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透過數據分析淺談亞洲足球產業與發展

運動產業化在台灣已經是一個被提到爛的名詞了,然而如何才能有實際作為,可說是各家山頭各有一招,但又有誰能實際執行呢?筆者彙整了一些網路搜尋到的足球相關產業的數據,跟各位讀者分享,共同討論互相成長,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為台灣足球產業作出一些貢獻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亞洲足球產業

反觀亞洲足球發雖不及歐洲足球歷史悠久,但其成長動能伴隨著經濟成長與人口紅利的優勢,仍有極大的市場空間。以2014巴西世界盃為例,全亞洲總共轉播了18,761小時的時數,占全世界轉播總時數的19%,其中中國便占了其中的3,052小時。2014巴西世界盃期間中國創造2.52億的電視觀賞人口,是將近排名第二的美國1.05億人的兩倍之多,此外印尼、日本、印度也分別創造了1.03億、9,730萬及8,570萬的電視觀賞人口,由此可以見亞洲國家對於足球熱衷程度(Kantar Media,2014)。

相對於歐洲國家,亞洲新興國家往往具有人口紅利之優勢(如:中國、印度),但該國民對於足球運動的喜愛與支持,才是將人口紅利轉換為足球市場紅利的關鍵因素,REPUCOM (2014) 針對全球足球迷做的調查報告,指出全球有46%的人喜愛足球運動,其中最高的是奈及利亞83%、最低的是美國27%,而台灣則是36%。而全球有20%的人參與足球運動,其中最高的還是奈及利亞65%、最低的則是台灣1%,其他亞洲國家如:日本6%、中國6%、香港15%、印尼17%、印度22%、韓國32%及泰國41%,由此可見台灣在足球運動參與人口上仍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FIFA世界排名並沒有與足球感興趣人口的百分比及足球參與人口的百分比有明顯的正相關。且相當明顯地,台灣在無人口紅利的助瀾之下,在各項數值上相對落勢。特別是在參與人口的數量,可反應到一個國家足球人才庫的充足與否,是否有足夠的球員得以發展相關賽事? 以及相關的足球產品,是否有足夠的內需市場? 

然而,台灣對於足球感興趣的人口則相當的多,也顯示出台灣足球市場雖尚未成熟,但卻有很大的發展潛力。根據104年我國民眾運動消費支出調查,台灣104年運動支出總額為1,188億元台幣,比較於同年度日本224億美元(約6,944億元台幣),若將人口總數考量進去,日本與台灣平均每人的運動消費支出仍在同一個水平上,而台灣在運動支出的成長率約在2.6%(103/104年度),整體運動消費支出成長率也如同國際運動消費支出成長率的趨勢,高過於國家經濟成長率(參閱圖),可見國內運動產業仍具有成長動能,足球產業可望成為新的產業發動機。在各運動消費支出項目中,以「觀賞性運動消費支出(3.1%,共45億台幣)」及「運動彩券支出(17.1%,共281億台幣)」成長動能最大,觀賞性運動消費支出的提升不僅是賴於國人運動風氣的漸增,也有賴於近年國際運動賽事在台灣舉辦的數量增加,106年(台北世大運舉辦年)度運動消費支出報告雖尚未出爐,但可以我預期該年在運動消費支出上的大幅增長。而台灣民眾最主要的運動消費支出是在「運動裝備消費支出(580億台幣)」,而「參與性運動消費支出」則為281億台幣。

 

此外,鄰近國家的龐大足球市場,提供了台灣發展外銷足球產業的契機,特別是印尼與泰國在人口眾多、足球關注度高、地理位置上鄰近台灣以及與台灣交流活動多的機會切口多,再加上政府南向政策的支持,民間單位有更多的機會可以結合政府資源,往東南亞國家外銷足球產業。以印尼為例,對足球感興趣人口高達2億多人,而足球參與人口也有4,500萬人,光是足球參與人口便將近台灣總人口數的兩倍,在2014年世界盃在印尼也創下1.03億的總觀看數。

根據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2014)的Consumer Lifestyle in Indonesia,在印尼最流行的運動為足球以及羽球,印尼的足球世界排名雖然不是相當出色,但主要因係由於2015年印尼遭國際足球總會(FIFA)的停權而導致,但仍不減印尼人對於足球的喜愛(77%對足球感興趣)。而在其他活動方面,印尼人在家最主要的休閒活動便是觀賞電視,而擁有彩色電視的家計單位從2005年的67.2%,成長到2013年的74.2%。

此外,印尼人在社群媒體上的活動也是相當活躍,尤其是在Facebook及Twitter。在2013年,印尼已有4,220萬的網路使用者,超過90%的網路使用者有在使用社群媒體,超過6,300萬的Facebook使用帳號及每天3,300萬的Facebook在臉書上活動。人口紅利、對足球的興趣、生活習慣及彩色電視的普及提升,總總因素也讓國際足球賽事在印尼有很大的成長空間,背後帶來的轉播權、廣告、行銷及贊助的價值,也讓印尼有極龐大的發展潛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