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突然接下的領導任務 Stephen Jackson如何應對

在明尼亞波利斯的抗議現場,Stephen Jackson肩膀上扛著Gianna Floyd。短暫的鏡頭裡,喪父不到一週的女孩沒有顯露出悲傷、憤怒或是憤慨,反而帶著些微的笑意與驕傲說出大家告訴他的事實,他的爸爸意外付出的生命,對世界造成了一些改變。

作者:JC 江納森

請繼續往下閱讀

「超假的。真的超假。」為什麼 Jackson 會這麼說?因為在 2016 年以唱國歌時單膝下跪的方式表達對於美國種族議題不滿訴求的 NFL 球員 Colin Kaepernick 不但被冠上不愛國的帽子,甚至在成為自由球員後就沒有一支球隊簽下他。「有什麼好講的?我們都知道那不是真心的。這只會讓他看起來很難看。他們根本不需要這樣做,如果真的要採取行動,從向 Kaepernick 道歉開始吧。也許這樣我們才會接受。」

改變是緩慢的,特別是這種需要讓人性本能轉換的改變。不到一百年前,人還在為了自己團體的利益亂轟炸彈,直到現在,戰爭與貧窮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問題。平權?平權還只是人類社會最新孕育出來的思想嬰兒。追求平權、追求思想改變、追求體系改變是很長的一段路,Jackson 也知道。

「我們會繼續挑戰。這是一場馬拉松,我們會持續挑戰不會停止。」

George Floyd 的生命造成了進一步的改變。

總是被認為是「歧視同路人」的美國總統 Donald Trump 前幾天發表了公開聲明,表示不論任何族裔、膚色、性別或信念,任何美國人都該在法律之下擁有平等。同時他也表示過度執法的行為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最後他說:「希望,當 George (Floyd)往下看的時候,會覺得對我們的國家來說,好事正在發生。對他來說是這是一個好日子,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好日子。對於平權而言的好日子(great day)。」

「Daddy Change the World」,也許 George Floyd 的生命能造成改變,也許 Gianna Floyd 可以獲得正向的能量,但卻也沒有父親可以陪她了。

我不認為這是什麼 Great Day。這是 Sad Day。

唯一的方法只有在結束前繼續走。

世代觀念一直在變,平權也慢慢成為主流思想,在我們自栩進步的同時,也許下一代也能有超越我們理解的進步。教育與榜樣很重要,然後,投票。

 

Reference

從「我會改變世界」到「我無法呼吸」──喬治.佛洛伊德之死

Stephen Jackson 'embracing' new role as vocal leader after friend George Floyd's death

Stephen Jackson Sends Message to Donald Trump About George Floyd: 'Do Not Speak On My Brother's Name'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