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穿越時空的挑戰 45歲的Allen Iverson與他難以取代的精神

這個禮拜,Allen Iverson過了45歲生日,從各大社群媒體的貼文看來,他對當代籃球依然很有吸引力與討論熱度,近期美國種族意識抬頭,黑人再次替自己發聲,而這個風氣,絕對和20年前AI勇於以次文化挑戰世界相關。

作者:小鐵

在費城出生、成長的Wayne Ellington說:「我想連AI自己應該都不知道,對於像我這樣的費城孩子來說,他對我們的影響有多大,只要我們接觸了籃球,看過AI任何一眼,我們就想成為他,沒有任何遲疑。」而雖然不在費城出生,但大多數成長時間在賓州的Gerald Henderson也說:「對費城來說,AI在96年加入之後,就深深存在這整個城市裡,你走到費城的每一座籃球場,都會感受到『這裡好像還有AI的精神』。就算出了費城,在NBA球場上你還是會看到一些小後衛們做著『那些好像是AI做的事』。」

 

在2010年之前,不論是個人榮耀論、或是球隊成績至上論,一般輿論中比較能接受的控衛類型,要嘛是John Stockton、Steve Nash、Chris Paul這樣樂於助人、以串聯全隊為主的指揮官,要嘛是Tony Parker、Chauncey Billups這樣明顯以團隊為主、可以在體系中發揮巨大功效的領導者,但是在最近十年內,各種「進攻型控衛」群雄並起,可以在選秀會上成為狀元、可以在進入NBA後成為球隊領導者,那些當AI挑戰輿論認知時就算沒被否定也不會被高舉的價值,如今成了聯盟變革的巨大元素。

AI在證明的一直都是他勇往直前的挑戰,即使最終他沒能觸碰到總冠軍,即使他的NBA生涯也因為精神形象的不允許,以他這個等級的球星來說算是草草落幕,但或許在他45歲、如前述可以正式面對未來信託的時間點,不論是場外影響力、Reebok甘願奉上的薪資、以及場上無形中可見的一個又一個「類AI球員」,都一點一滴地在還他公道。

 

不能說全部,但是當AI把自己的精神帶進能見度居高不下的NBA時,等於也讓黑人文化得到前所未有的曝光,固然不是要把AI捧成什麼民族救星,但以北美四大運動來說,AI等於是第一次讓美國黑人知道他們的文化不會只能活在檯面下,種族議題一直是美國茶壺裡的風暴,檯面上消失的風氣,卻始終存在於生活圈裡,這次George Floyd的事件成了一個導火線,一次讓這個巨大的議題爆發,固然Floyd在世時並非什麼英雄好漢,甚至有過許多前科,但此刻他無疑再度喚起了黑人族群的自主意識。

 

而這樣的意識,絕對和AI脫不了關係,在AI以前,黑人這些穿著打扮就等於告訴白人這是犯罪或者重大嫌疑犯的象徵,脖子上的項鍊就可能是哪裡偷竊而來的,頭巾和鴨舌帽就是為了遮掩臉孔,直到AI把這些裝扮帶上大螢幕,黑人才了解這可以是他們每天出入的衣著,穿著讓自己舒服的衣服,帶著符合造型的帽子,但他們的目的是出入在上班場合,而終於,NBA或是運動廠牌固然有商業考量,卻也等於認同了AI帶起的文化。而AI的刺青,也曾經是讓NBA避之唯恐不及、甚至用修圖清除的元素,但到了後來,刺青得到了去汙名化的認同,讓每個刺青不致成為蒙蔽人們專業的標籤,而只是更凸顯生而為人在這個世界上的特別,正如一次又一次的社會運動、期待能彰顯每個人的價值一樣。

種族議題始終難解,短期內美國也不一定找得出答案,但是20年前AI讓整個黑人文化抬頭,或多或少都影響了這20年間各種社會運動在種族議題上的立足點,生而為人皆有人權,不只Black Lives Matter,所有族群都值得替自己的冤屈而發聲,或許George Floyd生前不是什麼正派角色,但他的死卻揭開了改變的契機,即使是再先進的國家,都必須面對改變時的陣痛,從20年前AI的挑戰開始,可以看見這些挑戰並不會徒勞無功,不敢說種族歧視就會因為某個單一事件而全面消失,但如果能因為任何契機有所改變,或許就會離Floyd、AI甚至其他民族鬥士理想中的世界更近一點。

 

延伸閱讀:

改變世界|George Floyd、Stephen Jackson與他們期盼的美好未來

崩壞英雄?黑化偶像?愛與恨交織的Allen Iverson

他不壞,他是我隊友:Aaron McKie 與 Allen Iverson

The Final Answer---Allen Iverson

《更多好文,歡迎到Crazy Ball Park卡爾粉絲團按個讚》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