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4

郭阜林的酒駕事件,我們該怎麼看?

郭阜林昨天賽前臨時被下放二軍,一開始說是腰部不適,結果後來發現是酒駕被警察臨檢抓到,按照新聞描述:「郭阜林昨(6/12)凌晨酒後騎機車,在中西區西門路與府前路口被警方攔下,經酒測值0.3毫克。」他也透過經紀公司發出聲明道歉。

作者:一貫三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達爾文的冰原狼

酒駕是刑事犯罪,比未依規定讓車什麼的嚴重多了吧。是不用到終身禁賽或釋出的程度,但禁2場也太輕,根本沒有警示效果。既然規章是1到10場,有「犯罪」可加重,那酒駕顯然是犯罪,就算不超過最高額度,也至少該罰最高額度的一半(5場)以上。

然後如果真的要引用丟石頭的那句話,好歹也同樣以酒駕當標準。而我可以非常有信心地說,我從來沒酒駕過,未來也不會酒駕。如果我選區的候選人酒駕,我不會給他任何機會,就是這樣,一視同仁。

一貫三

這該問的應該是,為什麼在臺灣,明明未依規定讓車跟未依號誌行駛肇事的比例更高,我們每次看到修法卻都針對酒駕

達爾文的冰原狼

首先必須先釐清一點,事故案例多(案例佔比高)不代表該行為是比較危險的,真正要考量的是進行該行為後肇事的比例。

其實這就是貝氏定理的問題,定義A是交通違規行為(如未依號誌或酒駕),定義B是肇事結果。我們看到的統計都是P(A|B),也就是所有肇事中違規行為的比例,但真正能反映該違規行為危險性的應該是P(B|A),也就是你做了這個違規有多少比例會肇事。而根據貝氏定理,P(B|A) = P(A|B)*P(B)/P(A)。現在考慮酒駕A1和未依號誌行駛A2,未依號誌行駛的總數P(A2)顯然遠高於酒駕的總數P(A1),所以即便未依號誌行駛統計上看似案例佔比P(A2|B)較高,實際算出肇事機率P(B|A2),應該會低於酒駕P(B|A1)。

達爾文的冰原狼

另一個考量點是,如果牽涉到犯罪,必須考量犯意,也就是故意犯或過失犯。如果一個行為不是故意為之,只是受限於人的精神集中力或體力,即使用刑罰處罰也沒有多大用處。

舉例來說,未注意前車狀況也容易肇事,但多數這種案例不是故意為之,只是反應來不及。但酒駕,應該都是故意為之吧?

一貫三

事實上,多數人會酒駕也都是僥倖為之:「應該不會被抓到吧」大部分人都是這麼想的。就像超速/紅燈右轉/闖紅燈一樣,「反正沒事就好」,但真的出事的時候呢?我不是要幫酒駕護航,可是今天只是因為大家忽視了生活中這些小的交通違規,好像他們沒事就沒事,但事實上還是會有事,只是這次剛好沒事而已。這也該問,如果覺得酒駕是故意,那闖紅燈呢?超速呢?轉彎不讓直行呢?

年少一夢

你會希望你因為闖紅燈,所以被老闆開除或是被懲處嗎?很明顯不會,那為什麼郭阜林酒駕,就期待他應該要被開除?

--->在幫郭阜林護航前你有看他的道歉文嗎
--------------
郭阜林說:「職棒球員應是清新、健康,帶給社會正向力量的楷模,但我這次的行為卻完全背道而馳,因為我一人的負面行為,導致球隊及聯盟所有球員、教練、工作人員的努力因此而被抹煞,我誠摯的向大家道歉並將深刻反省。」
-----------------

原因就在道歉文理,話可是他自己講的,一般人的公司應該不會強調這些東西吧。不要拿職棒球員跟一般人比,這護航很差勁,當然我也不希望他被開除就是了,至少給他一個彌補的機會,比如賽季外去宣導反酒駕之類的。

小鐵

我個人是認為,把討論直接推成「護航」或是「批評」兩端沒什麼必要,許多事件會存在灰色地帶,不是「不批到死」就等於「護航」。

郭阜林認錯是好事,這也說明為什麼我們值得為了他這次的酒駕事件「多一點討論」(如果酒駕還不道歉那就真的算了吧),而正是因為一般人的公司不會因為員工闖紅燈就開除,所以我們有沒有必要對於「願意道歉」的郭阜林二話不說就大刀呢?我不會認為他應該要毫髮無傷,但我認為也絕對不是死刑定讞。

郭阜林值得被懲罰,但是除了懲罰郭阜林、滿足球迷們看到「犯罪則受罰」的心理滿足外,還有很多東西值得討論,比如像作者說的,我們是否有投票給違法的民代之類。

一貫三

我文章裡講了三次,我沒有要為他護航的意思。

EJ母湯

我講我100次帥哥也不是啊🤷🏻‍♂️

佛系獅迷

林文城條款解除了嗎???
以前不是球員禁騎機車,但是這兩年好像不只一起騎車出事的

金州勇士

酒駕零容忍,不要在那邊機八一堆

JohnnyY

你覺得你寫得不像護航文嗎?中間寫一堆其他事件來比喻,你寫這篇不是幫球員,而是害球員,我一直傾向球員責任就是打球,私德部分屬於個人問題,但酒駕放眼海內外都不是件簡單的事,不用事件放到無限大,也不用把事件輕輕帶過,或許前幾年看過一部酒駕的紀錄片,受害人被撞成植物人,加害人沒財產,被判個幾年徒刑,受害人媽媽說了一句讓我很難忘記的話,"加害人關了幾年就可以自由了,但我和我兒子就像是被判了一個無期徒刑"

fb - 范琇婷

酒駕零容忍,郭阜林身為職棒球員又是公眾人物本該以身作則,卻做了最壞的示範;因酒駕遭降二軍,這樣還叫(統一集團旗下的高道德標準)嗎?
酒駕絕對零容忍
千萬別以身試法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我只想說一句,事有大小,衡量輕重,不然刑法就不用訂上下限,也不需要自首減刑條款,郭阜林事後表現的態度我覺得可以給他一次機會……

裕安

四隊 應該說五隊 每個都或多或少想主打家庭客 但諷刺的是 五隊都有那種不能說的爭議事件 影響了下一代的觀感
在這之前 很多人原本以為這隊只是寒酸 道德上最不能容忍犯錯 結果 今年的郭 讓五隊全都到齊
這五隊分別是 超級BAR 9-0 三字經 801 黑心油 光這五個詞 就讓很多家庭客卻步 不會想讓孩子來看職棒 甚至於 不會想讓小孩去玩棒球的家長大有人在 一個職棒 被人說成教壞小孩 負面教材時 加上裁判判決不公的爭議 我真不知道 現在帶小孩進職棒球場 到底是不是讓它們去耳濡目染? 而從上到下 從職棒圈內到圈外 居然沒有人覺得教壞小孩很嚴重 所以希望禁止嬰幼兒進入棒球場 想一想 這真是台灣職棒圈的集體淪陷

未依規定讓車最常見的之一就是轉彎不讓直行,取自臺南市新營戶政事務所網站

這不是要幫酒駕的人護航,只是多數人在警察開單的時候都會罵是警察搶錢,然後看到酒駕肇事的新聞,又開始大罵酒後開車。這樣雙重標準不太好吧。

 

然後,各位不妨翻看看自己那區的民代名冊,甚至是縣市首長,我可以保證,一定隨便一翻就是一大把賄選、貪汙、關說的名字。那如果對於公眾人物有這麼高的道德要求,為什麼還把票投給他們?為什麼還支持他們?為什麼我們還可以容忍他們出現在政壇?

 

如果我們對公眾人物的道德真的有那麼大的要求,那我們應該一視同仁,用同樣的標準對待所有公眾人物。無論是政客明星,甚或是網紅名嘴,我們應該要用一樣的標準對待他們,而不是好像職棒有虛無飄渺的「教育意義」,所以應該要求每個球員都是聖賢。

 

再者,「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這些話,我們從小念到大,那為什麼每次只要球員犯錯,我們都好像希望他下火獄?職棒球員也是人,郭阜林犯錯了,但是他也應該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畢竟這還是他主動跟統一通報的。那如果他能悔改,用他自己的影響力,宣導交通安全,這不是更好的事嗎?如果真的對職棒球員要以最高道德標準看待,那這才應該是我們該追尋的價值。

 

如果郭阜林又不改又出事,那就開鍘沒關係,代表他死性不改。但是他如果願意改過,那又何妨?我知道有人要說等到撞死人再說嗎?所以講這話是認定他一定會累犯?那我們為什麼還要要求小孩改過?為什麼要教小孩「不貳過」?所以只要犯過一次法,他就該死嗎?

 

在結論要再說一次,我沒有也不會幫郭阜林或是任何一個酒駕的人護航他的行為。我想說的只是,我們在「嚴以律人」前,有「嚴以律己」嗎?有嚴以律「所有人」嗎?

 

 

封面圖源:運動視界圖輯

 

歡迎來我的粉專聊運動:一貫三畫天地人

 

想參與更多運動議題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運動狂人 Sports Maniαc

 

更多中華職棒:

中華職棒十年一覺 2010年代大事回顧

夢迴吹角連營 中職場上的經典對決

但使龍城飛將在:養父鐵與他傳說的2001

黃沙百戰穿金甲:海克曼開啟傳說的2008

黃沙百戰穿金甲:大賽之王王溢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