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9

【果子的棒球雜記】中職懷古之登高望台北球場

人都來了,那時又沒實況轉播,就這麼回去也不甘心,就這樣在球場四周繞呀繞的,看到有一小群人往台北市立體育場(現台北田徑場)移動,我也像中了魔法那般跟在後面。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言:這篇算是「古早古早,我在當-年-的~台北球場看球記憶」的番外篇。在撰寫這個系列時,其實冒出非常非常多當時與老台北球場有關的回憶,但撰寫系列文會有整體考量,必然有所取捨。本篇文章的回憶就是擷取筆者年輕時期的重要回憶單獨成篇,與所有讀者分享。

 

                               ※                                          ※                                               ※

不只市立體育場,當時尚未完工的台北紅館也是擠滿了球迷
(翻攝自職業棒球雜誌)       

那是職棒還有下午一點開打的時候。甭說網路預約便利商店取票,連預售票都是聯盟事先印製好少量門票用人力派送到各銷售點,而且大部分球迷連哪裡有賣預售票都不知道,所以熱門比賽如龍象戰最保險的辦法,就是親自去現場排隊。

 

那天,我已經提早起床,十一點不到就殺到台北球場,還得意洋洋自認是早起的鳥兒,但當我下公車看到台北球場的排隊人龍已經從敦化北路一路延伸到八德路台視對面的瞬間,我才醒悟原來自己是被鳥吃的蟲兒。

 

可是人都來了,那時又沒實況轉播,就這麼回去也不甘心,就這樣在球場四周繞呀繞的,看到有一小群人往台北市立體育場(現台北田徑場)移動,我也像中了魔法那般跟在後面。

從這張老運動園區的空拍圖,可以知道觀眾聚集看球的大致區域

不知誰喊出「門開著!可以進去!」往體育場那批人變成小跑步,我也緊跟其後。經過體育場大門時我不經意往右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當時各項田徑全國記錄的保持人與成績,直到現在,我還記得最上面的項目是「十項全能」,保持者:楊傳廣-8086分。

 

穿過體育場大門進入大廳,沒人知道該往何處,也不知道誰吼出一句國罵後說「不管啦,往上走就對了!」眾人就像及時戰略遊戲的人物那樣,看到樓梯就自動往上衝,我也隨便找了一座樓梯就一階一階的往上走。目的地哪裡?不知道,上去後要幹什麼?不知道。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第一次爬象山步道時,為了保留驚喜,我刻意完全不查網路任何資訊與圖片,就搭到象山捷運站,看人潮往哪裡走,就跟著人潮走-因為99.9%都是步道朝聖者,爬山過程中,除了階梯跟人龍,什麼都看不見。爬到一半才驚覺眼前的景象跟我年輕時在台北體育場盲目爬樓梯的畫面幾乎完全一樣!

當年我也是那群擠著看球的其中之一
(翻攝自職業棒球雜誌)   

也不知爬了多久,「有了!這裡可以看到球場!」聽到這個歡呼,我三步併成兩步的「跳」到出口,眼前看到的景象,我忍不住歡~~~~呼前收住了口。

 

「好小!」是啦~從體育場看台頂端是看的到看台北球場,大概可以看到3/4個內野,以及一滴滴的外野草皮,但每個球員都跟米粒差不多大,除非帶望遠鏡,根本分不出誰是誰。

 

這時有人施展當兵跑五百障礙練就的徒手翻牆本事,直接爬上屋頂「有啦,這裡看的清楚多了」,許多人也跟著爬到屋頂,我本來也躍躍欲試。但看了看屋頂,又看了看周邊,想說下來萬一跳過頭,就是垂降五十公尺直達地面準備投胎。想想還是算了。將就著看吧。

發現體育場沒有位置,竟然有觀眾當起蜘蛛人上鐵塔,就只為了看球
(翻攝自職業棒球雜誌)    

不過在那裡我也沒看多久,因為上來的人愈來愈多,整個體育場看台頂端擠的跟交通黑暗期的爆滿公車一樣擁擠,甚至連水銀照明鐵塔都爬滿現代孫行者,我只看了兩三局就帶著疲憊身體「逃」離現場。

 

唯一記得的,在離開前我回頭一瞥,正好看到台北球場裡帶著紅色頭盔的打者,把小白球擊向空中畫出一道美麗的弧線的那一刻,就如同銀版照相顯影,永遠印在我的記憶當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