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3

Francisco Lindor傳(九)季後賽輸球的痛,就像是分手的女友

本文章將為大家介紹,Lindor在季後賽輸球的痛,為何會像是分手的女友?他的母親為何要留著眼淚?他是如何追平總教練父親所創下的隊史罕見紀錄?他在生涯最尷尬的一個打席為何?他用什麼方式慶祝總教練的第500勝?為何總教練就是喜歡把他安排在第一棒的位置?他為何不想再度成為白色粉末?他是如何追平與打破隊史首打席全壘打的紀錄?為何一壘指導教練要在今年向他致敬9次?他如何演出在季後賽中的一個人獨角戲?最後如果您覺得我的文章寫得還不錯,還請幫忙按個讚,或者是分享我的文章,謝謝。

作者:愛微笑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2017年的印地安人隊,於季後賽前夕,曾經瘋狂的締造22連勝的記錄。在當時被視為美聯奪冠的大熱門,結果卻在季後賽第一輪的五戰三勝中,在頭兩戰先是搶下二連勝,接著在聽牌的情況下陰溝裡翻船,連輸三場,慘遭洋基隊淘汰。

對於這個殘酷的結果,即使到了隔年的春訓,這個痛,依然停在Lindor的心中,對此他向記者表示:「至今我依然無法從我的腦袋中擺脫這個困擾,這就像是分手的女友,永遠無法完全克服她的陰影。即使你翻開了頁面,你仍會記得她在哪裡」。

Lindor接著繼續說道:「去年的我們雖然締造22連勝,但是在季後賽贏不了球的時候,這將會是我們記憶最深刻的地方。對我而言,去年的賽季很有趣,我們渡過了美好的一年。但是結果,並不是一個成功的賽季。因為這不是我所希望,結束賽季的方式」。

在休賽期間,Lindor持續找名人堂選手Barry Larkin進行訓練。甚至還回到高中的母校Montverde Academy,進行著打擊與守備訓練。這些訓練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幫助印地安人隊贏得1948年以來,第二座的世界大賽冠軍。眼尖的人甚至會發現,他在這次春訓變得更加的強壯。

在2018年春訓的首次亮相,Lindor以一個全新的造型現身。不過他這個新造型,卻引起了全隊的揶揄,因為他將頭髮染成了灰色。對於這個新髮型,他自嘲的對記者說道:「我的一頭灰髮,也許跟我的年紀有關」。

對於嶄新賽季的展望Lindor說道:「我們在每一年都會做相同的事情,那就是尊重比賽,尊重球隊與周遭的人事物。對於任何事物,我向你們保證,我們永不退縮。大家都在努力中,想要贏得之後的勝利。在這裡的人不會說我們不想贏,相反的每個人都渴望能夠在最後贏球」。

媽媽的眼淚:

在2018年4月初的賽季,對於Lindor而言,有一件相當具有意義的事情,那就是他即將在4月17日,跟隨球隊一起回到他的家鄉波多黎各,與雙城隊展開大聯盟海外的例行賽。

對於自己即將在鄉親父老面前打球一事,Lindor帶著既緊張又期待的心情說道:「這讓我感到有些毛骨悚然。我熱愛我的祖國波多黎各,我迫不及待要在他們面前進行比賽。這是我自從14、15歲以來,第一次在自己的家鄉打球,我期待這一刻的來臨,期盼家鄉球迷的加油鼓聲與人們的尖叫」。

Lindor接著說明,波多黎各球迷加油的方式,跟美國球迷有哪些的不同。對此他說道:「波多黎各的球迷,有點像似美國足球球迷般的外向。他們所帶來的鼓聲,有些瘋狂。而波多黎各的球迷,就是喜歡他們的鼓聲」。

在比賽開打之前,Lindor首先到了他在以前所就讀的學校,並捐贈物資,對此他向記者說道:「看到孩子們在臉上露出笑容,看到他們在我所成長地方的球場跑來跑去,看見他們滿頭大汗,滿身灰塵的樣子,這就是我在從前樣子。在今天看到他們所穿的鞋子,是由我所捐贈的,這讓我感到許多的雞皮疙瘩」。

當比賽在2018年4月17日正式開打之後,Lindor一點都沒有漏氣。

當比賽進行到五局上半的時候,輪到Lindor上場打擊。當球數來到2好3壞,滿球數的情況下,他從雙城隊先發投手Jake Odorizzi的手中,打出一支飛出右外野全壘打牆之外的兩分全壘打。幫助球隊打破鴨蛋,取得了2比0的優勢。最終印地安人隊也以6比1的比數贏得了波多黎各系列賽的首勝。

當Lindor轟出全壘打之後,在Hiram Bithorn球場觀看比賽的波多黎各球迷,全場沸騰。當他跑回休息室之後,全場球迷連續齊聲高喊他的名字Lindor~Lindor!希望他能夠走出休息室,接受全場球迷的慶賀。而他也因此走出休息室,脫帽並高舉雙手,向全場球迷致意。

對於這支全壘打Lindor在受訪時說道:「在這次的打擊,全場參雜著許多的情緒。當我在擊中球的那一刻,我不認為這球會變成一支全壘打。當我在通過一壘的時候,我看到球迷在慶祝。當我在到達二壘的時候,讓我有更佳的視野,看見在現場的家人,與全場球迷站著為我慶祝。他們在尖叫著,且跳來跳去。這就是讓我打球的方式,我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也不會有所改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