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

大貝湖畔棒球雜記 Vol.49:制度、旅外、陳偉殷。

陳偉殷遭到釋出牽動中職神經,職棒高層溫情喊話希望他回國效力,然而球迷對於補償條件卻議論紛紛,統一三輪補償在前,高層宣稱補償可變在後,整件事情到底該怎麼看,最好又怎麼了結,就讓本人在大貝湖畔棒球雜記裡為各位說分明。週記最後還會提到「在臺灣開棒球數據公司到底行不行」,有興趣者不妨一觀。

請繼續往下閱讀

どーもー、大艦巨砲主義萬歲!です。

中華職棒從沒有大聯盟打到出現大聯盟,然後再到吸收大聯盟,這30年來的風風雨雨各位先進大德到新進球迷都看在眼裡,也都略知一二。

老實說,會鬧出這些是非,主要還是有問題,各方面也不是坐下來談出一個長久可行的制度並且認真執行之。

要嘛就是因人設事,為誰量身打造一個某某條款,用過一次以後就忘記,要嘛就是大家關起門搓湯圓,搓出一個大家看著都還能接受的結論,想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對外公告說「我們決定這麼幹了」,在不久或是很久之後的未來碰到同樣的事情再來搓一次,其結果卻和之前講的不一樣,弄到被球迷恥笑聯盟昨是今非到底在幹嘛。

比如說職棒早期三商虎開除林信彰總教練就差點鬧到去仲裁,前面說好三年約,才幹一年就叫教練走人。

老實講,一個比較有規模的聯盟應該叫三商就認賠殺出,三年薪水還是要付好付滿,尊重契約應該是企業基本,可是弄到職棒上就好像大家都忘了這條基本規則,反正冠上「聯盟草創」就行,湯圓搓一搓之後,以三商付出六個月資遣費給林信彰總教練的結果做收。

在30年後的今天看來,應該完整給付後兩年薪資卻用六個月資遣費打發的慘案至少會鬧到該隊球迷集體爆炸,不過這是球迷換過一代以後才有產生的基本認知,回到當年時空環境下,就是球迷私下討論或爭議一番結案。畢竟臺灣人本性憨厚,覺得沒做工就不該領錢,簽三年約就當作被耍了,摸摸鼻子了事。

這件事情沒有走仲裁,以後見之明來說付出的代價極大。

中華職棒到1993年才有洋將秘雷正式提出仲裁,要求時報應給付其合約所定的半年薪資,而且最後整個流程沒有走完,在此之前,仲裁薪資都是球員拿來向資方喊話的底牌,球員喊「進仲裁」只是擺擺姿態,沒打算真的把油門催到底。

中華職棒最終遲至2019年才有真正的薪資仲裁結果,而且還弄到在球季中才開獎有影響球員心情之虞。早幾年從制度面處理這種事情,我們說一回生、二回熟、三四五六七八回弄下來肯定駕輕就熟,爾後有問題不用吃飯喝咖啡博感情,直接去仲裁解決。

如果歷史真是如此發展,搞不好就能免去由於老闆在上溫情關切,球員在下無奈吞忍,若干年後發現球員因勞動沒有得到正當評價選擇直接賺外快的恐怖故事發生。

是有點說遠了,總之,這告訴我們:應該盡量避免因人設事,一個聯盟是不是長期草創,端視他有多少事情是照章辦事,又有多少事情是看人辦事。

那會說到這麼遠,主要是CPBL最近又要看人辦事了,對,就是陳偉殷。

 

陳偉殷
陳偉殷要怎麼回來又引起一陣討論
圖片取自運動視界圖輯

 

先姑且不論陳偉殷本人的意願,中華職棒在這方面的規章就寫得很模糊,補償辦法說穿了就是「想要的人自己開條件,然後看看大家同不同意」,老實說,本人對此很有意見。

有意見的原因是:我們都知道理論上中華職棒是各加盟球隊平起平坐,實際上則是票房好的球隊說話比較大聲,在洪家兄弟象時期其他球隊的球迷紛紛戲稱「CPBL的B是Brothers的B」,不滿歸不滿,打開對戰組合一看,票房還不是靠兄弟,因此,在那個時代洪家兄弟象說話大聲是很正常的。

過去統一為了郭泓志直接讓三輪選秀,如今要爭取陳偉殷加盟,球隊該拿出多少籌碼?

假如是現在說話比較大聲的某球隊說:「過去選秀球員素質較差,讓個三輪還可以,如今時空環境不同,讓三輪選秀實在太多,我們覺得讓個狀元籤就好」然後就在會議上直接通過,先不論統一本身會不會覺得被當傻子耍了,除了弄到陳偉殷的那一隊以外,其他球隊的球迷恐怕會當場爆炸。

那以我的看法,我的建議是:與其討論「選到旅外優秀球員要怎麼補償」,不如直接把旅外優秀球員當洋將看待。

被認定是「旅外優秀球員」一定是能替球隊提供極大戰力提升,說穿了就是空降一個不用算洋將的超級洋將,會想叫選到的球隊提出讓三輪之類的補償也是因為直接撿到這種「不算洋將的超級洋將」是個賺到翻天的買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