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2

自辦表演賽參賽者陸續確診 Djokovic難辭其咎

Novak Djokovic雖然身為世界球王,卻往往無故受到西方媒體的流言襲擊及冷嘲熱諷。然而這次在自己舉辦的表演賽發生包括至少兩名球員染上COVID-19的鬧劇,他的確罪有應得。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蒼海

我覺得這影響層面太大了 萬一有人嚴重到影響到職業生涯的健康 這可不是說對不起就能了事的..........

JC 江納森

江本勝的水結晶理論<br /> <br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ikM_dVeW9E

JC 江納森

看完Benny的文章,我想Djokovic就是個科學思維很弱的人(會去被水結晶理論吸引)......所以才會這麼大意吧。<br /> <br /> 辦比賽立意沒什麼不對,只是過程太粗糙不科學...

fb - 蒼海

Nikola Jokic 確診新冠肺炎 看來喬帥真的很早就感染了 因為他們都有一起去參加籃球的觀賽.......

應世界球王Novak Djokovic的邀請,包括奧地利紅土王子Dominic Thiem、德國金童Alexander Zverev和保加利亞型男Grigor Dimitrov等人都在日前遠赴塞爾維亞,參與了由Djokovic慈善基金會主辦的Adria Tour表演賽,原本以為會是網球復甦的指標比賽,如今卻因為Dimitrov、Borna Coric和Djokovic團隊成員陸續確診,而淪為大鬧劇,而主導者Djokovic除了可能因此染病之外,勢必會遭受嚴厲抨擊。

(更新:Djokovic和其夫人Jelena於台灣時間六月二十三日晚間宣告確診)

此次Adria Tour表演賽,幾乎可以說是Djokovic的家庭事業,比賽不僅由Djokovic的慈善基金會資助舉辦,賽事主席則是他最小的弟弟Djordje擔任,而身為巴爾幹半島一哥的Djokovic,自然也成為了此次表演賽的頭號焦點,邀請事項也都是由他來操刀。

這項表演賽原定是分別在賽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以及克羅埃西亞城市扎達爾舉行,受邀的球員包括Djokovic、Thiem、Zverev、Dimitrov、Coric、Marin Cilic和Andrey Rublev等網壇巨星。而在賽事舉辦時,Djokovic表示會遵守各國的防疫規定進行,希望能夠在兼顧球員、球迷健康的情況下,讓受到疫情摧殘的巴爾幹半島有網球可以讓他們暫時逃離疫情的痛苦。

然而,原本立意良善的表演賽,卻一夕之間成為了令人心痛的夢魘。Dimitrov在周六於扎達爾的表演賽中感到不適,因此在賽後回到了在摩納哥的家。而在今天台灣時間早晨,Dimitrov就在自己的Instagram宣布自己得到了COVID-19。之後沒多久,在周六擊敗Dimitrov的Borna Coric也在IG宣布自己中鏢,其他包括Dimitrov的教練Kristijan Groh和Djokovic的防護員Marko Paniki也陸續確診,這也讓原本要進行由Djokovic對決Rublev的決賽被迫取消。在消息傳出後,這些球員也接連接受克羅埃西亞當地醫療團隊檢測。(更新澄清:相較於外國媒體謠傳,Djokovic並沒有拒絕接受篩檢,而是回到塞爾維亞之後立即與家人等接受檢測。至於為什麼克羅埃西亞當局會放行,那就是克國的責任。)

而當這鬧劇開始之後,各方矛頭都指向了Djokovic,畢竟這次表演賽幾乎百分之百由他和他的家族來主導,無論是不是他造成的問題,媒體和外界自然會找尋最大的目標抨擊。但相較於過去的無理取鬧,這次Djokovic真的難逃責任。

由於早年自命清高的言行,以及青少年時期與英國網協之間的恩恩怨怨,Djokovic就一直在由英國媒體主導的西方網球記者圈被當作目標,有一部分是因為他自身或家人言行招惹,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崛起較晚,成為了「沒人愛的第三者」,再加上他來自過去在九零年代因為種族屠殺而惡名昭彰的塞爾維亞,自然讓他比起其他來自西歐的選手更引人側目。然而多年來,Djokovic極力經營他與球迷之間的關係,比起與他齊名的Federer和Nadal,他更願意在場上和場下卸下架子耍寶,與球迷互動。他自己和太太Jelena也藉由基金會,資助塞爾維亞國內孩童的教育。他也時常和同樣來自巴爾幹半島的球員合作,在天災人禍時同心協力不分國界幫忙需要的人。

Djokovic對事務的熱心,也讓他獲得了大多數選手支持及尊敬,更一舉成為了球員公會的理事長。而他上任後也持續為了讓中低排名選手爭取更平等的待遇,不惜槓上了英國媒體愛戴的前ATP主席Chris Kermode。而在這次疫情爆發後,Djokovic也和他那兩位亦敵亦友的傳奇同事,一起宣布要實施紓困方案,救濟受到疫情影響的低排名球員。儘管有些選手對此方案有不同的意見,但這些種種讓Djokovic的聲望逐漸提升。

然而,這一切卻隨著疫情蔓延後每況愈下。Djokovic先是在與同伴開直播時表示他對強迫選手要義務性接種疫苗表示不認同,並表示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他必須要考慮是否參加比賽。儘管他事後有發布新聞稿解釋自己並非反對接種疫苗,而是認為在現有情況下不應該太早下定論,Djokovic的言論就很快被標籤化成反疫苗主義者,而他的話語也被這些反疫苗主義者挪用為聖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