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突然接下的領導任務 Stephen Jackson如何應對

在明尼亞波利斯的抗議現場,Stephen Jackson肩膀上扛著Gianna Floyd。短暫的鏡頭裡,喪父不到一週的女孩沒有顯露出悲傷、憤怒或是憤慨,反而帶著些微的笑意與驕傲說出大家告訴他的事實,他的爸爸意外付出的生命,對世界造成了一些改變。

作者:JC 江納森

請繼續往下閱讀

「Daddy Change the World」。

在明尼亞波利斯的抗議現場,Stephen Jackson肩膀上扛著Gianna Floyd。短暫的鏡頭裡,喪父不到一週的女孩沒有顯露出悲傷、憤怒或是憤慨,反而帶著些微的笑意與驕傲說出大家告訴他的事實,他的爸爸意外付出的生命,對世界造成了一些改變,就如同爸爸小時候那天真的夢想。

5月25日,46 歲的 George Floyd 因為警方不當的壓制而致死。在路人拍攝的影片中,代表著公權力的警察Derek Chauvin用膝蓋壓制著 Floyd 的頸部長達 8 分鐘,期間 Floyd 數次表達「我不能呼吸了」,也放棄展現任何反抗或掙扎。警方沒有接受圍觀民眾的「建議」同時也忽視被壓制者的求救,直到對象失去知覺緊急送上救護車,最終失去生命。

Floyd 是家中第一個高中畢業、升讀大學的孩子,是運動好手,也是曾持槍行搶入獄服刑,有案在身的前受刑人。只是在這一段互動的過程中,相對於涉嫌使用偽鈔,可能有拒捕行為的人,另一方明顯使用超過了需要範圍長時間壓制頸部的執法者看似帶有更強烈的惡意。

影片上傳後,美國社會累積的憤怒與抑鬱一瞬間爆發,引發了全美 30 多個州,各種形式的抗議行動。

「看到對方,我們的第一句話是『你的爸爸是誰?』Stephen Jackson 跟 George Floyd 沒有血緣關係,他們只是長得很像,連本人都認可的那種像。

從認識的那一刻開始,兩人慢慢從假親屬變成真朋友,但 Jackson 想像不到的是他會因為他稱為雙胞胎兄弟(twin)朋友的不幸,而在 Twin-City 成為社運領袖。

13年職業生涯裡,Jackson 拿過冠軍也曾是季後賽球隊的得分王,然而個性不佳、桀傲不馴的標籤卻在他身上一直沒有撕去,甚至被認為是他從未獲得聯盟獎項或明星賽席次肯定的原因。但就是這種反抗權威的個性,讓他成為最適合替好友Floyd爭取正義的人。現在聚集在明尼蘇達的人都在等待 Jackson 的下一次演說或領導他們進行下一個行動。

「我現在唯一目標是取得該有的正義,跟這些人們一起,嘗試扮演領導者的角色。」Jackson也表示在事件發生後陸續有很多支持者聚集到明尼阿波利斯聲援 Floyd 與其家人。

「我們的訴求很簡單,希望能讓政府與大眾注意到警察制度需要改變的地方。」

組織群眾運動並不容易。真正的權力仍然在政府手上,在某種程度群眾能做的只有盡可能表達訴求,而群眾之間甚至會不清楚自己的確實訴求到底是什麼。Jackson 第一步的是確保前來聲援的民眾能保持和平,並且不能被有心人士操弄成暴徒形象。

「我們必須更聰明,不能陷入混亂。」Jackson 以目前住所亞特蘭大為例告誡團體:「現在,亞特蘭大市中心並沒有任何新的建設案。在午夜,我們忽然看到一大疊磚塊,一塊一塊磚塊就這樣堆疊在市中心。這是要提供人們去丟的?為什麼磚塊會出現在那裡?」

人們會聚集起來的原因很複雜,有憤怒、有悲傷、有希望改變。如果希望改變,不論是使用和平的方式,這群人的方式都不能淪為情緒壓力的發洩,這只會白白提供權力持有者不于理會的解決方案。

除了走上街頭傳達意見,Jackson也希望提醒民眾別忘了自己手中擁有的,能夠影響政策的僅有權力:投票。「我們必須出來投票。不只是選總統。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不論是地方議會、警長...等。只要是我們能夠選擇的,我們都必須在各種類型的公務選舉中投票,因為這些人最終都會影響我們的生活。」

「現在世界各地展開各式各樣的抗議遊行,用同等的能量與決心去投票吧。」

種族一向是美國最嚴重的對立問題。不少說法認為人們不該用特定的獨立事件證明一件事,Chauvin 與其他三位在現場的警察同仁並不能代表所有的警察或是所有的白人。這是事實,然而若只是獨立事件,不可能引發這麼多人的同理與投射。

Jackson 強調警察體系的改善,但種族仍然成為最顯著的話題,甚至逼得許多公眾人物、公司因為或多或少的「必須」而發表支持非裔族群的談話或貼文。而 NFL 總裁 Roger Goodell 支持種族平權的公開談話就被 Jackson 認為只是公關需求。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