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9

去美國留學不一定是為了打大聯盟,更重要的是把路走寬。

「我國小成績算蠻好的,那時候說要打球,媽媽就非常反對,她說我很會讀書,為什麼要去打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去美國留學不一定是為了打大聯盟,而是為了把路走寬。」江奕昌笑說:「當然這是後來才體悟到的,因為每個打球的人都會想說我高中打完上大學,大學打完要去選秀,我就是要上大聯盟。」

赴美後能繼續參加棒球校隊,完全出乎江奕昌意料之外。他表示,其實國中畢業,家裡決定要移民到美國,他便已決定不打球了,江奕昌說:「那時候想說既然去了美國,就專心讀書,後來發現美國的球隊是讓你可以兼顧到課業跟運動,所以就去參加了。

「我國小成績算蠻好的,那時候說要打球,媽媽就非常反對,她說我很會讀書,為什麼要去打球?」

母親的強烈反對,無法阻擋江奕昌對棒球的熱情,後來才妥協並與約法三章:「如果想打棒球,成績就不可以退步!」那段期間,他付出更多的努力,維持名列前茅的成績。不過,這一役種下的舉家移民的因。

「這就是台灣很麻煩的一件事情。在美國,我很會讀書,我要打球為什麼不行?因為國的環境讓你可以把兩個都顧好。」江奕昌說道。

「去美國留學,我不只是去打球,我是去學習,包括學英文、學科知識……等。」江奕昌表示,若上個學期 GPA 低於一定標準,基本上下學期是無法參與任何球隊運作,這就是 NCAA 的規定。

相較於台灣的學生運動員,美國學生運動員在課業端要求更高。

江奕昌Peak Force

江奕昌說:「美國基本上沒有體育班!」他解釋,只要是學生就必須正常選課,「學校不會因為你是學生運動員身份就可以通融哪些課可以不用上。一般生要上的課,你都要上,你是校隊,還是要跟一般人一起上課,課後才是訓練與練球的時間。」美國的學園生活,除了時間管理的學習,主動尋找學習資源也是重要課題。

回想起赴美求學的日子,江奕昌有所感慨說:「我在打球的時候我可以認真打球,同時,美國的環境也讓我知道,球如果打不好,至少在我必須停止打球的那一天起,美國的教育體制已在無形中,幫我準備好了第二計畫。」

在學生運動員尚未意識到不打棒球以後要做什麼時,美國的教育體制已悄悄將安全網設立完畢。

台灣的教育體制卻完全不是這樣,「別人在早自習,我們在跑芝山岩!」江奕昌回想過去體育班時光,晨操完回班接著上課,許多人早已抵不過疲憊,睡成一片。


這是台灣體育班普遍的情境,上午上課、下午練球,接近比賽時,還會有晨練和夜間特訓。除了上課、吃飯、睡覺,其餘時間就是在球場上操練,即使孩子們有時間,也不見得有體力做其他事。

學科課程時,甚至有老師會為了維持班上秩序,讓球隊學生坐到教室最後一排,任由學生睡覺;甚至有些考試題目會專門為棒球隊的學生設計,只為了讓學生運動員能夠順利完成形式上的學業。

江奕昌說:「學生球員就是一直打一直打,也許會有進職棒的機會,也許什麼都沒有,哪一天他們(大環境)說你不行了,你根本不知道接下來可以幹嘛……」

「沒有人會在打球的時候去想『我之後要幹嘛?』美國人也不會,但是美國的學校將你視同一般生,對你與一般生有一致的學術要求,如果真的在運動這條路走不下去時,把知識技能擺出來與一般生比較,其實基本的水平是一樣的。」

98% 以上的 NCAA 運動員畢業後是不從事職業運動的。

江奕昌以自身經驗為例,他說:「我受到美國紐約皇后大學的青睞,進入學校校隊,但我進到這個學校以後除了打球,還要趕快培養另一個專長『運動科學』,這樣畢業後,不管我打不打球,至少我活得下去。」

「我覺得去美國的好處,以我自己的經驗,你說失敗嗎?以棒球夢來說是失敗,可是去了美國,即使我棒球路走不下去了,可是我有第二技能,我可以藉由『運動科學』延伸我的運動生涯。」江奕昌表示,去美國就是把路走寬,看看棒球以外的世界。

對於是否建議學生運動員一定要赴美留學?江奕昌則持中立態度,他說:「如果你是非常好的選手,講實在的你不用去留學,球隊就會來找你,像劉致榮、王建民這些選手。但如果希望小孩有第二專長,也許就可以選擇到美國念書,這沒有一定的絕對,而是要取決於家庭背後考量的因素。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