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8

在離開之後!2019日職戰力外球員出路調查。

日職是有著12個球隊的大家庭,這表示每年都有上百個機會等著年輕好手來挑戰,但同時也意味著每年會有上百人面臨失業,必須另投他處。日職方面近年也針對這些戰力外球員做出統計,藉此了解每一年遭到戰力外的球員最終歸於何處。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職、韓職相繼開打後,日本職棒也終於在6月19日揭開新一季的序幕。受到疫情肆虐的影響,作為棒球產業龍頭的日本職棒,都一再延後日程至今,而高校界最具指標性的甲子園也難以倖免,既春甲後,連同最受矚目的夏甲也確定停辦,在成棒及學生棒球的頂尖賽事相繼受到影響後,不難想像這次疫情影響層面之廣,尤其對於覓得新去向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日職是有著12個球隊的大家庭,這表示每年都有上百個機會等著年輕好手來挑戰,但同時也意味著每年會有上百人面臨失業,必須另投他處。日職方面近年也針對這些戰力外球員做出統計,藉此了解每一年遭到戰力外的球員最終歸於何處。

本篇將和各位分享日職官方的調查資料,看看2019年戰力外的選手動向。

 

這次的調查樣本數總共為127人平均年齡為28.2歲平均在籍年數為8.2年。和前一年調查相比,雖然平均在籍年數相差甚微,但平均年齡卻足足下修了1歲。

若追溯到最早的紀錄,從2016年開始來觀察,可以發現至2018年為止,接受調查的戰力外球員平均年齡是規律的下降0.2,但到了2019的調查數據,平均年齡卻足足掉了一歲,顯見遭釋出的球員似乎有年輕化的趨勢。反觀平均在籍年數的部分,倒是沒有出現太大的差異,根據歷年的推移,該數值也始終保持在8以上。

 

而本次統計對象127位球員中,主要調查有四個面向,分別是日職相關工作、其他棒球相關工作、棒球相關以外之工作、未定。

其中又以留在日職繼續延續生涯者最多,共77人占比六成。而未定不明者則是最少,同時也是歷年來該項數據的最低值,為7.1%。

 

接下來的統計,可以歸類成3類,分別是棒球相關,其中包含NPB相關、其他棒球相關;以及棒球相關以外,又可以細分成一般、其他;最後是未定者自成一類。

 

棒球相關

從下表可以看到,續留在日職裡的人,以選手身分延續生涯者僅9人,佔7.1%,由此可知,遭到釋出的球員,想要獲得他隊青睞成為支配下選手實屬不易,而該項統計也已連續兩年未達10人。

反觀,從育成選手再出發,或轉成教練身分的機會就多上了不少,育成選手共計19人,佔比15.0%,監督、教練共計15人,佔比11.8%。就人數上來看,自開始統計以來,育成選手人數達歷年第二,轉職成教練的人數更是創下新高。

最後是轉職成球團、球隊職員的部分,人數共計34人,佔26.8%,這也是為何出路調查中,日職相關工作能佔比達六成的主因之一。事實上,自從有統計紀錄以來,每年轉隊職員的人數皆達30人以上,穩定提供了戰力外選手工作機會,而NPB相關工作的佔比,也在此次調查中首度站上六成大關,共計77人,佔60.6%。

 

除了日職之外,對於還想打球的選手而言,獨立聯盟及社會人球隊就成了另一個出路,分別為12人、9.4%及5人、3.9%。學生棒球指導者此一項目,繼2017年後再次掛零。加入海外球隊及成為球評者皆為2人、1.6%。其他棒球相關工作共計21人,佔16.5%。

 

棒球相關以外

棒球相關以外的部分又細分為一般及其他兩項。一般項目中佔比最高的還是一般企業就職,共16人,佔12.6%。自營事業及創業者僅1人,佔比為0.8%。

其他項目中,進修人數為3人,佔比2.4%,該項目則是連續三年皆無掛零紀錄,可以看出近年離開職棒舞台的選手,少部分還是會有想額外自我提升的規劃。然而轉為其他競技項目這一項,就連續兩年掛零,有趣的是,自統計以來,僅有在2017年出現過1人,其他年份皆為0人,由此可看出,轉變項目並非易事,也絕非首選。

 

未定

最後一項則是未定。本次統計結果中,對於日後出路定向不明者共9人,百分比為7.1%,是自統計以來該項的新低。

 

 

針對2019戰力外球員所做的統計調查,跟往年相比有很大的不同,也可以從中看出一些有趣的現象。首先是NPB相關的部分,不管延續選手身分還是轉為教練或隊職員,能留在日職這個環境工作的人數在近兩年大幅增加,2018年因調查對象人數創下統計以來新高,來到136人,續留日職者也達75人,看上去也頗為合理,而本次調查的對象人數與往年相去不遠(2015年為127人、2016年為125人、2017年為126人),但在該項數值卻創下新高人數的77人,這也表示,被釋出的球員中有六成能夠持續留在NPB,以不同的身分繼續延續生涯,能留在日職工作的機會增加,對於這些球員而言無疑是一大福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