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跑,故我在:16位職人跑者的馬場人生》修練人生的課題,不死鳥謝千鶴的跑步人生

被喻為台灣女子馬拉松界「不死鳥」的謝千鶴,在跑步生涯巔峰之際因為罹患腔室症候群,歷經4次手術,但熱愛跑步的她,不僅從未放棄,更靠著驚人的毅力重返賽道,甚至成為台灣女子半馬紀錄保持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跑,故我在:16位職人跑者的馬場人生

時報出版

 

「紀錄本來就是留給人去破的。」

2019 年 6 月初在日體大紀錄賽以 16 分 10 秒 20 打破睽違十年、由許玉芳老師保有 16 分 25 秒 21 女子 5000 公尺全國紀錄的謝千鶴,穿著運動服在炎熱的左營高鐵站與我碰面。詢問她這次破紀錄的心得,只是笑了笑:「還要再努力啦。」

 

學著看懂人生

「當時我正在最高峰,」謝千鶴說:「但受傷之後,就沒人記得我了。」

當時跑步成績正值高峰,1500 公尺賽後,要練體力時腳有不舒服的狀況,但覺得沒甚麼,忍過就好了,後來久了就得上腔室症候群,三年內進行了數次手術。最嚴重的時期,她不能站也不能走路,母親也特地來到高雄照顧她。倔脾氣的她不想拖累家人,直吵著要母親回台北,放任她就這麼活著。謝千鶴的受傷不只是不能跑步,就連生活都不能如正常人一般。這令她想放棄跑步,也思索這樣的生活到底有甚麼意義。

「當時我覺得就算在便利商店打工都好。」千鶴說:「想逃離跑步。」她承認自己曾有過不好的念頭。感覺連好好的生活都是一種壓力。

四次手術後,千鶴從走路開始,走穩了才開始慢跑。「第一次邁開步伐的課表是 400 公尺田徑場跑三圈。」千鶴說:「我一圈跑了三分鐘,但你不知道我多麼開心能再次跑步。」

那幾年她看透人生、感受人情冷暖。曾經被人捧上天,受傷之後反而被逐漸遺忘。學生時期的她騎著摩托車,想像著意外車禍之後,或許就不用再這麼難過地活著。在那段歲月裡她數次想著要放棄跑步這件事,但她很清楚自己熱愛跑步。內心不停地交戰與拉扯,「為了不要在以後後悔。」謝千鶴說道:「終究我還是沒有放棄。」

 

不死鳥的展翼復出

歷經手術後八個月,謝千鶴挑戰了初馬—2013 年台北富邦馬拉松—跟隨著許玉芳的腳步,以 2 小時 49 分 32 秒成為國內女子第二,同時也是台灣女子最快初馬完成者。隔年民國 103 年(2014 年)十月三十日的新竹全國田徑錦標賽,謝千鶴以 35 分36 秒25 一舉打破大會10000 公尺紀錄,也同時奪下金牌。這是她回歸田徑場的第一場佳績,但賽事過程中的每一步都是戰戰兢兢。

「我真的很怕會再次復發。」謝千鶴說道:「手術後的每一場比賽,我都跑得非常恐懼。」腔室症候群不只在肉體留下了痕跡,也在她的心底留下了陰影。但這一次在全田賽跑出預期內的成績,儘管心底有陰影,卻也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能力回來了。

術後相隔一年的 2014 年台北富邦馬拉松,謝千鶴一樣跑得不輕鬆:「我跑到後半段覺得好累好累。」她在這一次跑出 2 小時 51 分 01 秒奪下國內女子第一的成績。

接連幾場比賽都未見舊傷再現,這也讓她的心情穩定下來。從小就接受田徑訓練的謝千鶴,全身大大小小的傷勢都走過一輪。一身傷的豐富經驗,讓一塊訓練的仁武高中的高中生,每逢受傷都會問她怎麼處理?「當然是去看醫生啊。」謝千鶴笑說。

 

展望世界的舞台

2015 年,世界田徑錦標賽在北京舉行,這是謝千鶴首場參與的世界級馬拉松賽事。儘管得到出賽機會非常高興,但當時腳傷問題尚未痊癒,在左營高鐵站準備前往桃園機場的路上,數度心底拉鋸。

「受傷沒痊癒,」謝千鶴說:「我很怕受傷又變得更嚴重。」不如想像中堅強,面對受傷的問題也會非常躊躇。多半時候都是與傷勢和平共處,她說只要能忍受,就會想辦法繼續跑下去。去到北京後,又一時失神跌傷了膝蓋,這讓原本就受傷的她埋下心底的陰霾。

2015 年北京世界田徑錦標賽,總共有 67 名女選手參賽,有 2 名選手沒參賽,13 名選手 DNF。謝千鶴跑了第 52 名,後頭就是大會收容車。千鶴在後半程撞牆,跑不出好成績,儘管收容車就在後方,但她沒有打算放棄。

「看到收容車在後面,我才知道我是最後一名。」謝千鶴笑說:「我很擔心造成他們的困擾,但我不想放棄。」被大會收容車追趕的經驗很特別,但時間壓力也讓她喘不過氣。最終千鶴以 2 小時 58 分 25 秒回到終點,隨後難以遮掩地哭了起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