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人權前線,Brogdon的家族傳承與挺身而出(上)

5月30日亞特蘭大街頭,從Rayshard Brooks和George Floyd之死而起的黑人民權運動和平抗議中,溜馬後衛Malcolm Brogdon回到家鄉,手拿擴音器呼籲大家站出來

作者:hunight

請繼續往下閱讀

5月30日亞特蘭大街頭,從Rayshard Brooks和George Floyd之死而起的黑人民權運動和平抗議中,溜馬後衛Malcolm Brogdon回到家鄉,手拿擴音器呼籲大家站出來,「我有兄弟姊妹,有我的家人、朋友,現在和大家一樣,就站在這條街上,為我們的權利站出來,亞特蘭大是全世界最偉大的非裔城市,這是我們應該為自己站出來而驕傲的時刻,我有個爺爺,當年和馬丁路德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一起爭取非裔族群權利,我以他為榮,而我們現在站出來,未來我們的子孫也會以我們為榮!」

Brogdon事後受訪表示:「站出來,對我來說這是刻進血液和基因裡面一樣理所當然,在遊行中的每個人都對於人權感到不滿!」

很多人知道具有Virginia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學位的Brogdon,是勇於對社會現狀不滿批判發言的高知識代表人物,但很少人知道的是,他一家人早在半世紀前,就曾是爭取非裔人權第一線的社會運動實踐者。

南卡大學歷史學家,同時也是該校人權歷史研究中心的教授Bobby Donaldson說:「他們一家有很深很深,將近一世紀為人權運動站出來的歷史。」

 

Brogdon的外曾祖父Eugene Avery Adams曾經是非裔美國人衛理公會的牧師,同時身兼當地有色人種協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的要角,早在二十世紀初就曾扮演對抗警察濫權暴力的角色。

 

Brogdon的外公叫做John H. Adams,過去1960年代黑人開始從南方各州爭取平權開始,他外公出生於南卡州,曾經是馬丁路德金恩博士(Dr. Martin Luther King)一路從南方到北方爭取黑人權益的戰友,比起金恩博士大多出現在公眾的時刻,他則是更多從信仰和教育方面努力爭取民權。John Adams在仍有種族明顯隔閡的年代,他就有著歷史和神學雙學士學位,1956年他拿到波士頓大學神學碩士,隨後到哈佛大學進行研究,包含早在1956年就擔任過大學校長、牧師,日後還當選為西雅圖地區的首任非裔牧區主教。

Martin Luther King

在他擔任主教時,正是1965年美國黑人社會運動最激烈的時候,但Adams除了主教之職,仍致力於推動黑人民權運動,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透過非暴力手段,為西雅圖地區的警察對於非裔族群過度執法問題提出解決方向。

 

1960年代在美國對於非裔人士過度執法比起今日更有過之,其中西雅圖地區更是不時有警察開槍打死黑人而登上全國版面,進而演變成街頭抗議,甚至不同膚色的族裔武力衝突,Adams曾說他剛到西雅圖時警察面對有色人種的氛圍,讓他無法信任公權力,他理解為何這地區的種族衝突頻繁,Adams也想解決,他當時推動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濫權,但西雅圖政府認為成立類似機構只會打擊警察士氣,甚至連投訴程序都沒有。

 

但Adams同樣和金恩博士致力於非暴力爭取黑人平權,在尋求正規管道無門之後,最後他想出來的方式是,1965年,他推動「公民巡邏隊」,每次由兩到三個人組成,每次五組人跟隨警察巡邏,如果有警察過度執法,則記下他的名字和編號,只要警察採取暴力和歧視言詞就記下並有系統記錄,最終六周後警察濫權問題開始逐漸下降,1966年,西雅圖警局的公關部門開始與Adams推動的公民巡邏隊合作,市政府承認警察有歧視性濫權,並修訂警察相關政策。

擔任主教時期的John H.Adams

Brogdon的媽媽Jann Adams同樣擁有博士學位,在金恩博士的母校,孕育許多非裔高知識份子的搖籃Morehouse學院教授心理學,同時是數學與科學學院附院長,還擔任該校黑人民運推動機構,Andrew Young全球領導力中心(The Andrew Young Center for Global Leadership)的核心領袖方針與領導能力課程的副總監。

 

媽媽所主持的Andrew Young全球領導力中心其實與Brogdon一家也有很深厚關係,Andrew Young過去也是金恩博士推動黑人平權運動上的昔日戰友,後來曾任亞特蘭大市長、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也是過去半世紀多以來美國政界著名的非裔人權推動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