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正義的邊界,誰來決定 - Black Lives Matter?

Black Lives Matter的活動自五月底之後持續發酵,多次發生的執法過當、歧視事件讓人們再也難以忍受,不停地湧上街頭,追求社會的公平正義,但這股追求正義的風氣之下卻也衍生出值得爭議的事件....

作者:santa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年5月25日,46歲的黑人George Floyd被捕,在逮捕的過程中白人警官Derek Chauvin跪在他的脖上將近九分鐘的時間,Floyd在初期尚有反應,但在數分鐘後就沒了呼吸與脈博,但警官們並未改變姿勢,隨後救護車到來急救已經為時以晚,George Floyd已經失去了性命。

此次警方過當執法事件以及疫情發生後的長期封鎖、經濟困頓問題互相激盪下引發了Black Lives Matter(下簡稱BLM)活動近來最強烈的示威抗議波瀾,即使許多州都未解禁封鎖,但人們仍然自發走上街頭,希望追求一個更少歧視的社會,一個更加正義的社會,也讓以BLM為名的正義開始擴張。

 

NBA國王隊場邊評論員Grant Napear自1988年起就開始替國王隊服務,現年61歲的他人生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陪伴著國王隊,即使球員、教練、總管、老闆們來來去去,Napear始終坐在場邊沒有變化過,如果要談資論輩,Napear的資歷肯定是名列前茅,但這位多年的評論員在今年6月遭到開除,正是因為他涉入了BLM的相關事件。

 

Grant Napear開除事件的導火線:

 

前國王隊球員DeMarcus Cousins在推特上詢問了Napear對於BLM的想法時,他並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貼了一句 "All lives matter." ,雖然從字句上看來並沒有太多歧義,但這句話正是許多白人至上主義者對BLM的推託說法,這個美好的說詞閃躲了自己對於非裔遭遇歧視時的視而不見。Napear也曾有在前快艇隊老闆Donald Sterling歧視事件發生時,替Sterling說話的過往。

雖然只是個小小的推特風波,卻出現前國王隊員Matt Barnes、Chris Webber、Andre Miller、Garrett Temple陸續加入Cousins的這一邊,Barnes甚至直接表明Napear是個「隱藏起來的種族主義者」,前沙加緬度蜂報記者Jason Jones更在Athletic發文,替Napear緩頰的只有Doug Christie,也完全擋不住國王隊、沙加緬度當地電台與Napear結束合作關係的結局。

 

不是當事人的狀況下,我們無從得知Grant Napear私下的行為是否有嚴重的歧視,又是否曾經對球員真的做過或說過什麼過份的事情,畢竟唯一曝露在公眾下的「罪狀」只有一句 "All lives matter." 和Napear應該有過種族歧視的行為等過往,這是否足以當做他失去工作的理由呢?

 

 

6月3日,全美的抗議示威熱潮越演越烈,NFL紐奧良聖徒隊四分衛Drew Brees卻在此時冒著風頭,發表了他對前舊金山49人隊四分衛Colin Kaepernick於美國國歌演奏時單膝下跪的想法,Colin Kaepernick當時表達了他下跪的原因:「我不會為一個壓迫黑人和有色人種的國家旗幟感到驕傲。」

Brees告訴訪問的記者說:「我絕對不會認可任何不尊敬美國旗幟的人。」這一句話讓聲援BLM的人群的怒火被完全點燃,即使是最支持他的紐奧良市民裡也出現了大量聲討Brees的聲浪,而他的隊友安全衛Malcolm Jenkins也因為不滿發言而在IG上以影片回擊,Jenkins說:「Drew Brees,如果你還沒搞懂你的發言有多傷人,你自己有多麻木不仁,你也是問題的一份子!」

對Jenkins來說Drew Brees這位偉大的四分衛不但是他的朋友,也是他所尊敬的人,也因此當Drew Brees涉入此次BLM相關事件時,Jenkins感到大失所望。其他對Brees表達反感的隊友還包括了外接員Michael Thomas及Emmanuel Sanders。

訪談引起如此軒然大波的Brees在隔日隨即發表道歉聲明,他說他只是想表達人們在美國國旗、國歌下彼此尊重與團結的樣子,但他完全忽略了美國這個時刻正在面對的問題。Brees說:「某些人缺乏同情與同理,讓話語造成分裂與傷害,也讓人們被誤導相信我是他們的敵人,這完全不是事實,也不能反映我的內心或性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