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2

不是鬥爭 不只共好 SBL與「新聯盟」所謂市場機制的拉扯

籃協預計依序拜訪SBL現有五球團,期待聯繫當今台灣籃壇各方勢力,但第一站就在九太科技得到嚴厲回應,實際上所謂「鬥爭」與「共好」都不是當今台灣籃壇的重點,主要是回到市場機制後,兩方勢力如何取得平衡。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Glacier1943

搞得很煞有其事呢~說穿了誰都不屌誰, 幹嘛不一隊一聯盟搞聯盟 PK 戰? 沒了九太好像台灣籃球就會消失在人間...

小鐵

其實不是如此,九太對於現在的台灣籃球是有其意義的,當SBL有球隊抽腿,沈會承願意重新回到這個他曾經離開過的戰場投資,代表他是有心的,所以對於想要成立的新聯盟,爭取他的認同不是壞事。

再來,其實從沈會承身上,也可以看見所謂「舊勢力」對於整體環境的看法,對於這些意見多聽有利無弊,所以陳建州或籃協想要徵詢他的意見都是很合理的。

徵詢意見後怎麼採用、站在什麼角度那是另一回事,但是在斡旋的過程中,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情就是提前樹敵。

Glacier1943

為什麼一定要人人好才能辦的了一個職籃聯盟? 還需要給爛協多少球員來糟蹋, 才能證明爛協沒有存在的必要? 建立一個平台讓球迷趨之若鶩, 還有必要跟 SB 聯盟的任何一隊談? 都已經另起爐灶了, 幹嘛還要假惺惺跟大家說, 新的聯盟其實不是要幹掉 SB 聯盟的啦, 乖, 不要動~

小鐵

因為台灣曾經辦過職籃,然後曾經因為各種勢力而倒台,因此現在整個環境裡,確定「職籃一定能成功」的人可能不到一半。

所以眼前我們要做的是,不要馬上就把意見不同的人視為敵人,當然可以不認同,比如從我過往的文章你應該可以看見我對籃協諸多的不認同,但是在這個任何一點力量都得參考的時候,或許不應該在真正得到力量前就先否定任何「有可能」幫助自己的實力。

我舉例來說,台啤和台銀兩個國營組織,背後反對職籃的力量想必會比較多,但是眼前你要「嘗試成立」職籃,絕對沒有必要馬上和台銀台啤交惡,因為這兩個集團手中就還是有二三十個球員、甚至還有願意出資的幾個金主,籃協也是,或許他們有許多作為讓人不以為然,但是他們就是代表許多籃協會員的人頭、就是現有幾支球團認同的主管單位,如果籃協對外的說法是對新聯盟「樂見其成」,那新聯盟在成立之前就打著「打倒籃協」的大旗,對於討論不會有任何幫助。

有的時候要完成斡旋,各種風向是重要的,比如我們看起來新聯盟就是取代SBL,但如果籃協就是把SBL定位在「半職業」聯賽,那「職業」聯賽的成立與否對他們根本沒有影響,如同去年CBL來虛晃這一趟,籃協一直等,如果CBL成行,他們就退居二線,是後來CBL毫無成效,SBL才重新站著「台灣現有最高層級聯賽」的地位開始執行。

在真正成行前,現在所謂的「新聯盟」能證明自己跟去年的CBL是兩回事嗎?恐怕還不行,去年的各種計畫在力量、資金沒有合一之前,最終大家就看著CBL虛晃一招然後變成空談,那今年呢?

就是因為沒有人敢確定,所以沒有必要提前分割、提前壁壘分明,因為不管你怎麼不認同,但SBL、籃協、現有球團就是檯面上最有力的各種主導者,要把這些人都排除在外,只會讓新聯盟的推行更為困難。

Glacier1943

個人抱持的並不是一定支持新聯盟成立, 說真的新聯盟的那一票人, 跟當初 CBA 的各方勢力有甚麼差別? 只要扯到金主, 就不要來講甚麼理想抱負啦, 難不成現在要搞新聯盟的人比 Google, FB 創辦人有錢? 創投金主的會跟他們談願景抱負? 台灣的籃球不死透, 死到連球員都只想學生時代過過水 gain 回憶就好, 願意繼續打的就離開台灣, 不死到連中華隊都要跟馬來西亞一樣東拼西湊, 沒人會覺得棺材真的降臨了, 不過這種事情很難說...台灣人的下限...已經爛了真的有幾十年了, 你跟我還願意浪費時間來打字...我其實得自我檢討是不是太閒了

小鐵

我個人是不這麼認為,我認為台灣絕對有市場做職業籃球聯盟,所以有人嘗試我就樂見其成,畢竟台灣有這麼多籃球運動人口,有一個職業聯盟才可以讓他們知道未來是有機會的,把一個機會捏死,就等於告訴我們的孩子某一條路是不用想要走,這樣我覺得很不OK。

我不覺得只要接觸錢就不能講理想抱負,就算現有勢力做的再爛,都不能否認他們至少就是整個台灣最願意為了籃球付出的一些人,那向他們取經絕對有其必要,只是你可以做出跟他們很不一樣的事情。以前的籃壇就是都沒有這種商業模式思維,才會覺得很多事情可以便宜行事,現在要把商業模式建立在整體環境裡,就要讓大家知道我們到底該花多少錢、到底該把錢花在哪裡、到底該怎樣經營球迷才會得到球迷的回饋,這都是各種不同的專業,不是隨口講講就能成功。

不同的時代要有不同的經營思維,NBA、歐洲、甚至南韓日本都經歷過這一段,但是台灣一直沒有,所以有的人會覺得當初經營CBA或是後來SBL初期能成功,為什麼現在會慘成這樣?其實就是我們的主事者思維沒有隨著時代改變,既然如此,有心想改變的人就要說服原本的金主們把錢投資在有意義的地方,但如何告訴金主們怎麼樣叫做有意義?怎麼樣叫做能夠幫助籃球圈成長?就是接下來所謂新聯盟的勢力們要做的事。

我還是那個想法,要搞職業籃球,台灣絕對不會沒市場,也絕對不會沒有資源,就是看怎麼整合而已,畫地自限絕對沒有好處。

Glacier1943

@小鐵 我想表達的並不是畫地自限, 過程比較像是黑人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職業運動跟結婚差不多吧...愛情跟麵包總是要兼顧, 可以只講愛籃球, 老闆有錢就是愛當然 ok, 這種老闆有幾個? 如果還需要考慮營收, 附加效益, 投資回報, 在台灣養球隊到底有甚麼好處? CBA 是一堆企業趨之若鶩, 養球隊比起買一年的廣告便宜多了, 這是我知道的效益之一, CBA 的門票收入連塞牙縫都不夠, 九太璞園這樣的球隊, 真的要不就是得純愛籃球, 要不就是老闆心情好想花錢, 行銷? 他們原本的商品廣告走的路線, 就跟籃球聯盟無關阿, 聯盟行銷找的如果是 3rd party, 請問誰是老大? NBA, 歐洲, 日本, 韓國, 裡面最糟的我覺得是日本, 但也只是籃球運動在日本國內地位不高而以, 台灣是打籃球的人口比例高, 但是講到聯盟, 中華隊, 對比日本是甚麼狀況?

7月1日,籃協理事長謝典林(原名謝典霖)親自拜會九太科技董事長沈會承,原本是要討論早先預定舉辦」但後來出現變數的「共好盃」相關事宜,卻在言談間得到沈會承直言「共好盃辦不起來」的認定,甚至在多家媒體的報導中,都有沈會承表示「若SBL有一隊出走,那我(九太)就不玩了」的言論。

 

言論一出,自然讓人想起六月初原本喊得震天響、一副因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導致所有台灣球隊有機會共襄盛舉的「共好盃」,卻在六月底因各種歧見而傳出「破局」結果,固然事後謝典林透過籃協公告表示有意親自拜會SBL各球團,期待能重新促成賽事舉辦,仍在第一站就看似吃了點閉門羹。在這其中顯而易見的,是自從ABL先被高雄聖徒帶入台灣、寶島夢想家發揚光大、再到富邦勇士投入以後,所謂與SBL不同的聯賽形成之勢力,與現有SBL/籃協相關單位形成的拉扯,在某些聲音中,兩派力量雖有意以名為「共好」的招牌交流,卻難掩其內部明顯有些「鬥爭」的事實。

 

只是,以台灣籃球現況,重點並不是這兩股勢力是要「共好」還是「鬥爭」,而是在儼然走入死胡同的此刻,究竟要留在死胡同裡無所作為,還是要努力衝撞出新局面的放手一搏。

 

再次走上的十字路口

先從沈會承的角度看起,九太科技曾是SBL的元老球隊,但自隔年起轉手,球隊名也因贊助商而改為東森羚羊、米迪亞精靈、金門酒廠等,直到第16季結束後,去年六月初金酒發出聲明決定不再冠名,沈會承才在八月底宣布九太科技「重回」SBL戰場,接手這隻繞了一圈終究回到自己手上的球隊。當時喊出的口號就是要「永續經營」,在達欣抽腿、富邦加入ABL的時刻,決定重新加入SBL陣營,並期待能長期投入籃壇,跟著SBL一起前進。

(圖片來源:九太科技提供)

然而,近年台灣籃球走上十字路口,絕非空穴來風,不論是去年看起來像是虛晃一招、之後就無消無息的CBL,或是今年現任ABL寶島夢想家領隊陳建州前後多次接洽各方人士等等消息,在在說明SBL近年越趨低迷,已經不只是如何延續該聯賽營運等狀況,而是實質影響了台灣籃球整體發展、甚至是國際賽戰果,所謂「半職業聯賽」看起來越來越像是避免背負太多責任的模糊地帶,那麼改變就勢在必行,這幾年明擺在眼前的,是SBL對於球迷越來越沒有吸引力,觀眾越來越少,國際賽成績也是不上不下,雖然不至於被其他原本就甩在後頭的弱勢國家超越,但以往在伯仲之間的球隊卻越來越難打、勝面越來越小,甚至屢屢出現誇張的大比分慘敗,台灣或許不是什麼世界甚至亞洲的籃球頂尖強權,但也不應該如此灰頭土臉。

 

於是,去年夏天的變化,是達欣在耳聞台籃環境有可能改變時,就先決定抽腿退出SBL,連SBL不知道能否成行的改革之路都不願意加入,接著是明顯想要改革、卻看著CBL完全沒有進展的富邦,決定退出SBL而加入即使尚未成熟卻至少有職業經營雛形的ABL,少了達欣、富邦兩隊,剩下來的情況是比前一年少了兩隊的五支球隊、原本靜觀CBL腳步以至於到了最後一刻仍必須以少了兩隊的規模開打的SBL,說難聽點,原本處境就被動的籃協和SBL五隊,看著CBL籌備小組虛晃一招後直到七月下旬才緊急計畫所有行程,最後的結果就是雖然可以看見相關單位的努力,但SBL第17季還是不免看出有些趕鴨子上架的影子,最後更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除了得利於台灣的防疫成效而能順利走完球季以外,並沒有看見任何亮點。

 

一年之後,台灣籃球還是得面對是否要做出改變的選擇,SBL還是要面對大專畢業球員是否選擇旅外或乾脆直接接觸ABL的競爭,而在市場上,所謂「新聯盟」的聲音再度出現,除了不知道ABL球季是否恢復而成為潛在拉扯力量的夢想家與富邦外,其他縣市籌組新球隊的風聲不時傳出,最大的問題、也是這次籃協和沈會承會面時引發沈會承最大不滿的就是,本屆SBL選秀會原本在合併UBA外籍生選秀後可望迎來一批生力軍,一甩去年選秀會受各種因素影響僅有三人中選的尷尬局面,如今UBA三大球星曾祥鈞(富邦)、周桂羽(富邦)、林俊吉(夢想家)竟先後和ABL球隊簽約,連投入SBL的意願都沒有,而原本符合外籍生選秀資格的石博恩最終也沒有在報名截止前加入選秀,一般認為和健行科大體系有意投入新聯盟的籌組有關,總之手握狀元籤的九太原本還期待能在選秀會上大有收穫,如今卻一次少了至少四個有力人選,就沈會承角度,不是不能理解他為何不滿、又可能會認為所謂新聯盟的勢力其實是和SBL鬥爭而非共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