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7

種族歧視議題愈演愈烈!塞內加爾足球巨星Kalidou Koulibaly也曾飽受歧視之苦!

美國種族歧視議題因佛洛伊德之死而愈演愈烈,許多NBA球星紛紛表示不滿,實際上種族歧視早已蔓延全球,塞內加爾足球巨星Kalidou Koulibaly就曾在場上遭受不公平的待遇......

作者:Kevin Lin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認為小孩有時比大人還了解這個世界,特別是在如何對待他人這件事上。

有時人們在採訪中問我一些我覺得很難回答的問題,他們說:「庫里,當球迷對你做出種族歧視時你的感覺如何?這會讓你感到困擾嗎?還是該做點什麼呢?」

我認為除非你經歷過,不然你永遠無法理解。這是一個非常噁心的事情,並且很難去討論它,但現在,我會試著向你解釋,因為我希望所有的孩子們在看到這篇文章時都能夠理解這重要的訊息。

但首先,我們必須知道什麼是討厭。

我第一次在足球世界裡感受到種族歧視是在幾年前對上拉奇歐的比賽,場邊的球迷在我每次的持球中不斷發出噪音,但我不確定這是否只是我的想像而已,當球出界時,我問我的隊友:「他們只有對我才這樣嗎?」

隨著比賽持續進行,我發現一些拉奇歐的球迷在我控球時不斷發出猴子的聲音,你完全不知道在那個時刻你能夠做些什麼,有好幾次我想要離開球場去做出反抗,但我告訴自己這正是他們希望的,我記得當時我在思考: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因為我是黑人?在這個世界上當黑人是不正常的嗎?

你只是在比你喜歡的比賽,就像之前好幾千次一樣,你受傷了,你覺得受到污辱了,誠實地說,這一定程度上讓你對自己感到特別的羞愧。

過一會兒,裁判Irrati先生暫停了這場比賽,他朝著我的方向跑過來,然後他說:「庫里,我在你身邊,不用擔心,我們來停止這些噪音,如果你不想完成這場比賽,讓我知道。」

我認為他相當勇敢,但我告訴他我想完成這場比賽,他們對球迷發出警告,三分鐘後,比賽重新恢復,但這些喧鬧聲並沒有因此而停止。

終場哨聲響起後,我帶著非常非常非常憤怒的情緒走向球員通道,但我馬上想起某件重要的事情,在比賽開始之前,有位手牽手跟我一起進場的小男孩,他問我是否可以拿到我的球衣,我承諾比賽後我會將球衣給他,於是我轉身並試著尋找他,接著我看到他站在看台上且把球衣交給他。猜一下當時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

「我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

這真的讓我印象深刻,這個小男孩正替不知道多少大人們向我道歉,這是他看完球賽後第一個想到的事情-----我的感受。

我回復他:「謝謝你,這沒什麼,CIAO。」

這是一個孩子的精神,這是我們在這世界所逐漸遺失的,我知道這些事件的發生不僅是因為膚色而已,我也聽到有些球迷是如此地稱呼我的隊友,他們稱塞爾維亞球員「吉普賽人」,他們甚至稱義大利人像Lorenzo Insigne「拿坡里之恥」。

我們需要做到更好,每當事件發生,俱樂部只是做出聲明,然後它又再次發生。在英格蘭,我們能看見這之間的差別,當有人鬧事被查出來,他們會被罰終身禁止進入體育館,我希望有天在義大利也是如此。我想到做這些事情的人們,你要怎麼改變他們?要怎麼接觸到他們的內心?

我沒有這些問題的答案,我所能做的是告訴你們我的故事。

也許有些人是從一個足球員、或是黑人足球員的角度來看待我,但我並不是只有這些,我一直告訴我最好的朋友們:「如果你們用足球員的角度看我,不是用小庫里,不是用我的朋友來看待我,那麼我的人生就失敗了。」

 

 
 
 
 
 
 
 
 
 
 
 
 
 
 

Un peuple, un but, une foi 💚💛❤️ 🦁🇸🇳 🙌🏿 ⚽️ 🌍 #AFCON2019Q 💪🏿 #liondelateranga

Kalidou Koulibaly(@kkoulibaly26)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19 年 3月 月 21 日 上午 10:49 張貼

 

我在法國Saint-Dié的一個小鎮長大,那裡有很多的移民—塞內加爾人、摩洛哥人、土耳其人。我的爸媽來自塞內加爾,我爸爸先來,事實上,他是一名伐木工人,是的,一名真正的法國伐木工人,他們確實存在,但在他得到這份工作之前,他身無分文的來到巴黎並在一間紡織廠工作,一周七天,沒有周六與周日的休息,就這樣做了五年,他存了足夠的錢讓我母親來到法國,最終,Little Kalidou 在Saint-Die出生。(我的名字是從古蘭經選出來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