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6/19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Federer,少年十五二十時

對其他網球選手來說,就連Nadal可能也不例外,他們總是要想辦法增加自己的武器,讓自己的攻擊(或轉守為攻)的招式多一點,但Federer在這點上卻面臨相反的問題:他的招式太多了,他需要的是化繁為簡!畢竟在職業網球賽事中,來回對抽的時間空檔可說間不容髮,而Federer常常得去思考,接下來我要怎麼回球呢?該用什麼旋轉度?球的位置要落在哪裡?速度呢?如果你的比賽沒有太多面向(dimensions),那麼事情會簡單一些,Federer這麼說,你就把你最擅長的施展出來就好,但我有太多選擇了,一旦我選錯招,有時候結果還挺痛苦的!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Federer的傳奇根源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6年,王者Roger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橫亙在Andy Roddick面前的險峻海峽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草地之王

1995年,Roger Federer拿下了瑞士14歲以下級別的全國網球冠軍,因此他得離開巴塞爾,前往瑞士國家網球中心受訓,那裡的競爭強度要遠遠超過T.C. Old Boys網球俱樂部,但在那Federer卻覺得相當寂寞,每個周末他都會回家,而到了星期天下午他則會哭泣,因為離開家回到網球中心的時間又到啦!

不過如前所述,瑞士國家網球中心的競爭強度相對較高,這讓Federer的球技有了明顯的成長,而在這段時間裡,他的身體也變高壯了。我們若看Federer的父親Robert,他個頭並不高,四肢也不修長,但他的兒子卻擁有一副為網球所打造的身材,Roger夠高到能用利用身材優勢發力,但又不會因太高而限制自己在場上的移動能力,他的臂展很長,這在回球上也有了優勢,更何況他還有強壯的雙腿以及延展彈性(日後,他將會把上述這些優點給發揮琢磨到精緻,他將會變得更強壯、更有彈性、更FIT)。

Roger Federer的身體像是上天所刻意打造的網球人,然而心理上他也跟某些網球前輩相去不遠,場上一個失誤就會讓他內心的火山爆發,他會生氣、大叫、摔拍與咒罵,大家都知道他絕對不是一個品性頑劣的小孩,但脾氣一來誰也控制不住。然而幾年以後,Roger Federer在心理(脾氣)上也完成自我轉型,他從McEnroe的火爆風格轉變成Borg的冷靜風格,既端莊又有禮,那最後甚至變成Federer整體風格敘事的中心,意即elegance,優雅是也。

雖然伴隨著火爆脾氣,Federer仍舊是當時世界頂尖的青少年網球選手。1998年他獲邀參加溫布頓青少年組的比賽,溫布頓的隆崇氛圍震攝了他,在他的第一場比賽前,他因為太緊張了,還要求主審是否能再重新調整一下球網的高度?因為那高度看起來像是排球網哪?

不,那是正常高度,他被這麼告知。

不過不管怎麼說,Roger Federer拿下了該年溫布頓青少年組的男單冠軍。

對其他網球選手來說,就連Nadal可能也不例外,他們總是要想辦法增加自己的武器,讓自己的攻擊(或轉守為攻)的招式多一點,但Federer在這點上卻面臨相反的問題:他的招式太多了,他需要的是化繁為簡!畢竟在職業網球賽事中,來回對抽的時間空檔可說間不容髮,而Federer常常得去思考,接下來我要怎麼回球呢?該用什麼旋轉度?球的位置要落在哪裡?速度呢?如果你的比賽沒有太多面向(dimensions),那麼事情會簡單一些,Federer這麼說,你就把你最擅長的施展出來就好,但我有太多選擇了,一旦我選錯招,有時候結果還挺痛苦的!

Roger Federer生涯早期最大的突破點,或許是2001年的溫布頓,當時他在男單第四輪的五盤大戰中擊敗了七屆冠軍Pete Sampras,Federer演出了一場接近完美的發球-上網比賽,他打得比Sampras還Sampras!不過八強敗給了Tim Henman,而隔年的溫布頓他更在第一輪就打道回府,以直落三敗給了Mario Ancic。不過當然我們都知道接下來的歷史,自從2002年敗給Ancic後,Federer拿下了溫布頓男單五連霸,也就是說整整五年他在溫布頓男單賽場上沒有輸過任何一場,就算是2008年,他也打到決賽才以五盤惜敗給Nadal。

2003年Roger Federer已經是世界排名前十的高手了,但上半年他狀態還不是那麼穩定,他的潛能還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好比說該年法網,他第一輪就輸給了來自秘魯的journeyman Luis Horna!但接下來,就如同作家馬奎斯在百年孤寂這部小說中的情節,法網的慘敗過後,Federer的魔毯開始要起飛了,他拿下2003年溫布頓男單冠軍,實現了長年的夢想,不意外地,在頒獎典禮上Federer流下了激動的眼淚。

有些運動員在到達頂峰之後,變得若有所失,他們會需要其他動機讓他們繼續奮戰,但對Federer來說,獎盃本身就是最好的催化劑,我已經向每個人(當然也包括我自己)證明了我的能耐,現在壓力已然消失,我覺得我變成了一個完全不同的球員,不再感到過分緊張,也不再那麼容易失望……Federer在接受訪問時這麼答道。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