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2

「20世紀最後的魔球」在大聯盟消失的秘辛?國內投手又該不該禁用?

「1980年代大聯盟代表球種」、「日本20世紀最後的魔球」,盛極一時的指叉球,在美國近乎銷聲匿跡的秘辛為何?國內諸多擅投指叉球的本土投手,又該如何借鏡美國大聯盟的控管方式?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xo

想起郭泓志狂飆球速的往事.

運動員有時就對自己很殘忍,明知對身體不好,但為了出頭,投200球完吃顆類固醇隔天繼續先發.

張尤金

不服輸、不計代價求勝,這是許多球員成功的必備心理因素,卻也可能導致受傷。

指叉球初學者或許都有感到挫折的經驗,當你極力撐開投球的食中二指,用兩指夾球之後丟出手,這難度實在太高了。要就是球該離手的瞬間還夾在指縫,不然就是控球力全失,即便投進好球帶也是球速慢、進壘點偏高。

 

但當指叉球上手之後呢?

 

 

「名人堂」指叉魔人Jack Morris

 

1980年代以指叉球殺遍大聯盟的名人堂投手Jack Morris ,他的搭檔捕手Lance Parrish這麼形容:

「他投指叉球的動作與速球無異,但當球開始下墜時,就像從桌子上掉下來這麼誇張。」

 

Morris自己這麼解釋:

「我的指叉球離手時會產生類似曲球的旋轉,因為手指施力的關係,其球速會與速球有明顯差異,簡直就像變速的曲球。」

「當我學會將指叉球壓低,即便有時在本壘板前提早墜地,但打者無法忍住不揮,連帶地速球和指叉球都打不好。這就是我最具破壞力的球種。」

 

在1982年從隊友Milt Wilcox手中學得指叉球之前,Morris除了速球和滑球之外,他的變速球一直投得很糟糕。學會指叉球之後,他能用同樣的擺臂方式投速球與指叉球,對方打者束手無策。

 

1984年4月,當時效力老虎的Morris在客場對上白襪,雖然當天他的指叉球下墜幅度異常得大,有的還在進入捕手手套前提早墜地,導致全場投出多達6次四壞,一度讓對手擠成滿壘,但面對超級難打的指叉球,白襪打者完全打不好,最後就締造無安打比賽的紀錄。賽後Morris受訪時估計他當天超過40%都是投指叉球!

 

下面影片是Morris這場無安打比賽的最後一球,看看這顆指叉球極其驚人的下墜幅度:

 

2006年民生報引用日本球界的說法,稱呼指叉球為「20世紀最後的魔球」:

根據棒球文獻記載,「指叉球」是以食指和中指夾住球的兩側,用投直球的方式投出,出手時用兩根手指內側的力量將球送出,瞬間手指往下扣時球會正旋,球飛行的力量小於地心引力與正旋的力量時會往下掉。

兩指握得較深者稱之為「大指叉」,握得較淺者為「小指叉」。大指叉下落幅度相當大但慢,小指叉只是瞬間下滑但快,兩者都是破壞打者的打擊節奏,而「快速指叉」是球以直球球路前進,但到本壘前卻以銳角快速掉落,因為手指運用力量不同的關係,還會往內角或往外角掉落,不容易擊中。

投手以此球路為決戰關鍵球,打者在球數不利時會出棒揮擊,但球路下掉不在打者設定的擊球點內,加上重心已經被破壞,所以打者被三振率相當高,不過控球出問題時,四壞球也會特別多。

前道奇隊野茂英雄、前水手隊佐佐木主浩都有指叉球的武器,因為本身的快球速可以達150公里左右,加上他們的控球又特別好,所以成為必殺絕技,在大聯盟投出不錯的戰績。 日本人稱指叉球為「20世紀最後的魔球」。

 

問題來了,既然指叉球是「魔球」,為什麼近年來在大聯盟近乎銷聲匿跡?

 

 

1980年代的代表球種

 

1980-1992年效力道奇的知名捕手、2000年起擔任天使總教練長達19年的Mike Scioscia,他形容指叉球是「1980年代的代表球種」(the pitch of the ’80s),而Morris及Dave Stewart靠指叉球在世界大賽大放異彩之後,指叉球更成為那個年代的顯學。Scioscia說:

「每個人都在投指叉球,就像1960年代的滑球一樣,指叉球成為1980年代的代表球種。」

 

在Morris效力老虎時期教他指叉球的投手教練Roger Craig,被媒體稱為「指叉球界的尤達大師」,他教會太多投手投指叉球。曾經是Craig教練團成員、1990年代初期擔任巨人投手教練的Dave Righetti說:

「指叉球是狂野的球種,在你學會控制它之後,它能對打者產生超大的殺傷力,特別是終結者或佈局投手。」

「指叉球讓許多投手發大財。」

 

 

銷聲匿跡的開始

 

不過隨著愈來愈多投手練指叉球,球界開始發現嚴重的後遺症:擅投快速指叉球的投手如Bryan Harvey、Rod Beck、John Smoltz後來都深受肩膀或手肘傷勢困擾,以Smoltz為例,他在手肘傷勢復原後有一段時間都不敢再投快速指叉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