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8

2020年賽季如果消失,MLB大聯盟的未來、品牌形象該何去何從?

許多大聯盟記者和從業人員想得到解答的問題是:如果2020年的賽季真的告吹,棒球會怎麼樣?或是就算打了,一個等於或不到70場例行賽的賽季,代表的是什麼?經過過去兩個月的協商未果、在媒體版面上的針鋒相對,這樣的勞資關係對大聯盟未來的影響又會是什麼?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聯盟勞資之間的紛爭與互相攻訐吵到現在,我想絕大多數球迷都已經厭倦了,大家都只想問一個問題,那就是到底今年大聯盟的賽季會不會開打?

不過對於美國許多報導大聯盟的記者和從業人員來說,他們更想要得到解答的問題是:如果2020年的賽季真的告吹,棒球會怎麼樣?或是就算打了,一個等於或不到70場例行賽的賽季,代表的什麼?經過過去兩個月的協商未果、在媒體版面上的針鋒相對,這樣的勞資關係對大聯盟未來的影響又會是什麼?

大聯盟今年球季的未來混沌不明。圖片來源:美聯社

 

如果沒有2020賽季

先從「2020年賽季告吹」的結果看起,如果今年真的沒有棒球賽季,大聯盟可能會承受什麼樣的損失?大家第一時間想到的,肯定是進場球迷的流失。關於這點,由於今年受到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情況,可說是毫無前例可循,因此我們只能從過去的「類似情況」來找一些參考依據。

1994到1995年大聯盟的大罷工,是許多專家第一個會想到的參考點。根據數據(扣除掉擴編球隊的數據)來看1995年罷工結束後,該季的平均進場觀眾人次掉到25000人,比起1994年罷工前的歷史高峰水準掉了20%,確實相當慘烈。不過接下來每一年,大聯盟的進場觀眾逐漸回流,來到2006年大聯盟場均進場人次達到31000人,超越了1994年罷工前的高點。此外,其他對於早年罷工和封館的進場球迷消長研究都發現,過去的罷工跟封館發生之後,雖然會有短暫的進場球迷流失,但最後球迷都會回流到球場。

然而,每一次的罷工和封館都有其時代背景,後續的進場人口回流,也都有不同的因素。以1994到1995年的大罷工為例,那次的重創也是讓大聯盟花了將近10年的時間才恢復罷工前的高峰水準,此外,要不是有Cal Ripken Jr.締造連續出賽場次紀錄、Mark McGwire和Sammy Sosa的全壘打競逐、洋基隊三連霸的聲勢拉抬,大聯盟的球迷恐怕也沒辦法那麼快就回籠。

McGwire和Sosa當年的全壘打爭奪戰,刺激許多球迷進場。圖片來源:美聯社

要是今年球季全部取消,大聯盟再次一口氣損失20%的進場觀眾,他們還能像20多年前那樣慢慢找回流失的球迷嗎?我想答案並不樂觀。首先要注意到的是,1994年大罷工前,聯盟的進場觀眾人次其實正在創歷史新高,衝到場均30000人以上,當時大聯盟的聲勢其實算很不錯;反觀近年來,大聯盟逐年的場均觀眾人次變少、整體觀眾組成變老變白(白人比例愈來愈高)、勞資衝突不斷影響外界觀感,儘管年收入仍在成長,可是就運動發展的前景來看並不理想,要是2020賽季取消,這對大聯盟造成的傷害,有蠻高的可能性會比1994到1995年的大罷工來得大。

雖然筆者相信未來幾年,大聯盟還是有可能創造出類似於當年Cal Ripken Jr.追逐紀錄、McGwire和Sosa競逐全壘打、洋基三連霸的精彩棒球故事跟戲碼,因為大聯盟賽事本身仍很精彩、仍具有很高的故事性和戲劇張力,但現今跟20多年前最大的差異是,目前實在有太多不同的娛樂選項在跟大聯盟競爭了:包括美式足球(NFL)、美國職籃(NBA)、大聯盟足球(MLS)的聲勢已經大幅上漲,不可同日而語;甚至電競在過去20年來的發展大家都很清楚,搶走了很多年輕人的眼球;社群媒體的崛起讓大家對於相對冗長的棒球賽事愈來愈沒耐心等等。這些因素都會使受到重創的大聯盟,更難找回流失的球迷、更難挽回大家對他們失去的信心。

尤其要是NBA、NFL還有其他職業運動順利開打,獨缺棒球,那這對大聯盟來說又是雪上加霜的衝擊。

NBA即將迎來複賽的可能。圖片來源:美聯社

而且我們甚至還沒討論到,沒打2020年賽季對大聯盟可能造成的經濟損失。去年大聯盟的總收入超過百億美金,換言之,要是整個賽季完全沒打,損失也是要用億為單位來計算的。

大聯盟老闆們宣稱他們每多打一場比賽會多賠64萬美金(這是資方自己說的數字,外界難以驗證真實性,但在這邊為討論方便姑且信之),看似打愈少場比賽就能賠愈少,但這都是很短視近利的想法,因為如果完全沒打,對棒球長遠的傷害(球迷喪失信心、球迷被其他娛樂選項吸走)和未來利益的衝擊(球迷較難回流、大聯盟整體規模萎縮),都遠遠超過「有打比賽、但每場賠一點」的代價。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