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4

郭阜林的酒駕事件,我們該怎麼看?

郭阜林昨天賽前臨時被下放二軍,一開始說是腰部不適,結果後來發現是酒駕被警察臨檢抓到,按照新聞描述:「郭阜林昨(6/12)凌晨酒後騎機車,在中西區西門路與府前路口被警方攔下,經酒測值0.3毫克。」他也透過經紀公司發出聲明道歉。

作者:一貫三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達爾文的冰原狼

酒駕是刑事犯罪,比未依規定讓車什麼的嚴重多了吧。是不用到終身禁賽或釋出的程度,但禁2場也太輕,根本沒有警示效果。既然規章是1到10場,有「犯罪」可加重,那酒駕顯然是犯罪,就算不超過最高額度,也至少該罰最高額度的一半(5場)以上。

然後如果真的要引用丟石頭的那句話,好歹也同樣以酒駕當標準。而我可以非常有信心地說,我從來沒酒駕過,未來也不會酒駕。如果我選區的候選人酒駕,我不會給他任何機會,就是這樣,一視同仁。

一貫三

這該問的應該是,為什麼在臺灣,明明未依規定讓車跟未依號誌行駛肇事的比例更高,我們每次看到修法卻都針對酒駕

達爾文的冰原狼

首先必須先釐清一點,事故案例多(案例佔比高)不代表該行為是比較危險的,真正要考量的是進行該行為後肇事的比例。

其實這就是貝氏定理的問題,定義A是交通違規行為(如未依號誌或酒駕),定義B是肇事結果。我們看到的統計都是P(A|B),也就是所有肇事中違規行為的比例,但真正能反映該違規行為危險性的應該是P(B|A),也就是你做了這個違規有多少比例會肇事。而根據貝氏定理,P(B|A) = P(A|B)*P(B)/P(A)。現在考慮酒駕A1和未依號誌行駛A2,未依號誌行駛的總數P(A2)顯然遠高於酒駕的總數P(A1),所以即便未依號誌行駛統計上看似案例佔比P(A2|B)較高,實際算出肇事機率P(B|A2),應該會低於酒駕P(B|A1)。

達爾文的冰原狼

另一個考量點是,如果牽涉到犯罪,必須考量犯意,也就是故意犯或過失犯。如果一個行為不是故意為之,只是受限於人的精神集中力或體力,即使用刑罰處罰也沒有多大用處。

舉例來說,未注意前車狀況也容易肇事,但多數這種案例不是故意為之,只是反應來不及。但酒駕,應該都是故意為之吧?

一貫三

事實上,多數人會酒駕也都是僥倖為之:「應該不會被抓到吧」大部分人都是這麼想的。就像超速/紅燈右轉/闖紅燈一樣,「反正沒事就好」,但真的出事的時候呢?我不是要幫酒駕護航,可是今天只是因為大家忽視了生活中這些小的交通違規,好像他們沒事就沒事,但事實上還是會有事,只是這次剛好沒事而已。這也該問,如果覺得酒駕是故意,那闖紅燈呢?超速呢?轉彎不讓直行呢?

年少一夢

你會希望你因為闖紅燈,所以被老闆開除或是被懲處嗎?很明顯不會,那為什麼郭阜林酒駕,就期待他應該要被開除?

--->在幫郭阜林護航前你有看他的道歉文嗎
--------------
郭阜林說:「職棒球員應是清新、健康,帶給社會正向力量的楷模,但我這次的行為卻完全背道而馳,因為我一人的負面行為,導致球隊及聯盟所有球員、教練、工作人員的努力因此而被抹煞,我誠摯的向大家道歉並將深刻反省。」
-----------------

原因就在道歉文理,話可是他自己講的,一般人的公司應該不會強調這些東西吧。不要拿職棒球員跟一般人比,這護航很差勁,當然我也不希望他被開除就是了,至少給他一個彌補的機會,比如賽季外去宣導反酒駕之類的。

小鐵

我個人是認為,把討論直接推成「護航」或是「批評」兩端沒什麼必要,許多事件會存在灰色地帶,不是「不批到死」就等於「護航」。

郭阜林認錯是好事,這也說明為什麼我們值得為了他這次的酒駕事件「多一點討論」(如果酒駕還不道歉那就真的算了吧),而正是因為一般人的公司不會因為員工闖紅燈就開除,所以我們有沒有必要對於「願意道歉」的郭阜林二話不說就大刀呢?我不會認為他應該要毫髮無傷,但我認為也絕對不是死刑定讞。

郭阜林值得被懲罰,但是除了懲罰郭阜林、滿足球迷們看到「犯罪則受罰」的心理滿足外,還有很多東西值得討論,比如像作者說的,我們是否有投票給違法的民代之類。

一貫三

我文章裡講了三次,我沒有要為他護航的意思。

EJ母湯

我講我100次帥哥也不是啊🤷🏻‍♂️

佛系獅迷

林文城條款解除了嗎???
以前不是球員禁騎機車,但是這兩年好像不只一起騎車出事的

金州勇士

酒駕零容忍,不要在那邊機八一堆

JohnnyY

你覺得你寫得不像護航文嗎?中間寫一堆其他事件來比喻,你寫這篇不是幫球員,而是害球員,我一直傾向球員責任就是打球,私德部分屬於個人問題,但酒駕放眼海內外都不是件簡單的事,不用事件放到無限大,也不用把事件輕輕帶過,或許前幾年看過一部酒駕的紀錄片,受害人被撞成植物人,加害人沒財產,被判個幾年徒刑,受害人媽媽說了一句讓我很難忘記的話,"加害人關了幾年就可以自由了,但我和我兒子就像是被判了一個無期徒刑"

fb - 范琇婷

酒駕零容忍,郭阜林身為職棒球員又是公眾人物本該以身作則,卻做了最壞的示範;因酒駕遭降二軍,這樣還叫(統一集團旗下的高道德標準)嗎?
酒駕絕對零容忍
千萬別以身試法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我只想說一句,事有大小,衡量輕重,不然刑法就不用訂上下限,也不需要自首減刑條款,郭阜林事後表現的態度我覺得可以給他一次機會……

郭阜林昨天賽前臨時被下放二軍,一開始說是腰部不適,結果後來發現是酒駕被警察臨檢抓到,按照新聞描述:「郭阜林昨(6/12)凌晨酒後騎機車,在中西區西門路與府前路口被警方攔下,經酒測值0.3毫克。」他也透過經紀公司發出聲明道歉。

 

這句話先說:我絕對不支持郭阜林的行為,的確不該酒後騎車。但是,對於要不要懲處他,或是要怎麼懲處,我認為有再考慮的空間。

這邊就放一張酒駕宣導的圖吧    取自臺南市交通警察大隊網站

先來看看法律上他會被怎麼處罰吧,根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汽機車駕駛人,駕駛汽機車經測試檢定有下列情形之一,機車駕駛人處新臺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九萬元以下罰鍰,汽車駕駛人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二萬元以下罰鍰,並均當場移置保管該汽機車及吊扣其駕駛執照一年至二年。

 

這裡面所謂的「下列情形之一」是「一、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二、吸食毒品、迷幻藥、麻醉藥品及其相類似之管制藥品。

 

因為他看來沒有肇事(或是說至少目前沒有傳出來他肇事),所以他受到的處罰會是「新臺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九萬元以下罰鍰」跟「當場移置保管該汽機車及吊扣其駕駛執照一年至二年」。

 

另外還有《刑法》185-3條:「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十萬元以下罰金:一、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

 

至於統一要怎麼懲處,按照統一過去的歷史,林志祥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桃色風波無限期禁賽,之前的陳鏞基疑似有罰款。那目前統一已經在新聞稿裡說會根據球隊規定予以懲處,在他應該沒有肇事又主動告知球隊的狀況,我估計會是罰款加上禁賽。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聯盟剛剛也有新聞出來:「秘書長馮勝賢14日受訪表示:『外界相當關注此事,聯盟也非常重視,會嚴謹處理。』」那新聞裡也提到,聯盟規章對酒駕沒有明確規範,但可以以所謂「影響職棒形象不正行為」解釋:「聯盟可視情節輕重懲處1至10萬元、禁賽1到10場。若有犯罪、重大違紀或涉及球賽有關之賭博行為,將加重處罰,最重處以永不得參與聯盟比賽。

 

目前看來,雖然公共危險罪是本刑五年以下的小罪,但郭阜林很有可能是殺雞儆猴的那個雞。以聯盟看來,最重處以永不得參與聯盟比賽......,嗯

 

但,but,其實這還是球場下的事,他犯法了嗎?對他犯法了,所以法律會給他應有的處罰。你會希望你因為闖紅燈,所以被老闆開除或是被懲處嗎?很明顯不會,那為什麼郭阜林酒駕,就期待他應該要被開除?

我覺得林志祥也不應該被開除    圖源:P5693852 / CC BY-SA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我知道有些人會拿林志祥的例子來做類比,說他都無限期禁賽了,為什麼情節更嚴重的酒駕不用。但我認為把林志祥無限期禁賽也不是個很好的做法,畢竟那是球場下的事。當然,如果是球團老闆,那愛開除誰就開除誰,不用給什麼原因,要最高道德標準也行,但作為一個球迷呢?

 

這時候就想說那句話:「你們當中誰沒有未依規定讓車或是未依號誌行駛過,誰就先拿石頭打他。」

 

再次重申,酒駕的確該罵。但我們對於職棒球員的道德標準總是過高,我們期待他們光輝如聖賢,一點瑕疵都不能有。但事實上,職棒球員雖然很會打球,但他們還是人,他們會犯錯,你可以說對於公眾人物,我們該有更高的道德要求,但我們對於自己的道德要求,跟對除了職棒球員以外,其他公眾人物的道德標準一樣嗎?

 

我為什麼前面那句話會拿未依規定讓車跟未依號誌行駛當例子,因為根據內政部統計處的資料,在臺灣這兩件事造成事故的比例高過於酒駕。只是我們每天看到酒駕的新聞,加上「喝酒開車」,就覺得酒駕觸犯天條。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