席之地,更接連在2004-05賽季加入土耳其國家隊,成為該世代土耳其裔球員的中堅人物之二,也讓日後更多土耳其裔德國球員循著此路,得到能為土耳其效力的機會,在國際賽場上發光發熱。

Altintop兄弟(source: Schalke 04)

 

馬里亞諾(Mariano Díaz)

來自只打棒球、不踢足球的多明尼加共和國,馬里亞諾可說是「成分相同、產地有差,藥效天南地北」的代表作之一。出身於加泰隆尼亞各支地方球隊及皇家馬德里青訓系統的馬里亞諾,在馬德里B隊與C隊練功完成後,已於近年間成功落點一線隊,同時也早在2013年就完成了多明尼加國家隊首秀;若他願意在穩固一線隊地位的同時繼續效力多明尼加,那在新世代中成為「加勒比海第一外掛」可說是當仁不讓。

Mariano Díaz (source: AS)

 

陳昌源(夏維耶,Xavier Tsan-Yuan Chen)

同時證明足協與球員本身「只要做對的事,就會有好結果」與「只要有料,終能發光」的一體雙面案例,擁有中華民國台灣血脈的陳昌源,不僅在歐洲主流聯賽中證明主力實力,在大陸彼端的中超賽場上也是不動明星球員,更在效力台灣隊期間,由下而上完成了徵召制度上的「寧靜革命」,重塑國內足球視野及觀念。

陳昌源與爺爺 (source: 上報)

    

看出以上這些球員的共通點了嗎?沒錯,即使或多或少流著新舊祖國的一絲絲血脈,但他們都清一色接受過足壇一線國家(比利時、德國、西班牙等)長期而扎實的足球青訓體系訓練。而不僅僅是這些為新舊祖國效力的球員們,在許多擁有二、三線國家DNA,但卻穩穩踏入一線國家代表隊選拔池的球員身上,這個因素更是不停浮現,如前荷蘭「絞肉機」奈吉爾德容(Nigel de Jong,阿賈克斯青訓出身,蘇利南及印尼血統)、前比利時明星中場納英戈蘭(Radja Nainggolan,義乙Piacenza青訓出身,印尼血統)、奧地利邊路飛翼阿拉巴(David Alaba,拜仁慕尼黑青訓出身,奈及利亞及菲律賓血統),法國新一代門神阿瑞歐拉(Alphonse Areola,法國克萊楓丹青訓學院畢業,菲律賓血統)與義大利「新布馮」奧代洛(Emil Audero,尤文圖斯青訓出身,印尼血統)等。

Emil Audero (Sky Sports)
Emil Audero (source: Sky Sport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