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的挑戰 45歲的Allen Iverson與他難以取代的精神

這個禮拜,Allen Iverson過了45歲生日,從各大社群媒體的貼文看來,他對當代籃球依然很有吸引力與討論熱度,近期美國種族意識抬頭,黑人再次替自己發聲,而這個風氣,絕對和20年前AI勇於以次文化挑戰世界相關。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論是否因為NBA長時間停賽以至於空出許多媒體版面,過去這個禮拜,在媒體上可以看見,昔日費城知名戰將Allen Iverson兩度出現,其中一次比較單純,6月7日是AI的生日,那個看起來始終我行我素、「不夠成熟」等評價好像還在耳邊的獨行俠,今年已經45歲。另外一次,是伴隨著他的生日而來,當年他和運動品牌Reebok的信託合約中,存在一條AI滿55歲時,能從Reebok直接領取3200萬美金的信託基金。

 

Reebok的執行長Matt O'Toole表示,AI在世界各地依然具有廣大的支持度,如此鮮明的個人色彩,讓Reebok即使已經被ADIDAS收購,依然在AI身上能得到固定的經濟效益,例如近年從未減少過的AI個人鞋款復刻商機,這也讓Reebok自從2005年被ADIDAS收購後,依然甘願支付每年80萬美金的酬勞給AI。

90年代到21世紀初期,扣除日前剛播映完的紀錄片主角Michael Jordan,NBA其實是一段位置色彩分明的時代,禁區決勝的情況下,後場三個位置的功能也十分明顯而固定,最矮的擔任控衛,指揮若定,兩個側翼中一人具備較多功能的攻擊手段,另一人以投射為主。但也正是在這段時間內,出現兩個身材和球風搭配完全突破當時界線、形象一黑一白,卻在二十年後絕對是退役後人氣與個人品牌附著度數一數二的球星。

 

當時形象較好的,是以側翼身材擔綱後場組織任務、被貼上全能評價而風格討喜的Anfernee "Penny" Hardaway,當時形象較差的,則是以控衛身材負責側翼攻堅任務、被貼上獨善其身標籤而挑戰認知的Allen "The Answer" Iverson。Penny由於形象一直都很好,各界的惋惜都基於他年少就傷病纏身,以至於雖然生涯最後一場NBA出賽紀錄留在2007年、他年滿36歲的時候,但因為大傷,30歲以後的他已經完全沒有球星地位與風采。相較之下,AI一直飽受質疑、尤其在2006年被費城交易、代表唯一願意替他打造隊形的球隊都放棄之後。他先從「巨星」光環下修為「球星」,然後很快變成聯盟邊緣人,最後只有不願屈居灰熊替補、又帶著一身舊傷重返費城的消息,留下最後一點情感回憶後,NBA生涯的謝幕作時間點也沒有跨越35歲大關。

 

但是,離開球場時的形象,卻在AI退役後完全翻轉,他當時看似離經叛道、挑戰權威的個人風格,著實成為黑人族群以自身形象挑戰象牙塔的重大標籤,對照近期因為一齣警方執法過當意外而被凸顯的美國種族議題,造成全美運動圈群起響應的社會運動,更可以想像為何AI當初能以宛如民族英雄一樣躍升,又能在飽受質疑結束職業生涯後,如今又成為黑人族群高舉的形象。

黑人在美國的挑戰一直都存在,即使是在運動場上發光發熱之後。Bill Russell的出現,算是NBA第一次以有色人種衝擊整個籃壇,即使當時美國籃球圈早已有意識明白,非裔球員的體能優勢讓他們有可能在籃球場上凌駕白人之上,但Russell是第一個能讓黑人球員和勝利畫上等號的至尊王者,他的挑戰精神,讓他得以在承擔羞辱與歧視時,依然能夠以捍衛種族議題的巨大形象矗立在色彩鮮明的波士頓,然後Russell幾乎成了所有黑人籃球員的第一個精神偶像,直到近年美國反種族歧視的風向抬頭後,曾在2011年獲頒自由勳章的Russell更以八旬之齡多次挺身而出,帶給黑人族群更大的信念。

 

但不論是Russell一直到Jordan,黑人在籃球圈的挑戰一直是,他們必須要以「溫文儒雅」的高尚裝扮才能得到發言權,若非Russell和Jordan拿下那麼多座冠軍、若非他們彷彿躋身上流社會那樣穿著西裝、叼著雪茄,黑人並不會得到社會肯定,但這就像是,黑人還是得披上「整個體制下」為了一個既定形象而設立的包裝,直到AI的出現。

 

實際上,AI自己對於種族議題早就感同身受多年,在他還沒加入費城、甚至還沒有就讀喬治城大學之前,就曾經捲入一起在漢普敦(Hampton,維吉尼亞州東南方的一座城市,也正是AI的家鄉)的居民衝突事件,有四個黑人被捕,其中一人就是已經是高中美式足球與籃球雙棲球星的AI,案件充滿拉扯,至今已二十多年前,應該也沒人會再去探究事情詳細的經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原本被判處15年有期徒刑的AI,經過有色人種協進會的奔走後,最終只服了四個月的刑期就得到假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