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7/03

佐藤琢磨:輸了面子、贏了裡子,賽車並非F1不可!

曾在F1 賽事獲得單站季軍、摘下Indy 500這全美大賽的冠軍,日本賽車手佐藤琢磨正享受成為Indy 賽車手,對於 2010年以前的F1往事早已淡忘。43歲的他應付高速仍遊刃有餘,本田亦是仍舊支持這位同胞,在美國Indy系列賽活躍著。

作者:陳光立

「離開F1不是結束,而是另一段篇章的開始。」佐藤琢磨接受訪問時,操的是流利英語,閉上眼睛聆聽根本分不出是亞洲人,他在語言下的功夫很大,沒人猜到他是日本出生背景。

有看賽車的朋友,應該對佐藤琢磨不會陌生!他曾締造日本車廠為其量身打造專屬車隊(Super Aguri)的紀錄。因為,佐藤琢磨在賽道速度不輸人,各方也深信只要有強大後盾,日本有機會誕生第一位F1冠軍。可惜,挑戰計畫最終失敗,但是卻找到另一個春天「美國Indy系列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與他第一次採訪,是轉戰Indy系列賽的第二年,嚴格說仍是菜鳥,但賽道上氣勢過人,當然這與佐藤2004年美國F1單站季軍的顯赫聲望有關。或許也因為這個原因,種下他2010年赴美挑戰Indy有關,他說:「我覺得美國是我的幸運地,曾在摩納哥住了好多年,但搬到科羅拉多州後,就覺得這才是我想要的家。」愛騎自行車、也曾是選手,相當享受群山峻嶺騎車的感覺。

赴美後沒多久,佐藤迅速適應新環境,在Indy系列賽嶄露頭角,2011年拿下兩次杆位、三次前五名完賽、七次前十名完賽,全年度盤據第一名的圈數為61圈,總成績13名。但他具攻擊性的駕駛風格,屢屢把車操爆無法完賽被詬病。但以Indy系列賽情勢,本田的引擎確實比Chevrolet遜色,系列賽排名賽清一色Chevrolet擺前面,把車隊缺乏競爭力的原罪歸於佐藤琢磨身上,其實不太公平。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或許是求好心切,佐藤偶在車隊內部情緒發作,幾位日本的資深記者在旁勸說,協助緩衝氣氛。不過,因化學效應不佳頻換隊伍亦是事實,直到2013年與A. J. Foyt車隊聯手在長提大賽摘冠,美國車迷和車隊才相信,這個日本人的技術和No Attack No Chance理論是真材實料。

 

No Attack No Chance 這句話是佐藤信奉的座右銘,他曾對外解釋:「追夢可能遇到很多障礙,但是最重要是對想做的事充滿熱情。有了這熱情,才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儘管有很多障礙,但不進攻就沒機會,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面對挑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年是佐藤生涯高峰,40歲那年他達到日本前無古人的成就,成為亞洲第一位Indy 500冠軍車手,聲勢炒到最高峰!43歲仍舊老當益壯,用平均時速200哩高速甩掉一干對手,摘下生涯第二座Indy 500的冠軍杯,兩屆大賽冠軍成為日本…不!是亞洲第一人!在美國,他開始擁有大批粉絲,長達7年、91場F1的比賽履歷為佐藤加分,但真正在美國賽壇成為人物的轉捩點,則是印第安那波里斯的環形賽道,佐藤琢磨在這裡成為一次F1單站季軍、兩次Indy 500冠軍,是不是很奇妙?

追訪他長達5年,我印象最深還是佐藤的語言能力,他不是天才,但卻想辦法讓自己充滿天賦。2016年我跟他的那一回訪談,一度忘記他會日文,因為那濃郁的英國腔,從東方面孔吐出讓人不可思議。我跟著他背後一起進媒體室,佐藤琢磨個子不高但頗為精壯,而且氣場強大,神情自若坐上台,以流利的英語和全場的記者對答。

我忍不住問:「你的英文怎麼練習?聽不出來有亞洲腔調。」佐藤琢磨說我不是第一個發問,其實他從小就努力練英文,對熱愛賽車的佐藤而言,賽車是歐美的運動,要和那裡的好手一爭高下,你連講話都輸人怎麼行?一位美國記者說:「確實是這樣,有時採訪外國選手聽不懂對方的英文,就不會繼續問,甚至連寫文章都直接略過。」

你也許以為,獎盃的多寡代表最高成就。但回首想想,有幾位賽車手跟佐藤琢磨一樣,從1998年一路拼到2020年至今,那些曾被人追捧的賽車選手,現在你還記得幾位?所以,才有人以輸了面子(丟掉F1工作)、贏了裡子(在美國Indy賽事活躍)形容佐藤琢磨的傳奇生涯。

Indy賽事對佐藤來說更具樂趣,因為排位賽你可能跑很爛,但正式賽卻可以扳平。少了科技介入,Indy考驗車手實力。」他認為Indy比F1有趣、刺激,但不代表Indy賽車較為落後,佐藤舉環形賽道為例:「車速非常快,所以車身設定要更精確,一絲一毫都差不得。」

在環形賽道Indy的側向G值高達6G。相較於F1,至少在他那個時代從沒有6G。佐藤指出,美國的幾條賽道都很好玩,有環狀、市區公路與傳統賽道,肯定的是未來要在此地結束賽事生涯。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