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正義的邊界,誰來決定 - Black Lives Matter?

Black Lives Matter的活動自五月底之後持續發酵,多次發生的執法過當、歧視事件讓人們再也難以忍受,不停地湧上街頭,追求社會的公平正義,但這股追求正義的風氣之下卻也衍生出值得爭議的事件....

作者:santa

請繼續往下閱讀

 

Drew Brees的道歉聲明

 

事實上,在2016年Colin Kaepernick事件發生時,Brees就有表達過他的看法,他說他支持Kaepernick的想法但不接受Kaepernick的行為,可是在2017年的倫敦賽前,Brees和數位聖徒隊友曾一同在國歌演奏前以跪姿反應對總統Donald Trump「不站著的球員就該開除」的抗議。

Drew Brees並沒有表達對BLM活動的任何反對,從新聞內容來看,他只是在NFL對待國旗國歌一事發表了自己的想法,但因為事情正在風頭上,許多BLM的支持者並不能接受Brees的言談,甚至有人對Brees發出了生命威脅。當然在任何活動都有激進份子投入其中,可是當BLM一個去中心化活動有激進行為時,誰會負起制止的責任呢?

 

 

六月下旬,許許多多的體育賽事都正式復賽,國家女子足球聯賽也是其中之一,在首次復賽的日子,每隻球隊都進行了聲援BLM的活動,Chicago Red Star在復賽的這一天,全體的隊員都穿上了BLM的T恤表達對活動的支持,後衛Casey Short與中場Julie Ertz兩位球員在下跪時互相伸手環抱的畫面更是讓人激動。

Casey Short與Julie Ertz分享激動的時刻:

 

若觀看Red Star所放出來的照片,在Short與Ertz旁邊還有一位球員站立的身影,當所有球員選擇穿上BLM衣服並以跪姿發聲的同時,前鋒Rachel Hill卻選擇稍微地與眾不同,因為這個「不同」她成了許多網民的攻擊對象,卻少有人去詢問她為何如此。

Rachel Hill的選擇其來有自,有家人參軍的她認為美國國旗與國歌對她來說有不可言諭的重要意義,她有必要透過站立表達,但她也全心全力支持自己的隊友以及活動去除歧視的想法,在其他張拍攝到的照片裡,她長時間將手放在Casey Short肩上,表示自己與她同在。

在同日稍早的賽事裡,North Carolina Courage跟Portland Thorns的所有先發球員們同樣在球場上以跪姿發聲,但Courage的板凳席上,門將Samantha Murphy也選擇了站著,未下跪的選手還包含了Sky Blue FC的中場Elizabeth Eddy及部分我未查詢到名字的球員。

當這些保持站姿的選手照片被發佈的時候,總會有許多網民幫忙做照片的「修正」,把這些站立的球員從畫面中刪除以保持「正義」的執行,Elizabeth Eddy更被部分網民於推特指稱為種族主義者,但她僅僅只是跟當年的Kolin Kaepernick一樣,沒有與眾人行為一致。

 

 

歧視是不正確的行為,但要消滅的也僅是歧視行為而非有歧視的人,若無法完全地消滅歧視,那麼BLM追求公平正義社會的界限應該畫在哪裡呢?

這當然不是一個可以簡單回答的問題,在上述三件事情發生時,同時也出現了美國鏈球選手Gwen Berry宣稱因為參加抗爭而於去年開始失去贊助、華盛頓紅人是否應該改名的新聞,BLM想要爭取美好社會的路程看來還十分漫長。

 

Photo of cover from CNN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