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9

無名勇士(3)Marquese Chriss:慢熟,但熟得恰到好處

曾經,學生時期的Chriss願意為了半夜練球而夜宿球場,但四年NBA生涯下來,他身上卻貼滿了不受教、不受控的標籤,甚至當初熱愛籃球的初衷,似乎也一度消失無蹤。

作者:傑克羅素

請繼續往下閱讀

隨著聯盟復賽方案出爐,勇士的2019-20球季宣告結束,這個15勝50敗、全聯盟墊底的球季,篤定將成為灣區近代最不想被提起的黑歷史,但勇士本季並非完全沒有收穫,其中許多故事也同樣值得紀錄。

曾經,Marquese Chriss可以為了練球,寧願捨棄舒適溫暖的床鋪。那是曾經美好的大學時光,他常常和Washington大學的隊友、現在的馬刺後衛Dejounte Murray一起半夜練球,通常都會練到半夜清晨,因此就索性睡在體育館休息室裡的沙發上,等待隔天早上六點的球隊練球。

「有時候,我真的很懷念當時的時光。那時候打球唯一的原因,就是為了對籃球的熱愛。我們真的太愛籃球了,寧願不睡在自己溫暖的床上。」Chriss説。

但幾年過去,Chriss在今年穿上生涯第四件NBA球衣,不受教、不受控的標籤陸續被強加貼在他身上,而當時的初衷在他心中,似乎也一度消失得無影無蹤。

延伸閱讀:無名勇士(1)Eric Paschall:Underdog也可以樂天知命

延伸閱讀:無名勇士(2)Damion Lee的冒險日誌與三首人生主打歌

 

 

緩慢的起步

高中前,美式足球才是Chriss的最愛。在美式足球場上鶴立雞群的他,擔任邊鋒、負責防守組,甚至開始展露些許未來的曙光。他的母親雖然沒有攔阻,卻始終對此有些意見。

直到噩夢發生的那天,徹底改變了他的未來。Chriss為了撲接一個長傳球,竟然肩膀向下著地,摔斷了鎖骨,也摔斷了母親的容忍,「我對他說:你給我再也不准打美式足球了,」Chriss的母親說,「不過我很樂意幫你報名籃球隊,你去試試看嘛。」於是Chriss才開始打籃球。

不過,籃球隊也不是隨隨便便想加入就可以加入的。當時的Chriss基本上沒有受過任何籃球訓練,是個零經驗的小菜鳥,而且他所就讀的Pleasant Glove High School並沒有像其他學校有分年級的代表隊,因此校隊名額相對更稀少,一支球隊只有12個名額,但那時光是前來面試的新人就多達25人,Chriss差點在還沒邁開第一步就結束籃球生涯。

「我們當時大概有四個身高高於6呎的長人,其中Chriss是最差的一個,」當時的教練Sheridan Crite說,「這就是很簡單的數字遊戲。Chriss差點就被刷掉了,還好他的體能和努力救了他。」

於是Chriss的籃球生涯就這樣展開了。一開始的他只是個沒自信的替補,但隊友和教練不斷鼓勵他,要他打得更果斷、對自己的努力更有自信。

終於,開花結果的那天來臨了,在季中的一場比賽,Chriss抄掉了對手的球,接著快步往前奔馳,「對一位高一菜鳥而言,那時候發生的事非常罕見,尤其是對Chriss來說,因為他在隊上的個性是非常文靜的,」Crite説,「他真的超害羞。但終於在那一刻,他下定決心要好好把握機會,於是一躍而起。」

Chriss的飛身灌籃讓全場球迷同時起立歡呼,在那天比賽結束的沒多久之後,他就站上先發名單。隔季,站穩先發位置的他甚至帶隊打出28勝6敗的球季,最後還拿下州冠軍。

「我從來沒看過任何人進步的這麼快,」校隊總教練John DePonte帶隊了22年,仍然對於Chriss印象深刻,「Chriss從一個差點被刷掉的後段班,一個板凳球員,隔年突然變成球隊的當家得分手,在州冠軍賽大展身手,現在要進入D1學校,前途一片光明。」

但Chriss生涯的考驗才剛開始。

 

迷茫與低谷

2016年選秀前,太陽不斷對Chriss釋出善意,甚至一度透露可能以第四順位選下他,儘管這枚籤最後給了Dragan Bender(本季另一位勇士成員!),但太陽仍向上交易,最後讓Chriss還是在樂透區的第8順位屏雀中選。

待在太陽的生涯前兩年,Chriss出賽數其實頗多,兩年累計了154場,並且平均出賽時間也都有21分鐘左右,但始終無法找到自己的定位,而他與高層之間也數度產生摩擦衝突。

2018年初,Chriss因為違反隊規而被禁賽,幾天後細節流出,原來太陽內部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比賽當晚出賽不到20分鐘的球員,需要在賽後進行額外訓練,為了讓球員保持一定程度的身體活動量,通常會是大約七分鐘的有氧活動、加上針對球員不同需求的各種訓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