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2020年MLB選秀後:為什麼球團這樣選?誰又是贏家?

由於COVID-19疫情肆虐,導致大聯盟選秀會只為期兩日五輪就落幕。不過這次選秀會因為遇上了空前的情況,也導致了一些事情,到底是什麼?有些球隊選得讓人霧煞煞,其中道理又是什麼?就讓我們來聊聊吧!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colinucc

小弟認為這篇是近日最好的選秀文章。<br /> 沒有情緒性的字眼,理性分析,滿不錯的。

2020年美國職棒選秀終於結束,由於這次遇上了COVID-19的疫情,而讓這次的選秀比起以往有了不少話題。以下就針對這次的選秀會提出幾個比較主要的觀察。

首先,由於疫情很快就在世界各國蔓延,導致了各項賽事的停擺。而在美國,春季以往是棒球季的開始。但也因為局勢太過險峻,讓美國大學及高中棒球的比賽慘遭取消,這不僅讓選手少了更多表現給球探的機會,球探也因此喪失了更進一步去了解一些資料相對不齊全的選手。這導致有些像是Jared Kelley和Cole Wilcox等出賽時間被疫情腰斬的選手,從原本預估的第一輪跌到後面。此外,今年的選秀還被縮減成只有五輪,這也讓資料取得較為辛苦的高中選手,在選秀會之前被認為可能會因為球團資料不齊而被割愛。

不過最後高中生入選的比例是44/160(27.5%),比起去年的19.3%看起來是比較多,但是以往高中選手其實在第五輪之後,絕大多數會因為簽約金不夠優渥而選擇上大學,而今年各球團都傾向要省錢的情況下,除了他們想要以超越額度金額簽下的人之外,其他人是否會真的趁現在就簽約還是先去讀大學,這就耐人尋味了。

另外,近年來高中生投手在第一輪有越來越不受青睞的現象。如Kiley McDaniel和Keith Law等球探在自己的寫作中提到,大聯盟球團對於高中生投手的普遍評價,其實是越來越低,因為高中生投手除了手臂不見得成熟之外,還要考量到他們在學校校隊被操壞的風險。相較於大學投手,高中生投手所要負擔的風險較高,這也讓球團對這些投手態度越來越保留。今年第一輪以及兩輪補償選秀,只有三名高中生投手入選,延續去年的數據。唯一不同的就是今年第一個被選的高中生投手Mick Abel是在第十五順位被費城人隊指名,比去年海盜隊第十八順位選入的Quinn Priester早了三個順位。

除此之外,這次疫情也導致球探無法自由自在去各地觀察和記錄球員,而這次明顯受影響的就是那些在波多黎各選手,因為今年選秀會前五輪,完全沒有任何波多黎各出身的選手獲得球團青睞,這也是相當罕見的情況。

接下來,我們來看幾個這次選秀可能大家會有些納悶的情形。原本榜眼呼聲很高、內外野兼修的Austin Martin,意外沒有獲得金鶯隊青睞,掉到了第五順位的藍鳥。

除了可能金鶯隊真的對於Martin傳球能力感到憂慮之外,就業界的說法來看,金鶯隊可能對於補償選秀輪或第二天輪次有屬意人選,因此希望透過選下Heston Kjerstad這位砲瓦大但是揮空率偏高的年輕好手省下一些簽約金,然後將剩餘的錢用在其他人身上。去年他們也是運用了那樣的策略,讓他們在第二輪簽下了業界認為有第一輪實力的高中內野手Gunnar Henderson。根據Fangraphs球探Eric Longenhagen的推測,可能金鶯隊原本覬覦高中大物投手Nick Bitsko,只可惜被光芒隊搶先一步攔胡。預估他們會將多出來的250萬美金用來保住後面入選的選手,包括第四輪強打Coby Mayo和第五輪選入的強投Carter Baumler。

金鶯隊之外,其他球團也有在第二天運用這種策略,像是遊騎兵隊在第一輪選了Justin Foscue後,接下來全部都是選擇各家網站上評價不算高的高中選手。但是這些球團的操作,都沒有向紅襪隊一樣讓人跌破眼鏡。紅襪隊在第一輪,選了各家網站都沒有排入前百名的內野手Nick Yorke。

當然,或許Yorke可能真的被嚴重低估了,或許紅襪隊真的想要省錢,或許紅襪隊想要把多餘的簽約金用在後面選的選手,包括在第三輪選入的年輕巨砲Blaze Jordan(有很好的raw power,但是在實戰上輸出不穩定且選球有待加強)。但問題就在於除非紅襪隊在Yorke身上看到了什麼特質,要不然這個選擇其實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為了省錢,犧牲掉可以在第一輪選到頂尖新秀的機會,然後把剩餘的錢拿去固樁第三輪,或第八十九個順位甚至更後面才會選到的選手?

千萬別誤會,Yorke的確是位好選手,只是在那個順位可以選到其他更好的選手時,實在很難想像有什麼理由去跳過那些選手選擇Yorke。或許這樣可以讓你確保後面選入的選手加入,但是這樣的算計值得嗎?當然,如果Yorke和Jordan都養成了稱職的大聯盟選手甚至更好,那麼紅襪隊這樣的策略就真的是無話可說,但就現階段來看,這看起來是不明智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