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2

「20世紀最後的魔球」在大聯盟消失的秘辛?國內投手又該不該禁用?

「1980年代大聯盟代表球種」、「日本20世紀最後的魔球」,盛極一時的指叉球,在美國近乎銷聲匿跡的秘辛為何?國內諸多擅投指叉球的本土投手,又該如何借鏡美國大聯盟的控管方式?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xo

想起郭泓志狂飆球速的往事.

運動員有時就對自己很殘忍,明知對身體不好,但為了出頭,投200球完吃顆類固醇隔天繼續先發.

張尤金

不服輸、不計代價求勝,這是許多球員成功的必備心理因素,卻也可能導致受傷。

 

Scioscia分析:

「我認為許多投手的投球問題--不管是手肘、上臂、肩膀--都與指叉球有密切的關連性。」

 

當這樣的關連性開始受到重視後,球界憂慮漸深。球團開始思考禁止投手投指叉球,藉以保護他們的重要資產。同時期包括「投手單場球數上限」、「5名先發投手輪值」等,有愈來愈多投手教練和小聯盟教練團要求新秀放棄指叉球,改練變速球,即便許多教練和投手明知變速球的效果不如指叉球。

 

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根據2011年美國媒體報導,包括天使、雙城、巨人、紅人、教士、光芒在內的多數球團,都不鼓勵投手練指叉球,除了認為指叉球可能對健康造成威脅之外,更有認為指叉球將減低投手的速球球速。

 

長期擔任教士投手教練的Darren Balsley,他所帶領過的投手沒有任何一人投指叉球。Balsley說:

「我曾經在很多場比賽中,看著我們隊上的某名投手,心裡想:『天啊!如果他能投指叉球該有多好,一定能幫助他更上一層樓。』,但我不能這麼做,因為我必須不惜任何代價來避免旗下的投手受傷。」

「雖然我沒看到有任何實證數據證明指叉球一定會傷害投手,但在我或投手們的內心深處總會不時傳出這個聲音:『練指叉球可不是個好主意,何不改練變速球?』」

 

同時期打者也普遍感覺到指叉球趨勢的衰退。Jim Thome發現,在他超過20年的大聯盟生涯中,看到指叉球的頻率確實愈來愈少;Michael Cuddyer則認為有更多投手開始改投卡特球與伸卡球,藉此取代指叉球。Cuddyer說:

「指叉球在比賽中的頻率比以前少了很多。雖然有些投手不願意放棄自己最絕殺的球種,但不得不說,近年來打者看到指叉球的頻率確實遠不如以往。」

 

 

大聯盟的經驗與借鏡

 

當1990年代中期指叉球在大聯盟退流行以來,日本球界卻將之視為「20世紀最後的魔球」,從日職轉戰大聯盟的投手從野茂英雄、伊良部秀輝、佐佐木主浩以降,一直到達比修有、田中將大、黑田博樹、上原浩治、大谷翔平,個個都是指叉球或快速指叉球的高手。

 

台灣棒球向來受日本影響甚深,擅投指叉球的投手族繁不及備載。國內投手應否戒絕指叉球?長期以來一直有不同想法。支持指叉球者認為沒有確切證據足以證明指叉球一定會造成手肘或肩膀受傷,況且其他常見球種如滑球、曲球,甚至狂飆速球,一樣會造成傷害;反對指叉球者則援引指叉球在美國大聯盟逐漸銷聲匿跡的現況,以及許多指叉球投手手肘或肩膀受傷、傷後拒投或減少指叉球的實例,引以為戒。

 

誠然,指叉球已經是陳韻文、陳鴻文、陳禹勳、林羿豪、蘇俊璋、翁瑋均、黃恩賜、廖乙忠......等諸多本土投手的重要球種,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大聯盟對指叉球的長期經驗與處理方式,或可做為國內投手養成或訓練的參考:

 

1. 盡可能以其他球種取代指叉球

 

就如大聯盟球團近年來的趨勢,要求新秀或年輕投手改練變速球等其他球種。

 

文章引用美國研究報告指出,美國棒球醫學及安全督導委員會(USA Baseball Medical & Safety Advisory Committee)委託美國運動醫學研究所(American Sports Medicine Institute; ASMI)在1997年至1999年針對美國境內476位9至14歲投手進行大規模「肩關節與肘關節傷害之調查」(USA Baseball Medical & Safety Advisory Committee,2004;Lyman,2002;Lyman,2001),針對比賽時的投球種類、投球數總量及投球動作進行分析調查,並在投手賽後肩膀及手肘疲勞、疼痛及僵硬狀況以問卷進行記錄。

 

調查結果顯示,15%的投手在賽後產生肩膀或手肘疼痛的情形,在球季中約有50%的投手最少發生過一次的肩膀或手肘疼痛;研究者發現曲球與滑球對青少年投手造成關節疼痛的相關性很高,因為這兩種球路對於生長板會造成較大的壓迫性傷害(stress-related injuries),因此建議以變速球代替。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