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1

UFC 雜談:被打很痛你要我多拼命、今年最精采比賽候選、MAX的髮型有夠ㄎㄧㄤ

在我偷懶的這些日子,也發生了不少比賽,但是一方面是比較沒那麼有看點,一方面是做了也沒有流量;但是這周的主賽實在是有夠精彩,值得跟大家分享一下,加上這可是UFC 最競爭的輕量級排名賽,無論賽果如何都會對往後輕量級的安排有很大的影響。

作者:midbim

請繼續往下閱讀

 

Blaydes vs Volkov 主賽打得有夠難看,還被老闆Dana 嗆,老闆有夠機車。

在我偷懶的這些日子,也發生了不少比賽,但是一方面是比較沒那麼有看點,一方面是做了也沒有流量;但是這周的主賽實在是有夠精彩,值得跟大家分享一下,加上這可是UFC 最競爭的輕量級排名賽,無論賽果如何都會對往後輕量級的安排有很大的影響。

 

▲主賽由重量級Khabib(黑)對上長人Volkov(白),這張圖片可以代表大部分的比賽,黑Khabib 整場用角力優勢完全壓制,但是到了第四回合後體力大幅下滑,被抵擋了幾次takedown,並且受到不小傷害,雖然從分數上來看仍然是瘋狂輾壓,但是就是有那麼點狼狽。

為什麼說被老闆嗆?黑Khabib 在賽前說到自己排在Francis 之後,排隊打冠軍,現在就只是證明自己比重量級所有人都強。但是這場比賽贏的如此狼狽,老闆Dana 說:You talked that much shit but performed like this, it looks stupid.

▲Josh Emmett(右)以一致判定擊敗Shane Burgos(左)。

副賽真是精采到爆炸,本周(6/28)之前大家都還把這場比賽列入在全年最佳比賽的候選之一。Shane Burgos 在145 lbs 有著長到不行的臂展,以及非常侵略性的打擊風格;Josh Emmett 長得很像蜥蜴,身高不高但是拳頭又快又重。在這三回合的比賽裡面,Burgos 利用距離優勢還有踢擊削弱對手的速度,但是Emmett 展現出更純熟的技巧硬是在第三回合把Burgos 擊倒兩次,把勝利收下。

其實在第一回合,Josh Emmett 拐了一下傷到膝蓋,賽後檢查時,他的傷勢:(取自綜合格鬥-MMA中文情報站)

前十字韌帶(ACL)完全撕裂
內側副韌帶(MCL)部分撕裂
貝克氏囊腫(Baker’s cyst)破裂
股骨(Femr)側局部壓迫性骨折
脛骨(Tibia)側軟骨損傷

贏了比賽以及大家對他實力的認可,輸的是他不年輕了,這回又要休很久,是否有機會打到冠軍又是一個變數了。

 

▲Max Rohskopf 在UFC 初登版的第二回合休息時間棄賽。

被視為有滿滿潛力的Max Rohskopf,擁有大學角力D1冠軍實力,在賽前一周被找上替補比賽。

上了籠內他嘗試了不少很花俏的招式,最終用盡體能,第二回合整個被虐打。於是他在二、三回合之間的休息,向教練提出棄賽的請求,但是教練持續鼓勵他,到了休息結束前都沒有接受他的棄賽請求。剛好的是,因為是在無觀眾的場地比賽,場邊醫生跟裁判都聽得到他持續的說"call it",裁判在開始前問他是否還想繼續比賽,Rohskopf 直接say No,比賽終於結束。

這個事件為何會引起這麼大風波?這其實也是教練的兩難。主要有兩個觀點是一個教練應該要顧及的:一是選手的安全,另一是選手的心理素質

選手的安全,絕對是凌駕於所有事情之上,當Max Rohskopf 說出,自己已經完全不想再打了,這時候再把他逼上場,你能期待他有什麼表現?這也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情,有不少人是被教練繼續叫上場,吃下了無謂的傷害後吃下KO。而且,當做為一個選手,如果是由自己要向裁判說出放棄比賽,這對於一個格鬥者來說,心理層面又會有多大的傷害?或許在之後的比賽,總是會有人提醒他曾經是個半途而廢的人;而如果是教練團作出的決定,多多少少可以分擔他情緒上的壓力。

選手之所以能拚搏,靠的又是他們的心理素質。做為一個教練,你知道你的選手何時應該咬牙繼續,你必須要在選手消極時激勵他,激發他的心智與能力,讓選手知道,其實我還可以再拚下去。

 

 

大多的人都是支持前者觀點比較多。如果去看實際影片,他大概說了10多次的"call it",無論教練怎麼去指導他。我們也都同意,最清楚自己身體狀況的絕對是自己,當Max Rohskopf 都不願再打了,教練到底在幹嘛?許多批評教練的聲浪,說他置選手生死於度外,非常失職等等。

當然,也有人持相反的立場。在本周出賽的Dan Hooker 就在twitter 上面嗆聲,大概是說Rohskopf 很廢之類的。大家當然是覺得you don’t have to be that cocky,但是他也在訪問上解釋,當時的比賽,雖然Rohskopf 的確是被一面倒的擊打,也耗盡體能,但是他的狀態並非看起來真的毫無可能恢復,主要是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擊打累積以及疲勞累積。Hooker 認為,你站上鐵籠,就應該要有奮戰到最後一刻的自覺,而不是覺得贏不了就投降。(原本我真的覺得他這樣滿靠邀,但是綜合他以往的表現以及他本次的比賽表現,又似乎被他的言行一致給說服...)

賽評兼選手DC,也擔任角力的教練,提出了一個新的觀點:教練當時不接受他的放棄,一方面是評估他的狀態,一方面是不能給選手"放棄"這個選項,當他知道有放棄這個選擇時,當往後有難以突破的困境,正面對決的動能就會變小,並不利於一個選手的心理養成。

我是認為,放棄也是人生中重要的一環,兩邊都站在自己的立場上都沒有錯,當你足夠堅持,那這個決定八成是對的。Rohskopf 堅持棄賽,也的確讓他沒有再受到更多的傷害,但是相對的,他就必須承認自己不是屬於戰士的那種人。不過這也沒關係,理性有理性的打法,接受自己的決定,他還會變得更強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