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5

跑啊Johnson!跑啊Lewis!談1988年奧運那場著名的男子百米決賽:在外野摘雛菊的小男孩

對Carl Lewis來說,Coach T擁有豐沛的田徑訓練知識,不過Tom Tellez是傳統派的教練,對Tellez來說,田徑運動可是跟商業一點也扯不上邊的;但Carl Lewis卻對田徑運動以及他自己的未來,有著相當具前瞻性的看法,因為就在Carl Lewis加入休士頓大學的第一天,他就對Tom Tellez說:我想要變成百萬富翁,但我可不想要做那些”真正”的工作(a real job)哪……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跑啊Johnson!跑啊Lewis!談1988年奧運那場著名的男子百米決賽:決賽

跑啊Johnson!跑啊Lewis!談1988年奧運那場著名的男子百米決賽:Santa Monica Track Club

 

Carl Lewis生長在一個田徑世家,這點就算放在體育強國美國的脈絡裡來看,也是頗不尋常的事,畢竟田徑運動在美國從來就不是主流項目,不過Lewis家就算在其他方面,也是相當不尋常的,好比說他的父母都上了大學。他的父親Bill在芝加哥長大,在那他遇到曾在奧運拿下金牌的Jesse Owens(當時Owens在當地的一間乾洗店工作);接著他到了種族隔離最嚴重的深南方阿拉巴馬州上大學,在那他遇到了未來的妻子Evelyn Lawler。Bill是個優異的短跑和跳遠運動員,而Evelyn則是代表美國參加1951年汎美運動會的跨欄選手,可惜因腿傷讓她錯過了1952年奧運。

Bill和Evelyn夫婦日後雙雙變成了老師,Bill教社會學科,而Evelyn則是教體育,他們生了三個兒子(Mack、Cleveland和Carl)與一個女兒(Carol),在阿拉巴馬他們還曾跟馬丁.路德.金恩為了民權運動一起遊行,但隨之而來的三K黨暴力(在1963年的一次炸彈攻擊中,有四名年輕黑人女性遭到殺害,其中一位是Lewis家的家庭友人),讓Bill和Evelyn決定舉家北遷,搬到費城。夫婦倆後續都找到了教師的工作,也在各自的學校擔任田徑教練,而也就在這個時期,Lewis家的孩子們陸續被鼓勵要投入田徑運動。在Carl Lewis出版的自傳Inside Track裡頭,他透露小時候他身材矮小,也沒有運動細胞,鎮日活在兄弟姊妹的陰影下,一開始Carl Lewis也打美式足球、籃球或棒球等美國小孩會玩的運動,而他所有的嚐試都遭來了羞辱性的後果……

據說有次他在外野防守,打者打出的球筆直地朝Carl Lewis而來,他的父親在觀眾席上專注地看著那顆球,但他的兒子呢,則蹲在外野專心地採小雛菊呢;至於美式足球,基本上Carl Lewis只能當觀眾(因為沒有人願意選他當隊友),而當他看到某個小男孩在場上被狠狠撞倒,卻換來教練一句:Be tough!Get up, be a man!時,Lewis頭也不回地走掉,他可不想要參與那種不能夠讓他”做自己”的運動項目。而在1984年奧運前夕接受時代雜誌訪問時,Carl Lewis也說他年輕時從來就不是一位鬥士(fighter),他非常害羞,他也習慣逃避困難的情境,有一次他代表所屬高中參加一場接力賽,因為滑倒導致接力隊失利,他在田徑場中的帳篷區向他爸爸解釋說那是因為新鞋咬腳,所以才會失誤,但是他父親不喜歡藉口,聽罷一言不發地離開了,隨後他也被自己的隊友用言語指責。他一個人坐在帳棚裡面,哭泣著,當天晚上他做了兩個決定:第一,他要轉學;第二,他在田徑場上不要再被任何人羞辱了!

Lewis轉到了另一間高中(JFK High),在那他不僅長高了3英吋(變成6呎2吋高),還建立了短跑與跳遠的聲名,這使得各大學田徑隊均將他列為招募目標,包括在美國田徑界鼎鼎大名的Russ Rogers(Fairleigh Dickinson University);或者是阿拉巴馬大學的Wayne Williams,Williams認為依Lewis家與阿拉巴馬州的淵源,他有很大的機會能得到Carl Lewis,當時規定一名高中運動員最多可以拜訪六間想要招募他的大學院校,Wayne Williams親自飛到Lewis家懇談,Carl Lewis也答應他會把最後一個參訪名額留給阿拉巴馬大學,但是在訂好的參訪日期前兩三週,Carl Lewis開始失聯……Williams後來這麼說。

最終的結果,Carl Lewis選擇了Tom Tellez所執教的休士頓大學,雖然說一開始Tom Tellez認為他能得到Lewis的機會非常渺茫,他告訴助手說休士頓不大可能招募的到Carl Lewis,因為他太棒了,不可能會來這裡。但Tom Tellez的助手不斷鼓吹他打個電話給Lewis,電話是打了,Lewis也有興趣,令人驚奇的是,儘管他所有拜訪的配額都已經用光,但Lewis仍舊自費去參觀了休士頓大學,而且最終打電話給Tellez的也是Carl本人,他只簡短地告知尚未從震驚中復原的未來總教練:I’m coming……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